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事遭打壓!因拒簽政治聲明文件 中華鳥會遭國際鳥盟除名

更新時間: 2020/09/15 21:12

在國內從事鳥類保育活動頗有成效的中華民國野鳥協會(簡稱中華鳥會)今透過官網發出中英文新聞稿,稱因拒簽承諾不促進或倡導中華民國合法及台獨政治文件,遭國際鳥盟解除夥伴關係,形同除名。該會怒稱:「中華鳥會不是政治推手,我們是保育組織」,認為這正是政治妨礙良好保育工作的例子。

中華鳥會今發出新聞稿,稱自1996年以來就是全球最大鳥類保育組織「國際鳥盟」會員,但根據國際鳥盟全球理事會的決議,由於該會的中文名稱「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對國際鳥盟的夥伴關係造成經營上的「風險」,因此將中華鳥會自正式夥伴關係中移除。

中華鳥會表示,國際鳥盟從2019年底就要求中華鳥會更改合法註冊的中文名稱,而過去20年間,已被要求更改過英文名稱三次,這次是首次被提及中文名稱問題,同時國際鳥盟全球理事會片面要求該會簽署承諾不促進中華民國合法及台灣脫離中國獨立文件。

中華鳥會表示,作為一個野鳥保育的非政府組織,從未就此類議題表達過立場,認為簽署這樣的文件相當不合適,因此拒絕簽署;除此之外,國際鳥盟也告知他們將不參與由台灣政府全額或部分資助的任何相關活動,也不允許國際鳥盟的名稱和標誌被使用或展示在有標示我國國旗、標誌、符號等相關文件、文獻、報告或任何形式的傳播媒體。

國際鳥盟解釋,之所以這樣做,是要與中華民國的「獨立」保持距離,另一方面又從該實體政府獲取經濟利益是「奇怪」的事情,但中華鳥會認為這樣的聲明顯然是基於政治考量,而國際鳥盟這樣的全球保育組織不應該做出這樣的決定。

中華鳥會今更稱,無論是名稱變更、簽署文件或接受這些新的合作規則,只要國際鳥盟單方面認為中華鳥會是風險,仍會被移除會籍,認為國際鳥盟這些動作,只是為了逼中華鳥會退出。

呂表示,國際鳥盟是由各國NGO團體組成,因中國沒有NGO組織,並未加入,但香港則有代表在內,側面了解過去國際鳥盟為了進入中國進行保育工作,才在中華鳥會上的英文名稱上要求,過去該會為了保育工作妥協,但這次又要更動中文名稱,等同是逼退。

呂翊維表示,對於國際鳥盟的政治動機不願過度臆測,畢竟該會過往就以保育工作為主,向來不做政治性主張,對於遭國際鳥盟除名,未來只能靠自己力量串連其他國家相關團體。

該會提到,過去曾以國際鳥盟力量,在國內推動棲地保護,對於退出後的後續影響還待評估。

中華鳥會表示,已盡最大的努力就這些要求,盡可能與國際鳥盟進行溝通,本會的常務理事會與理監事會已針對此事進行會議,也將依程序預定於今年度9月19日的會員代表大會進行討論。但在該會會員代表大會舉辦之前,國際鳥盟就於9月7日的全球理事會投票決議,以中華鳥會尚未解決「風險」為理由,決定將其從夥伴關係中移除。

中華鳥會提到,從不認為我們的組織對於國際鳥盟是一個風險,中華鳥會在亞洲地區長年以來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合作夥伴,在鳥類保育上一直都有良好的紀錄,其中野鳥棲地及黑面琵鷺的保育就證明了這點。

中華鳥會稱,將重要的成員從夥伴關係中除名,對於保育工作,特別是亞洲地區的野鳥保育蒙上一層陰影,而這似乎也成為了政治妨礙良好保育工作的例子。

中華民國野鳥協會成立於1988年,是由台北、台中、高雄三個地方鳥會共同發起,積極發展鳥類欣賞、研究、保育活動,還早於1996年成立的國際鳥盟,國際鳥盟成立時,中華鳥會也是創始會員。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副秘書長呂翊維表示,對於遭國際鳥盟除名如何因應,將會在19日的會員大會上討論,現暫時無法說明,但坦言過去就不時遭施壓改名,但都在英文名稱上打轉,包含原本該會英文名稱內有「ROC」名稱,後被改為「TAIWAN」,再到現在的「 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

(朱正庭/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