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吊欄杆一夜還錄影 男大生虐殺人氣浪浪「阿魯」竟緩起訴

更新時間: 2021/04/25 13:56

(新增:動防所說法)

國立虎尾科技大學廖姓學生前年底虐死雲科大票選最受歡迎流浪狗「阿魯」,雲科大學生社團「汪汪社」蒐集事證後去年報警處理,廖生因違反《動物保護法》遭移送雲林地檢署偵辦,事隔近一年,「汪汪社」追蹤發現廖生最後獲緩起訴處分,本月16日在社團官網發文,告知關切本案的各界人士。動保人士認為處分過輕,《動保法》形同虛設,無法達到警惕作用,司法人員應該再教育。律師認為,廖生所涉並非重罪,檢察官依裁量權予以緩起訴處分,雖然結果不符動保人士期待,但並無不妥。

雲科大校園票選最受歡迎的流浪狗「阿魯」於前年10月遭人虐死,雲科大學生社團汪汪社於去年4月23日向斗六公正派出所報案,隔天將蒐集相關事證提供給雲林動植物防疫所,經防疫所調查偵辦,確認就讀虎科大一名廖姓學生涉案,廖生也坦承不諱,去年5月6日依違《動保法》將廖生移送雲林地檢署偵辦。

雲林動植物防疫所調查,廖生於前年6月間與雲科大一名陳姓學生,共同在斗六市龍潭路捕獲一隻白底棕色大斑塊犬隻「阿魯」,以機車將牠載回虎科大附近飼養,至10月間阿魯第2次自行跑回斗六市,再度被廖姓學生捕獲帶回住處後,將牠吊掛欄杆一晚懲罰,隔天上午查看時阿魯已氣絕死亡。

過程中廖生曾用手機錄影阿魯被吊掛的過程,看著阿魯痛苦掙扎,卻不出手相救,明顯違反《動保法》第6條虐待、傷害動物致死,最高可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20萬以上200萬元以下罰金。至於陪廖生去載狗的雲科陳姓男大生,因未涉虐狗,沒有刑責問題。

事隔將近一年,汪汪社近日持續遇到民眾與學生關切「阿魯」案的結果,於是發文向雲林地檢署追查本案,本月收到檢方回覆,才發現原來涉案的廖姓學生已於去年8月接獲緩起訴處分書。

汪汪社於本月16日在臉書官網發文告知關切本案的各界人士:漫長的訴訟程序其實在去年就結束了,而當時僅有當事者知道結果,近日,我們透過知情人士才得知「緩起訴處分」結果早已出爐。謝謝大家這一年以來的關心,相信現在阿魯及咖喱飯一定在天堂過得很快樂吧。有那麼多人關心、想念著他們⋯社團在此代表他們向大家道謝。

汪汪社貼出雲林地檢署的回覆,「茲審酌被告無犯罪前科,係大學在學之學生,犯後坦承犯行,深表悔悟,歷此司法偵查程序應有所警惕等節,為緩起訴處分,並命其向公庫支付一定金額之處分金及向本署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一定時數之義務勞務,以促使其改過遷善,未來能重視動物之生命尊嚴。」

汪汪社王社長表示,很多同學覺得緩起訴對加害流浪狗的人而言,可能無法達到警惕作用,但汪汪社只能尊重檢方專業的考量,不多作評論。

雲林縣關懷動物協會理事長黃瓊芳表示,她從旁打聽廖生的平日言行,發現廖生有虐貓殺狗的傾向,這次被查獲是罪證確鑿,但檢方最後卻以廖生有悔意而作出緩起訴處分,這樣根本不會讓廖生受到應有懲罰,她認為檢方應該再加強動物保育的觀念,才能作出最適當的處分,否則只是讓《動保法》形同虛設。

雲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江金星表示,廖生犯後有接受醫生輔導治療,出庭應訊時,坦承錯誤,態度誠懇,而教育刑法的宗旨是為了防止再犯,不是為了重懲,所以檢方在緩起訴的條件中,附帶了罰金與公益勞務,這個結果是審酌了許多面向才決定,也希望能給廖生ㄧ個自新的機會。

律師陳信宏表示,廖生所犯為最高2年以下有期徒刑,並非重罪,檢方可以視涉案人的犯案動機、犯後悔意來考量是否對涉案人網開一面。本案中,廖生沒有前科,檢方應該是要給廖生一個反省的機會,雖然結果不符合動保人士的期待,但站在法理層面而言,處分並無不妥。

虎尾科技大學主任秘書胡智熊表示,廖姓學生虐狗致死案,在校內引起不小的風波,校方將廖生記過嚴懲,並要求廖生每週接受學生輔導會的諮商輔導,但廖生可能面臨很大的壓力,所以在去年學期結束後,就申請休學返家,至今尚未申請復學,校方已告知廖生,若有需要校方幫忙之處,可隨時和校方聯繫,目前無法得知廖生對本案的看法。至於廖生虐狗的動機,以及事後的心理層面因素,屬於廖生的個人隱私,校方不便多作說明。

《蘋果》向校方表示希望直接聯繫廖生,學校則說不方便提供廖生聯絡方式,目前也連絡不上他。

雲林縣動植物防疫所表示,檢方是以專業角度,考量廖生是國立大學生、無前科、犯後有悔意而作出緩起訴處分,防疫所尊重司法單位的專業考量,不多作評論(地方中心寶智華/雲林報導)

發稿時間0017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