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最速外國人不到4年完登台灣百岳 丹尼爾把獨攀當闖關

更新時間: 2021/04/30 12:56

35歲來自加州的美國人丹尼爾(Daniel Rios),周一到周五的日常是美語老師,與許多來台灣的外國人分別不大。

但是,在台灣的群山之間,丹尼爾就完全不是個普通外國人。

他來台灣5年,2016年10月,他從台灣最高峰玉山,開始攀登台灣百岳,到去年6月,他完登南橫的庫哈諾辛山,僅以3年8個月,成為用最短時間完成台灣百岳的外國人。

回憶起爬百岳這件事,丹尼爾說,對台灣的山是一見鍾情,登上玉山後,「我愛上了(台灣的山),非常令人興奮,景色如此美,我想看更多的山」!

台灣百岳一直是登山愛好者的重要目標,不過,要百岳全部登頂,不僅個人體能、登山知識及技術要配合得上,人所控制不了的大自然氣候變化,也是影響完登百岳的重大因素之一,根據中華民國山岳協會的記名統計,台灣約只有750人完成百岳。

而丹尼爾在有正職教書工作的狀態下,僅以不到4年就完成百岳,其實是非常難以達成的紀錄。丹尼爾說,在台灣爬山的外國人常有私下交流,完成百岳的外國人應該5根手指頭就數得完,而其中大部分人都花了10年以上才完成,「我是最快的,也是第一個完成百岳的美國人。」

四月下旬的一個周末,《蘋果新聞網》記者跟著丹尼爾,到新北市三峽區的五寮尖,這是他最愛的練腳路線。

五寮尖是北部三大岩場之一,沿途要手腳並用,記者走得氣喘吁吁,但丹尼爾游刃有餘,他爬山穿雨鞋,邊聽著五月天的《我不願讓你一個人》,頭戴著中華民國國旗頭巾。他說,這是表達對台灣的支持。

而到了五寮尖的知名景點「峭壁雄風」,有令人腿軟的30公尺垂降,丹尼爾雖來過五、六次,仍可看出他步伐很謹慎,也讓人了解到他的挑戰台灣百岳,絕非只是一個好奇外國人的冒進之行。

會認識丹尼爾,是因為我們一位山友同事,在走雪山西稜的途中,遇到正在一個人獨攀的丹尼爾。同事說,一個老外在山裡戴著中華民國國旗的頭巾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他人很親切,幫大家拍照時還會問『西瓜甜不甜』,十分風趣。」

不過,當同事與丹尼爾聊起百岳縱走的路線時,就發現他的確是真材實料,尤其他還經常獨攀,玉山群峰、雪山西稜、聖稜線O型縱走、能高安東軍和武陵四秀,這些目標對一般山友都不容易,但丹尼爾都是獨自完成。

在山之前,人永遠謙卑,挑戰百岳對山友們而言,也不是可以用吹噓的,因為其中有很多山頭,就只有想挑戰百岳的人才會去走,而在與丹尼爾的訪問中,從他對百岳山色的描述,也可知他的確是識途老馬。

丹尼爾說,在百岳中最愛的是中央尖山,「山形很美,三角形,很陡,我去過三次。」而無雙山則是最困難的。他解釋,若是從郡大林道經無雙吊橋入山,只需要4天,但要先陡下900公尺,再連續爬升1300公尺,還必須背水。若是從另一邊六順山進,則需要8天,但比較平緩,「我選擇8天的」,明明腳力過人的他,卻開玩笑說:「我喜歡平坦」。

奇萊東稜的那一趟行程,他回憶起來則滿是痛苦,因為要不斷地鑽箭竹林,最後一天要下1000公尺,沒有活水可喝,又遇到下雨,路徑都是爛泥,走到兩根登山杖都斷了,還有最厭惡的螞蝗,「幾乎所有最糟的事情都遇到了」。

丹尼爾談到他完成台灣百岳的紀錄,其實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一開始只是覺得好玩,但越爬越多,慢慢才知道有百岳,乾脆就全部爬完」,「我不喜歡半途而廢 ,做事要有頭有尾」。

雖然口頭上說是「好玩」,但來台灣僅5年的丹尼爾,能做到這個紀錄,就是靠非常認真的行前準備,中文閱讀能力有限的他,都是從登山資訊網站找資料,配合Google翻譯,看不懂就問人。

「我爬山前會安排行程,讀地圖,從地圖上就知道哪裡有危險地形」,丹尼爾向記者介紹他清楚分類的爬山計畫書,詳列每次行程的行進距離、時間、地形、水源和紮營處,「哪裡要陡上,哪裡要下切,哪裡要過溪,我出發前都記在腦海裡」。

丹尼爾說他不愛看電視,也很少看YouTube,「最常做的事就是找資料,排行程。」他不在山上,就是在準備爬山,由於在教書,他比別人多出了春假和寒暑假,這也是他能在4年內完成百岳的優勢。

