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播客Podcast】破解A片迷思 性學博士帶路絕頂升天

更新時間: 2021/01/18 00:01

《蘋果播客》1月15日正式上架,並在Apple Podcast、Sound On、Google Podcast、KKBOX、Spotify等5大平台播出,只要點選喜歡的平台,即可收聽。《蘋果播客》正式開播之後,獲得熱烈迴響,今天(18日)重磅推出限制級話題,邀請性學博士帶大家了解如何追求「性」福。

Apple Podcast:請點我

Sound On:請點我

Google Podcast:請點我

KKBOX:請點我

Spotify:請點我

談到「性愛知識&姿勢」,相信很多人的啟蒙老師是A片演員,但照著A片內容真的能讓人絕頂升天嗎?抑或是錯誤百出,性福成為永遠到不了的下一站呢?婦科名醫,臺安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同時也是性學博士的陳思銘醫師,幫大家破解A片迷思、正確性愛享受歡愉。

破解A片迷思

1. 1夜7次郎,持久戰大對決!至於嗎?

陳思銘:A片長度動輒1小時,絕大多數是靠剪輯,或是吃藥的啦,不然拍3分鐘誰會買單?

陳思銘醫師解釋,愉悅的性愛重點在於精采豐富的互動過程,而非枯燥乏味的活塞運動,想擁有真正好的性,得先了解性生理,女性從開始性愛到抵達高潮的時程較男生慢,若以曲線圖來說則是從零開始緩慢爬升後才會高潮,但男生卻是勃起就會想趕快達到高潮,由於兩人抵達高潮獲得滿足的時間不同,所以才會覺得男生很快結束,偏偏有些男生急於投入高潮,導致女生還沒享受到就結束。

陳思銘進一步說明,台灣男性勃起時間平均3~5分鐘,且隨年紀愈來愈短,真的厲害的性工作者不是勃起時間很長,而是有辦法前戲做好做滿,把時間拉長到2人能一起到達高潮的時間點,再一起獲得滿足,陳思銘強調,在性愛的世界裡,時間不等於質量,如果把A片男優的持久戰當真,恐怕先被伴侶翻白眼。

2. 身體敏感帶大探索

陳思銘:美好性愛3原則:詢問溝通、尊重與觀察、A片最常犯的錯誤就是粗暴對待陰蒂

到底如何才能雙方都享受性愛的美好呢?陳思銘說由於每個人需求不同,所以最重要的是清楚對手是誰,透過溝通詢問對方想要什麼,而不是你想要給什麼,加上仔細觀察反應,尊重對方感受,陳思銘自爆與太太的房事,「有一次和太太正激情的時候,我按照慣例咬她,沒想到立刻被她掌了巴掌,火都被澆息了,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她一直不喜歡被咬,但我都沒有察覺,反而造成她的困擾。」

陳思銘也提到許多男人會犯的錯誤,就是粗暴對待陰蒂,陳思銘常跟來做性治療的男生說:「女生的陰蒂就你的龜頭,你怎麼對龜頭就怎麼對陰蒂,你會很用力搓你的龜頭嗎?」另外遇到無法成功性行為的患者時,陳思銘則是請女生學習自慰,因為唯有熟悉自己的身體,才能告訴對方哪裡舒服,陳思銘強調互相尊重理解的性愛,才是通往極樂天堂的道路。

3. A片舔腳原理大公開

閱片無數的民眾們應該會發現,無論哪個國家的A片都少不了「舔腳」、「親耳」,甚至「戀足癖」等情節,或許有些人無法理解,但陳思銘解釋,這是有理論根據的,根據義大利神經外科學家發現,雙乳被切除的女性被伴侶舔耳垂時,已經不存在的乳暈處竟會發癢而產生興奮感,研究後發覺原來乳房與耳朵在腦部對應的位置相當接近,再進一步研究發現陰蒂對應處則是與腳的大拇指、食指中間處很接近,因此很多性工作者會去舔腳或是戀足癖,另外陳思銘也提到,有人認為很多女性覺得永遠缺乏一雙鞋,就是因為鞋像女性的性工具、性玩具,讓女性有滿足感。不過陳思銘也提醒大家,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被舔腳,所以在親密行為前還是先詢問過對方。

4. AV男優身懷巨鳥,尺寸真的很重要嗎?

陳思銘:好的技術>尺寸

陳思銘以日本知名前AV男優加藤鷹以例,他拍過成千上萬部AV作品、合作過數千名AV女優,有著「金手指」、「神之手」的稱號,所以只靠手指也是能讓女生獲得高潮,但前提是得先練得一手好技術,陳思銘分享秘訣:「G點刺激不是用插的,是用掏的!

