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名校惡規!學生轉班竟要老師繳罰款 美女提琴師噴10萬全進私人小金庫

更新時間: 2021/04/27 23:15

(新增:其他家長回應、莊姓小提琴老師回應、東大附中最新聲明)

中部知名的東海大學附屬高級中學國中部藝才班弦樂組,爆出樂團總監私設教師請假罰款不合理規定,甚至連學生轉班都要罰2萬多元,莊姓小提琴老師4年多來被罰98800元,原以為罰款會當作樂團經費,向學校申請收據才發現校方不知此事,錢全進了總監私人小金庫,她憤而在臉書揭露此離譜違法情況並辭職,還發存證信函要求返還罰款與被要求補課的鐘點費。

被指控的樂團總監謝聰賜在《蘋果新聞網》查證此事時強調,是為了減少老師請假才設規定,但好意引發爭議後,已退還罰款。但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則痛批「太惡劣、太離譜」,直指樂團總監不是資方,根本沒有資格訂定條款。

這起弦樂團私設罰款規定爭議案經《蘋果》獨家揭露後,東大附中今發出4點聲明指出,弦樂課程及對外競賽培訓委由弦樂團總監謝聰賜協助規劃,有關樂團罰款規定,該校數月前接獲兼任老師反映後,已請謝總監就管理爭議事項與兼任老師溝通;該校對兼任教師的鐘點費都全額給付,請假管理也依教育部頒布的教師請假規則辦理;學校在4月13日接獲莊老師存證信函副本,已持續與謝總監溝通關於不當罰款事宜,並將提供雙方協助。

不過對校方聲明,莊老師回應表示:「校長2月3日就知道這件事,但學校協助並不明顯。因為學校行政部門完全沒有跟我有任何一次的接觸。」

東大附中國中藝才班弦樂組,目前共有35名學生,除樂團總監外,有8名兼任教師教授提琴,2017年參加全國學生音樂比賽曾獲得優等,學生參加個人比賽也曾獲獎。

本身教授小提琴的謝聰賜2016年創立弦樂團,設立教師請假與遲到罰款規定,若老師請假,除需一對一補課加上一堂團體課,還必須以鐘點費1000元乘上授課學生數當作罰款,去年新學年開始變更計算方式,更加重罰款金額。

如果到校打卡拍照上傳遲到逾一分鐘,就必須以100元乘上當天學生數,再乘上授課堂數做為罰款;109學年度再增加學生離開弦樂組或換老師,必須以授課學生數乘上200元、再乘上上課週數作為罰款,且此規定設立以來,都要求老師以信封袋裝入現金繳交,沒有任何收據或憑證,請假、遲到與學生轉班罰款3大惡規成為老師們的夢魘。

因固定參與職業團年度公演,莊姓小提琴老師106年學年度演出被罰14000元、107學年罰21000元、108年被罰49000元,去年9月規定更為嚴苛,她在參與演出時請假2天被罰14800元,甚至一名學生因病決定離開弦樂組,被認為影響樂團運作,她被要求以她所有授課學生人數、乘以上課週數罰22800元。

莊老師告訴《蘋果》,她數度向總監反應罰款太重且不合理,繳完請假演出的14800元後,決定拒繳學生轉班的22800元罰款並展開協調,因協調不成,3月間發出存證信函,除要求返還罰款,也要爭取補課共90堂的鐘點費。

《蘋果》找到另名曾因請病假被罰4000元的音樂老師,他說,這讓他感受到「不人道的對待」,是讓老師們非常痛苦的制度,連罹患可能會傳染給學生的流行性感冒請假時也要罰款,而且相關規定從來就沒有白紙黑字,通通都是謝聰賜在每學年開學前口頭宣佈。

莊老師說,所有老師都以為這些罰款會當作弦樂團添購、維修樂器設備的經費,且在該弦樂團上課鐘點費確實較高,如今音樂教職也不好找,因此過去數年都默默接受不合理規定。

她因罰款多,想向學校申請收據,或許可以當作薪資扣繳所得稅的憑證資料,但包括校長、總務處、教務處,竟然都不知道弦樂團有這樣的罰款,氣得她決定揭露此一誇張規定,並寫信告知家長將不在該校任教。

莊老師指出,她因是該校少數固定參與職業演出的小提琴老師,被罰的金額最高,幾年來所有老師們罰款估算可能有15萬左右,但沒人知道實際總額,且沒有明細、沒有單據、未受學校會計單位管理。

老師們原本以為罰款是納入學校公帳,實際上卻進了總監個人小金庫,事後回想才知道,難怪有老師2度提出申購低音大提琴都被謝聰賜拒絕。

一名學生家長得知後痛批:「學校教導孩子要尊師重道,竟然這樣對待老師!」質疑請假罰款規定根本沒有法令依據,莊老師事件爆發後,她輾轉向其他老師查證,確認後決定力挺莊老師,但孩子學音樂因此受影響,一度想要轉班,考量孩子只剩半年畢業才沒有轉走,但要求「我們繳的學費不能撥給音樂班(弦樂組)使用」。

