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榜樣有多重要?台大土木工程女赴美自學變矽谷軟體工程師

更新時間: 2021/04/08 10:34
矽谷女工程師認為找到「人生榜樣」,是前進的動力。引自Pexels

女性在生了孩子之後,面對職場的升遷、母親的身分,到底該如何拿捏?一位「從小熱愛理工科、寒暑假以研究數學方程式為樂的台大土木系畢業生」、矽谷軟體工程師,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

作者王文珮(Vanessa Wang)近來出版新書《文藝少女的矽谷進擊:育兒、寫小說、當工程師,我全都要!》,分享出生於波多黎各、懷抱文藝夢想的她,成為矽谷軟體工程師的生活經驗分享。她是在理科土木工程及文科小說寫作都取得碩士後,進入特斯拉汽車工廠擔任技術寫作員,而在女兒一歲半時,靠著自學coding成功轉職,才正式成為矽谷軟體工程師。

不過面對事業的成功,她對於教養的想法,非常開明,她歸因於自己童年的壓力,讓她認為「追求幸福」,和找到人生榜樣,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

她回憶「由我的職涯故事可知,擁有好的人生榜樣真的很重要。榜樣就 是一個效仿的對象、一個人生的憧憬。知道前方有值得我們 期待、嚮往的事情,我們才有力氣向前衝。」

但她也感慨「在我成長的過程中,身邊有各式各樣能讓我觀摩的女性長輩:有些是全職媽媽在家相夫教子、有些是沒有結婚的事業女強 人,當然也有很多職業婦女,在家庭與職場間尋求平衡。我看 來看去,一直希望能找到我未來人生效仿的對象,但始終沒有 找到。我觀察到一個現象:職業婦女嫉妒全職媽媽能待在家; 全職媽媽忌妒在外上班的媽媽有自己的事業;未婚女性總受到 社會的歧視;已婚女性卻總說要是沒有結婚就好了。因此,我 不知道到底誰該是我人生的榜樣。」

她回憶「高中聯考前,我媽媽帶我到廟裡拜拜。她看我求菩薩求得很認真,問我是跟菩薩說我想去哪間學校嗎?我說,我請菩薩讓我上一間能夠每天快快樂樂的學校。從那個時候,我就知道這世界上最重要也最難的一件事,就是快樂。」

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因為在王文珮眼中,當大學教授的母親,卻總是看起來不快樂「在我心中,我媽媽活得不快樂。我說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原因。她有事業,也結婚生了孩子,但她感覺每天都過得生氣、勞累、被誤解。大概是因為她要的太多、無法兼顧事業與家庭吧?! 大概是因為她總是大聲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頻頻跟家裡的人吵架吧?!大概是因為她不懂得妥協、不懂凡事退一步吧?!因為我理不出問題癥結到底是什麼,我只有一心一意、小心翼翼地走,確保我不要變成我的媽媽。如果書讀得多的代價是不 快樂,那我不要。」

而這樣的她,在台灣時,對「工程師」這個身分是無法認同的,因為與她的心願背道而馳「:身邊的學長、前輩雖然事業做得成功,但大都是男性而且我並不 能感受到他們喜歡自己的生活。我聽到的都是抱怨―抱怨工時長、工作量太大,我聽到的是他們一直盼望著早日退休。在還沒有畢業前,我就失去了對工程師這個行業的憧憬。」

但想法轉變,卻在到了美國後發生「後來我到了美國,讀了180度轉變的『創意寫作』碩士、畢業後擔任科技公司的技術寫作員。在矽谷的職場上,我反而重新找回對工程的熱情。找回熱情的關鍵在於我終於找到了人生榜樣。這含括了我身邊非常多辛苦工作卻真正以工作為熱情的人們,他們加班的時間不見得少,但他們以學習為樂、以創新 為樂、以找到問題的答案為樂。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我想要的生活型態,激起了我努力想變成跟他們一樣的動力。因此,我靠在家自學寫程式轉行成為一位矽谷的軟體工程師。」(一家人/綜合報導)

【本文出自《文藝少女的矽谷進擊:育兒、寫小說、當工程師,我全都要!》,由時報出版授權提供】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