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一家3口跨屍逃離又哭又吐 腦海揮不去乘客夾廁身亡、鏈條擠壓血肉模糊

更新時間: 2021/04/07 19:21

台鐵4月2日發生408次太魯閣撞上滑落山坡的工程車,釀50死、216傷的慘劇。坐在第7節車廂的羅家一家三口逃過死劫,但羅妻及11歲的羅小妹因腰椎骨折,目前仍住院治療。雖然幸運生還,但事故現場斷頭殘肢、血肉模糊的畫面在腦中揮之不去,一家人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羅凱文與曾紫慧是台東人,每年清明節兩人皆會攜女羅可芸返回台東掃墓,本月2日他們搭上408次的太魯閣號,一家人與家族親人坐在第7節車。

列車撞擊後,羅凱文小腿遭削掉一塊肉,意識清楚也可行走,他第一時間打開隨身的手電筒並查看四周,找到腰傷的女兒及妻子,還扶起頭部血流不止的一名老先生,一家人在救難人員協助下,從車門的小洞爬出脫困並就醫。曾紫慧與羅可芸母女因腰椎骨裂,目前已從部立花蓮醫院轉回台東當地醫院。

♦11歲受傷女孩不敢獨睡 母親不時哭泣靠藥物入睡

事故後第4天下午,羅家人接受《蘋果新聞網》採訪,病房外的陽光灑進病房內,臥床的羅可芸在病床上記者時笑得燦爛,記者請她談談事發過程,她爽快地答應,但突對記者說,「晚上我不行,因為會怕」,令人心疼。

原來,夜幕低垂,窗外的黑暗襲來,她不敢獨睡,還須羅父陪伴入睡;羅妻曾紫慧被救難人員送到醫院時就情緒不穩,不時哭泣,最後是靠藥物平復情緒及入睡,羅凱文的心理也傷得不輕,但還是堅持地扛起照顧妻女的責任,他向《蘋果》透露,有到廟裡拜拜,尋求心靈上的支持。

11歲的羅可芸回想事發當天情景說,當時在睡覺,列車嚴重撞擊後,她醒來已發現自己被東西壓住,車內有人大聲尖叫,接著聽到爸爸呼喚她,當時她無法言語,但動了動手指,接著被爸爸一把抱起放在坐椅上。

她描述,當時,看到車廂內有人奔跑、地上滿是鮮血、玻璃碎片掉滿地,還有人一直在找姐姐,她以為是在夢境,還用手捏了臉,結果卻是真實情境、不是夢一場。

羅可芸說,她因腰傷劇痛難以行走,只能在坐著等待救援,要逃出車廂時,救難人員還叮嚀她「看前面,不要看下面(地面),下面有好多可怕的東西」。

等她順利爬出車廂後,再爬上逃生梯走在車頂上,當時很擔心自己會墜落送命,所幸救難人員一路攙扶著她,才讓她安全地在醫院就醫,讓她很感動。

♦聽乘客哭喊姐姐、找先生 最後被發現夾死在廁所

曾紫慧則被現場的斷頭、殘肢嚇壞了;她說,事發後她身上沾滿其他傷者的血跡,心裡很害怕,耳邊還有乘客哭喊聲,有人喊著請大家幫忙找姐姐、找先生,結果這2人分別在車廂前後的廁所內被夾死,其中一人被擠壓在斷裂的鏈條中,血肉模糊。

曾紫慧說,救難人員在車門鑿開洞後,指引乘客鑽洞逃生,還提醒地面有大體,但空間有限只能跨過,並叮囑不要往下看。

「但怎麼可能?」曾紫慧說,她跨過大體逃生時,連聲說對不起,忍痛鑽出車廂後,走在鐵軌上,沿路看到的很多殘破的身軀,第6車廂就吊著一個小小的身軀,身上還披著背帶,手腳還在,但是頭不見了。

♦目睹救難員對臟器外露乘客CPR 殘破小身軀頭不見了

說到此,她哽咽地說,自己也是媽媽,但她無能為力,只能經過,內心很想哭,在救護站還有救難人員對一名斷腿、臟器外露的乘客CPR,「沿路就像是人間煉獄一般,不想看卻無法不看到」。這段經歷,即使是聆聽的旁人,也都覺得毛骨悚然。

羅凱文則透露,當時僅受到輕傷,安頓妻女後,本找逃生路線、查看通道有沒有障礙物,或協助其他乘客,但打開手電筒,到處都是恐怖的景像,有大體、屍塊、肉團,怵目驚心。

羅家人被救難人員引導,爬出車廂,再爬上梯架從車頂逃生,最後在救難平台搭乘救難車輛送到部立花蓮醫院治療。

驚魂未定的一家人到了醫院,羅可芸還能向醫護及社工人員描述與媽媽在逃生途中看到的慘狀,她說,她在現場沒有哭,社工姐姐還說,聽了她的描述都覺得可怕,但她卻回說不害怕。

♦母女皆罹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遇險後女孩想當心理諮商師

說不害怕不是真的。當夜晚襲來,驚悚的畫面令羅可芸惡夢連連,必須由爸爸抱著、陪伴入睡。曾紫慧則是又吐又哭,無人陪伴時就會哭泣,須靠藥物平復情緒,母女兩人都被醫師診斷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向醫護訴說事故現場的羅可芸還說,她將來想要當心理諮商師,可以跟別人說很多話,她很思念可以活蹦亂跳、正常走路的日常,不用穿鐵衣的日子,她最想逛街。而傷勢較女兒嚴重的曾紫慧現在最想洗頭髮,但很擔心臥床三個月被迫須留職停薪所帶來的房貸壓力。

住院期間,中央、台鐵及地方官員連番探視傷患,曾紫慧說,有感覺到被重視,也很謝謝各界關心。

但她也說,一般認為往返花東搭火車最安全,因此花東返鄉車票一票難求,普悠瑪號事故後,原以為不會再有火車事故,沒想到又發生了。雖然交通部長林佳龍請辭,但基層辦事高層只聽結果,覺得事情做好比較重要,否則會發生的還是會發生。

隨著408班次搜救任務告一段落,羅家人最感恩救難人員,在惡劣的環境中搶救每位生還者,還有盡力搜救每位罹難者,在醫院的醫治照顧傷患的醫護,以及一路上協助搭上這班列車的暖人們。(郭美瑜/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