東大附中校長鍾興能接受《蘋果》採訪時表示,原先完全不知道樂團設置請假罰款規定,前後收了多少也不清楚,該校會計單位也沒有記錄,薪水原本都完全給付給老師,老師與總監之間已經找律師協助,校方沒有立場介入。

被指控的樂團總監謝聰賜受訪時則強調,請假罰款規定是為了讓學生與老師都能穩定上課,而不是為了罰錢,因為學生請假,老師鐘點費照領且不用補課,為了平衡,才設計老師請假罰款與補課的平衡機制,也明確提醒「若老師不接受,可以不收聘書離開學校」。

謝說,109學年度起因為學生流失嚴重,因此變更規定,負責較多學生的老師風險相對高,要負擔更大責任,因此罰款較重,惟實際未實行過。但莊老師反駁說,當時謝總監已經計算好學生轉班的罰款金額22800元,是她拒絕繳納,並非「未實行過」。

謝聰賜解釋,他將罰款視為弦樂團基金,作為更換琴弦或是維修樂器的經費,但個別老師申請樂器,恐怕只是私心為了自己學生,故未添購樂器,6年來罰款金額扣除樂團花費剩下不到10萬,他也從未感受到老師對制度不滿,演變至今讓他「不能理解」。好意變成爭議,他願負最大責任將罰款還給老師,已經支出的款項就算他的,記者詢問明細,他無法出示,僅說「不想再去計算自己花了多少錢」。

他也否認有老師請病假罰款,強調「一個都沒有」。但另名不願具名的老師指出,當時自己出示急診就醫證明,希望能夠請病假,謝總監卻說「希望你還是能到校上課」,他因身體不適,又擔心傳染給學生,只好請假並繳納罰款。

謝聰賜上個月收到莊老師的存證信函後,停止相關罰款規定,並開始將已收罰款逐一退還給老師,一名曾請假的老師向《蘋果》證實已收到退款。

但揭露此弊端的莊老師除了要求總監退還罰款,還要求支付補課鐘點費並公開道歉,雙方仍無法達成協議,莊老師生氣地說:「錢我可以不要,但『世界上有人是這樣管理樂團的』必須被揭露。」

執業律師林瓊嘉則認為,契約不能違反法令,東大附中弦樂團的違約金顯然過高,若樂團總監私設罰款規定,更可能有民事不當得利的責任,必須返還款項。

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也指出,薪資以鐘點費計算的音樂教師雖不適用《勞基法》與《教師法》,但發生勞資爭議,仍可透過勞工局依據《勞資爭議處理法》進行調解,調解不成再透過法院進行民事訴訟。

部份私立學校的聘約偏向資方,教育部曾發出公文要求私校對教師的違約金不能無限上綱, 東大附中對音樂老師請假罰款還須無償補課「顯失公平」,且弦樂團總監並非雇主,私設規定沒有法律效力,他也從未聽過有學校設計如此嚴苛的規定,直言「太離譜、太惡劣」。

台中市勞工局勞動基準科長曾傳銘指出,《勞動基準法》是以僱傭關係為前提,兼職音樂老師屬約聘人員且並非該校編制內員額,不適用《勞基法》,認為權益受損的老師可以透過民事途徑求償。

台中市議員周永鴻批評,東大附中弦樂團對老師不合理的罰款規定存在那麼多年,學校不能以一句「不知情」推卸責任,該校的校務管理顯然有疏失,也不能免除應負的監督責任,將會協助確保老師權益。

針對學校發出的聲明,莊老師強調,罰款跟鐘點費本來就應該返還,這是對她音樂專業的尊重,其次,發出律師函要求公開道歉不只是對她,也是對這些年來因為信任謝總監而受騙的弦樂老師最低補償。

莊老師直言「學校推的一乾二淨,謝總監私設的請假規則哪裡符合教育部的規定?」她更抨擊學校說4月13日收到律師函根本是錯的,她進一步還原整起事件始末,2月3日在臉書公開發布控訴長文,教務主任向校長報告;2月19日弦樂團會議罰款規定照舊;3月2日她發出律師函爭取權益並要求公開道歉;3月9日弦樂團會議罰規定照舊繳交給出納組;4月6日廢除規定謝總監陸續歸還罰款。

莊老師質疑:「校長2月3日就知道這件事,但學校協助並不明顯。因為學校行政部門完全沒有跟我有任何一次的接觸。」她強調,除了返還她的罰款與鐘點費也要求謝總監必須公開道歉,她才願意和解讓事件落幕,否則將正式提出告訴。

一名家長在新聞曝光後告訴《蘋果》:「小提琴老師有職業樂團演奏資歷與實力,家長歡迎都來不及了,多花一點錢也希望孩子讓這種老師教,這個學校怎麼會反而處罰這種老師?」一名莊老師的學生家長則說,過去莊老師樂團公演家長們還會買票去欣賞表達支持,因為不合理的規定讓老師決定離開東大附中實在可惜。(地方中心王乙徹/台中報導)

發稿時間0005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