事前縝密的計畫,加上有手機App輔助,讓他有信心獨自爬山,「我很少迷路,頂多10到15分鐘,只要冷靜下來就能找到路」。

唯獨一次迷路,讓他印象深刻。那一次,他獨攀能高安東軍山,最後一天要過河時,寬廣的河床乾枯,放眼望去看不到路標布條,「我花了2 、3小時才找到路」

獨攀,除了勇氣、經驗和體力,也需要更多的事前準備。

「我可以一個人爬,跟人一起也可以」,丹尼爾解釋,台灣百岳裡,其中30座是比較容易的,但要繼續累積,就必須安排比較長的天數,有時朋友無法請假,或沒有興趣,他就只好自己去。

「我也怕吵,有時跟團體去,不能自行活動,會被當小孩子管,腳步的快慢也需要配合。」但無論是獨攀或團體行動,安全還是他最終的考量,獨攀聖稜線那次,他為了應付困難地形的垂降攀爬,除了平常使用的兩隻登山杖,還帶了頭盔。

還有俗稱「百岳終極縱走路線」的南三段,位於中央山脈最深處,地形複雜,行程最艱困,天數長達10天,丹尼爾就選擇跟登山隊伍一起走。

已完成70顆百岳的高雄周姓山友表示,是3年多前爬合歡西峰時認識丹尼爾,兩人日前才相約爬北大武山,「他揹很重,腳程也很快,上山前準備很周全,跟他爬山很放心」。她說,丹尼爾喜歡跟人聊天,雖然中文說得普通,不過「他很愛台灣,光憑這點就很加分了」。

丹尼爾說,他平常一個星期會上三到四次健身房,跑步和重訓,維持體力。每次上山,背包至少18公斤,碰到長天數和缺水的路線,還會重達30公斤,但他的腳程仍然飛快,大部分的人完成百岳,平均約需113天,丹尼爾說他「大概花了90天」。

丹尼爾爬的百岳裡,只有四趟是跟商業隊伍,其他都是自己去,或是帶一小群外國人一起。他說,很享受一個人獨行山林,「平靜,我終於找到了平靜」,「我覺得很自由」。

丹尼爾把獨攀當成一場闖關遊戲。他說自己一路會留意時間,如果按照紀錄,A點到B點要走2小時,但自己只走了1小時,就算達到高標,可以放鬆一下,若是比前人的紀錄慢,他就會提醒自己,要加快腳步。

他每天的行程約為10小時,「我喜歡早點開始,下午早點紮營,可以避開下雨」。

「(紮營後)通常就是搭帳篷,煮晚餐,有時必須撿柴生火,或是必須取水。我也跟人聊天,泡茶,有時我會帶行動電源 ,看下載好的Netflix電影,有時也會帶書。有時也會去找鹿角,找動物骨頭,或四處探險。不一定,但在山上,通常大部分的人都會早點睡覺。」

丹尼爾享受獨攀,也樂於與人交流,「我也喜歡交朋友,我在山上交了很多朋友,很少遇到外國人,多半是台灣人,也有原住民,還會跟他們一起喝小米酒」,「我從他們(原住民)身上學到很多,像是生火,還有裝備」。

丹尼爾說,原住民教了他不少路線,他們會用地圖交流,「我的中文登山字彙很豐富,能用中文說山名」。

被問到完成百岳後,有哪一座會想要再爬一次?「所有都想再爬一次!」其實,從去年6月完成百岳後,丹尼爾上山的腳步並未停歇,反而開始安排不同的路線攀登百岳。

他說,想在5年內爬完兩次百岳,「第二次想要去探險,去一些別人沒去過的地方」,到4月為止,他的第二輪百岳,已完成了40座。

丹尼爾說,規劃不同的路線攀登百岳,除了滿足探險的慾望,也是為了一個更困難的目標─獨自走完長達一個月的中央山脈大縱走。

他已仔細研究大縱走的路線,有一些路段沒走過,打算先去走一遍。他分析,台灣春天氣候多變,夏天有颱風,冬天會下雪,只有秋天舒適宜人,有時還會遇到秋颱,所以大縱走「計畫是在明年的11月或12月成行」。

在歐美、日本都有健行經驗,他坦承,台灣的登山環境並非最完備的,「如果去歐洲,山屋準備得很好 ,他們替你煮食物 ,準備睡袋,你只要付錢,一切都很有組織,這裡你必須自己來,打包所有事情 ,而且英文資訊不多」

不過,這仍擋不了他上山的熱情, 「當你爬山時,有時爬一天,真是有夠累的,累死了,不停問自己,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下雨,又熱,又非常陡,但爬到頂 ,有很漂亮的風景,你就會說:『喔 這值得了』」。

「我在別的國家爬山,從未寫過計劃書」,走過千山萬水,丹尼爾說,台灣是他唯一長住的國家,爬山加深了他與這塊土地的連結,讓他找到了家的感覺。(調查中心/韓政燕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