【張上淳專訪2】歐美失守因3敗 為疫苗藥物!台灣仍需WHA

出版時間 2020/05/18
武漢肺炎在歐美疫情大爆發。資料畫面
武漢肺炎在歐美疫情大爆發。資料畫面

編按:台灣在武肺抗疫守住佳績,臨床醫組成的指揮中心專家小組功不可沒,召集人感染科權威、台大副校長張上淳更是關鍵,他看過國內最多確診病例,接受《蘋果》專訪深談病毒之謎,也首度吐露因醫師兒出國惹議一度神隱的心路歷程。

歐美國家武肺疫情嚴重,張上淳教授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時分析,歐美疫情失守有三大原因,一是沒有經過SARS洗禮,導致社區防疫不到位;二是H1N1大流行的傷害有限,導致這回輕忽武肺;三是不信戴口罩有益,歐美民眾也不習慣戴口罩,這也是失守最要命關鍵。但他強調,即使防疫有成,台灣仍無法自外於國際,「我們還是需要參加WHA」。
 
 未受SARS洗禮且H1N1未釀重創 讓歐美輕忽 
 
張上淳指出,歐美認為過去幾次重大疫病大多侵犯亞洲,如伊波拉病毒是非洲的事,沒有侵犯到歐美,即便感染伊波拉病毒的醫師回到歐美,也都能控制良好,沒有再向外散播,所以近期唯一經歷較大疫情是H1N1全球大流行,而H1N1雖是全新流感,但本質還是流感,大概每隔10年就會有新的流感流行。
 
進一步剖析,美國爆發季節性流感時,雖有幾千或幾萬人死亡,但對美國人口如此多的國家來說,損傷有限,且流感已有藥物和疫苗,疫情不會像1918年或1968年那般慘烈,所以2009年H1N1全球大流行,「美國可能也覺得不過如此」,導致輕忽了武肺。
 
西方國家沒有戴口罩習慣 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張上淳認為,歐美疫情大爆發最重要原因,還是當地民眾「從來不相信戴口罩有幫助」,疾病管控單位也未給予正確教育,政府網頁雖有宣導呼吸道禮節,但民眾認為戴口罩是病人的事,且即使生病仍不敢戴,就怕被貼標籤,所以實際上戴的人很少,而亞洲人雖有戴口罩習慣,但到了歐美當地,也因擔心異樣眼光,往往一樣不戴。
 
SARS首例插管急診醫卻未遭感染 一般外科口罩建功
 
台灣防範武肺表現不錯,張上淳也認為,其中重要成功也是戴口罩,他說,國人歷經SARS後,就培養感冒戴口罩的好習慣,而他多年來也一直強烈建議醫護面對發燒或呼吸道症狀病人要戴口罩;至於會有此建議,他透露,17年前染煞首例、勤姓台商送到台大急診不久即呼吸衰竭,當時急診醫師進行插管,卻沒有遭到感染,「就是因為有戴口罩」,而且不是N95口罩,是一般外科口罩,這也讓他深刻體會到口罩的防護功效,並持續推廣。
 
強烈建議醫護戴口罩 成功降低院內感染
 
國外不少專家認為戴外科口罩無法完全防止感染,所以不建議醫護人員都戴口罩,但張上淳認為,即使不能百分之百防範,戴口罩還是有5至7成的防護效果,而SARS疫情結束後,針對醫護是否維持戴口罩習慣也曾有爭論,他則始終堅持醫護應戴口罩,後來也證實,因為長時間戴上口罩,醫護染流感的比例也大幅減少。
 
在這次疫情中,有幾例個案是進入醫院後待了幾天才確診,張上淳透露,因為患者接觸很多醫護人員,那時擔心爆發院內感染,但後來接觸過的醫護幾乎都沒有被傳染,為此他忍不住笑說,「其實連我都覺得意外」,但這也間接佐證,若病人、醫護都戴口罩,即便不是戴N95口罩,還是有很好的防護作用。

台灣「自力救濟」有成 但藥物和疫苗研發仍需國際合作

世界衛生大會(WHA)線上大會會議在18日召開,台灣儘管防疫成果備受肯定,最終仍未獲邀請,對此張上淳認為,台灣過去靠自己力量也做得不錯,但不能一直這樣,無論是防疫本身、藥物和疫苗研發等,其實都需要國際合作,尤其台灣已一段時間沒新增個案,並不容易測試藥效,檢測試劑也難掌握效力,所以始終還是得開放國際交流、經濟活動,抗疫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沈能元、黃仲丘、林芳如、許稚佳/台北報導)
 

歐美國家武肺疫情嚴重,張上淳教授分析,歐美疫情失守有三大原因,其中之一就是歐美人不戴口罩。趙元彬攝
張上淳表示,台灣儘管防疫成果備受肯定,但無論防疫本身、藥物和疫苗研發等,都需要國際合作。趙元彬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