5. 噴泉式潮吹?尿失禁?真假高潮怎麼分?

陳思銘:據統計10%~20%女生會潮吹,但大部分是不會的!

到底女性高潮時的潮吹是不是尿?至今仍有各種說法,陳思銘說曾有學者做潮吹研究,找來2名婦產科醫師與6名女生做G點刺激,收集她們噴出來的液體拿去柏克萊大學實驗室分析,結果發現有些女生潮吹的物質裡含有前列腺酵素,與尿液構成不同,不過也有些人的確是尿液,但為何有人可以潮吹有人無法,學者們提出一個假想,以解剖學上來說,可能G點與前列腺是同源,因為荷爾蒙後來改變才發展成不一樣,所以的確有女生會潮吹,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至於有些女性可能因為不確定是潮吹或尿而無法放鬆,陳思銘建議:「不要太較真,如果太計較的話,永遠都不會有潮吹!」

6. BDSM上癮?愉悅怎麼與疼痛共存?

陳思銘:這部分可以被開發

陳思銘認為人性多少都會有點追求刺激的傾向,例如有人喜歡被控制,也有人喜歡控制他人,或是痛罵或命令別人時心情會覺得爽快,不過BDSM(綁縛與調教、支配與臣服、施虐與受虐)真的能讓人感到快樂恐怕因人而異,陳思銘說之前在美國念書時有上過BDSM的課程,邀請當事人分享經驗,另外還會跟著老師去BDSM工作營,裡面除了展示各種BDSM,也提供參觀者加入嘗試,陳思銘分析,人在感受極度疼痛時,腦會分泌內嗎啡來安慰自己,因此當事人BDSM時會從疼痛中獲得撫慰,陳思銘笑說:「我就有一個漂亮女同學上癮,每個星期都去。」那麼性學博士有嘗試嗎?陳思銘大笑說:「我沒有,我們的身材又不怎麼樣,掛在那邊給人家打我又不想,哈哈哈。」

性學博士大揭密

不只是婦科名醫還是性學博士,陳思銘笑說這當中的曲折其實挺好玩的,原來當年他住院醫師結束後去中研院學婦癌,在實驗室待了3個月,覺得實在太枯燥且看不到未來,加上有次他星期日沒有去實驗室看細胞,結果星期一發現耗費心力時間做的細胞都被黴菌侵擾陣亡了,於是他徹底體悟自己不適合做科學研究,這時剛好陳思銘的名醫父親陳庵君問他願不願意去美國學性學,陳思銘一聽覺得有趣好玩,便選擇赴美就讀舊金山性學研究所。陳思銘說學校課程以當時來說超實際前衛,例如找變性人、同性戀等談心路歷程,或是找自願者到課堂上自慰,除此之外還要看完100部A片,然後寫成深度研究報告,所以陳思銘自稱是是A片專家。

性治療門診找回「性福」

說到性治療遇到的病患,陳思銘指出大多是性行為不順利或陰莖無法進入陰道的個案,只有一次是遇到女生想要性歡愉,其中一個印象深刻的個案是一名丈夫需索無度婦人來諮詢,陳思銘建議她,如果自己願意配合丈夫的話,可以加強潤滑與練習肌肉放鬆。最後陳思銘建議民眾,因為性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想擁有「美好性生活」,不論男女首先要有知識,再來是地點安全,因為環境有安全感,身心才能徹底放鬆,然後就是要專注,最後是不要太古板、一成不變,有時可以做些角色扮演,這才是一種生活。(節目中心/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