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魯閣偵結】公共工程借牌標案、進度造假 專家籲祭3招扭轉暗黑生態

出版時間: 2021/04/17 13:38
更新時間: 2021/04/17 16:13
台鐵邊坡工程竟連監造廠商提報工程進度也造假。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太魯閣號事故偵結,釀禍的李義祥花近500萬元向東新營造借牌標案,負責監造的聯合大地造假工程進度,若非這起事故奪人命,引起檢方介入調查揭發,這樣的暗黑手法恐將持續在其他公共工程上演,對此不具名工程界技師說,工程項目多時間有限,若有進度造假難以稽查,但從客觀事實應可察覺,廠商延宕若如實申報遭罰,監造也有責任,形成「只求有就好」文化,要扭轉生態,應推動土木工程法和交通建設部,公共工程都要送圖、執照審查,且最低價標應設門檻,合約也要祭出禁止借牌條款。

曾參與公共工程稽核的不具名技師說,一般業主工程業務太多,層級高的管不到這麼細,因此除委託專案管理顧問公司代表業主督導外,也需工程查核和督導機制,但實際運作上,查核時間可能只有半天多,難以落實查核和督導,查核單位也並非執行者,無法掌握到細節,僅有第一線施工單位、營造廠、監造商、代表業者的專案管理顧問公司和台鐵承辦人員,才有辦法掌握實際進度。

至於施工進度造假,稽查單位也很難實際去審核,大多看過就算了,但進度若落差大,譬如提報工程進度近99%,但實際僅有88%,這應該可察覺出落差。

♦部分工程利潤低 有人標「高興都來不及」

針對該案竟可借牌標案和造假工程進度遮掩至今,該技師坦言,事實上這邊坡整治案子,「只有李義祥去標,他們高興都來不及了」,因台鐵部分工程利潤低,邊營運邊施工讓許多廠商卻步,所以有廠商願意做,即便有狀況,實際上現場也「叫不動他們」,拿他們沒辦法。

該技師也說,公共工程業主和監造單位最怕遇到壞廠商,一旦工程延宕,把它罰倒了,工程逾期,監造也有責任,形成一股工程「至少有人做就好」的氛圍,而且監造也不想填進度落後,因這會被罰款,所以會有監造廠商一起造假蒙混過關。

♦花蓮工務段人力捉襟見肘 只能管重點

此外,該技師指出,花蓮工務段人力不足,有1千公里要管,人力捉襟見肘下只能管重點,這樣的組織架構,讓公務員心態就是求有不求好,不要相互得罪、影響工程完工,監造也希望工程能不要太離譜就好,只能好說歹說勸快完工。

該技師表示,要扭轉這樣的生態,第一要呼籲推《土木工程法》和「交通建設部」,用《土木工程法》去診斷公共工程,現在管技師的是工程會,管營造的是內政部,管職安是勞動部,執行工程是交通部和文化部,公共工程在這樣組織下,很難做得好。

♦公共工程若執照審查 進度易落後但可有效把關

另該技師說,現在工程都是「無照」,不用送圖、執照審查,但蓋房子卻都要有執照審查,而公共工程業反對執照審查,主因審查後進度就會落後,「不過,工程就是慢工出細活,落後就落後,一定要安全,要表面政績,就會犧牲安全」;只要執照有審查,變更設計也要送審,這才能把關,現在公家機關工程自已想變更設計就變更,是球員兼裁判,應該要有第三公正單位全面體檢。

該技師認為,改變生態第二招,則應推動台鐵工程最低標資格設限,而不是全面推動最有利標,「因為最有利標就是吹牛比賽,只要簡報做得好,敢吹牛就能得高分」,做不做得出來是一回事,要台鐵都採最有利標就是搞死台鐵,建議要求做過5千萬以上工程、甲等營造廠等才能來標,同時避免借牌,在合約加上禁止借牌條款,營造廠若借牌要付出龐大代價。

第三招則應將監造採編人月費,目前工地監造廠商的監工採工程費用百分比法,廠商在將本求利下會想節省人力成本,工地監工技師是兼任的,但工程太多,無法每天在場,「搞不好只專注進度,哪有時間管細節」,所以監造技師應採人月費,該工地的技師、工地主任、勞安等,派多少人就付多少錢,這樣監造廠商就不會想省人力去兼任,只要人每天都在工地,品質就會提高,五楊高架工程採此作法已有成功案例。(李姿慧/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