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天龍國去中國路名 改190條影響28萬戶!代價至少1億

更新時間: 2021/05/01 16:58
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快閃粉專日前拋「去中國化」路名,引來議員猛酸「南京東路改文哲大道」。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快閃粉專日前拋「去中國化」路名,引來議員猛酸「南京東路改文哲大道」。依北市民政局盤點,天龍國有190條與中國有關路名、涉及28萬戶,一旦改路名,光戶政、地政資料的更改規費就要花約1億元,更遑論學籍資料、公司行號及金融證券等資料更改,耗費成本不計其數。民政局長藍世聰說,研議從50戶或200戶數以下道路、立法院周邊及指標性機構所在道路或已有日治時期的路名,優先改為具「台灣意識」的路名。

台北市改路名有前例,最知名為前市長陳水扁時代,將總統府前介壽路改為凱達格蘭大道,因道路所在僅有外交部,阻力不大;另一道路則是文山區軍功路,2007年即有已故議員李新倡議,但民調未過,後經市府宣傳,2014年成功更名為和平東路四段,約1220戶民眾受影響。

♦改路名耗費社會成本、工程浩大 前里長:多年後仍有信件送不到

更改路名工程浩大,涉及住戶戶籍謄本、身分證、地籍、地價稅籍更改、房屋稅、地價稅單更改、健保資料、駕照、行照、道路巷弄路牌更換、低收、中低收入戶地址變更,以及民生用水、電、瓦斯、行動電話、銀行帳單、信用卡、證券資料、公司行號登記變更住址等,甚至司法文書、兵役資料都需連動。一旦改名,北市許多局處都無法置身事外,北市戶所人員坦言,「證件太多,做下來花蠻多的時間,耗費的社會成本難以估算」。而更名後一年,仍傳出有信件無法送達的爭議。

軍功路名時期、道路所在的文山區博嘉里長張妙文表示,「改路名之亂」不只一年,當時雖市府協調中華郵政協助使用舊名郵件仍會送達,但時效過後就不協助,導致許多年後還有里民反映郵件無法送達或遭退,甚至影響證券戶的權益。

也有博嘉里民向《蘋果》表示,更改路名不具急迫性,日前市府官員在議會答詢還稱新路名可改「文哲路」,若政治人物要在歷史留名而改路名,大可不必。

♦房仲專家:改為燙金路段才好找路 房價才有上漲空間

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徐佳馨認為,改成燙金路段才好找路,例如軍功路與和平東路四段,應是和平東路四段較易讓人有方位感,否則改名也無助找路。另外,新路名若為燙金路,房價才有上漲空間。例如,敦南街舊名是基隆路四段的街道,因路名含「四」被認為不吉而改名,改名後與敦化南路相連結,加上有不少豪宅建案,房價不低。但徐認為,北市房價已漲過一輪,敦南街改名是否助漲房價,還需細究。

北市稅捐處官員認為,房屋評定價值是考量交通、商業發展及周邊環境,與路名關係不大,另外,軍功路改名後,原有的房屋稅除房屋折舊及增建之外,房屋稅率變動不大。地政官員則說,新路名與燙金路段,例如忠孝、仁愛、信義路等有關,房價才有漲價空間,例如軍功路更名為和平東路四段的房價,若以更名前一年與今年相較,路段所在的房價與就較所在的行政區文山區高出5%左右,公告現值高出3%左右,若非與燙金路段有關,更名對房價上漲沒有助益,反而多此一舉。

♦民憂淪為官方版的鮭魚之亂

也有市府幕僚坦言,有部分民眾想將街道更名為主幹道,但路幅差太多,更名就很牽強,難免給人「炒房」之感。也有民眾認為,上月才有民眾為吃免費鮭魚而改名的鮭魚之亂,柯P拋去中國化路名,恐淪為官方版的「鮭魚之亂」。民政局官員則透露,該局已從1999信箱接獲民眾陳情,但以反對改路名者居多。

藍世聰說,該局盤點北市與中國有關路名190條道路、28萬戶,光是戶口名簿、戶籍謄本、身分證及地籍謄本更改的規費就要花1億元,更何況還有其他涉及人民的權益,例如變更公司行號地址等,耗費的行政成本難以估計。藍也坦言,190條要全改不可能,但柯2022卸任前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190條與中國有關路名 柯P卸任前能改多少是多少

藍世聰說,該局規劃,擬先就戶數少的道路、指標建物所在街道,例如立法院周邊、特殊街名如中國首都北平(北京)有關道路、有日劇時期路名的道路優先改名。至於戶數少的定義,看是50戶、100戶、200戶以內,都還在研議。

他還說,北平(北京)是中國的首都,就有台灣意識人士點名北平東西路優先改名。至於新路名,會擬命名SOP,先找到習慣的稱呼,再更名為具台灣價值的路名。

藍世聰強調,改不改路名一定有人贊成、有人反對,但不會全部反對,一旦要改名,還要便民,市府會思考如何做才便民。

民政局也統計中國化路名門牌數最少的前十大道路,包括常德街1戶、酉陽街1戶、玉門街4戶、永昌街12戶、長春街17戶、湖口街21戶、東寧路24戶、永綏街29戶、寶慶路40戶、北平西路57戶。

♦藍議員獻策:常德街、酉陽街住戶少先改

國民黨籍北市議員徐弘庭向市府獻策,常德是北市湖南的一個省分,常德街僅有台大醫院一戶最易更名,只要台大同意即可;酉陽街只有中山堂(實為附設理髮廳),也可優先改。藍世聰則表示可以列入考量。

國民黨籍北市議員羅智強則說,道路更名真正難做的在於要花成本,柯文哲「被外界批紅心芭樂久了,想要用改路名扭轉他的意識型態」。

羅也說,以往柯文哲曾說最討厭外界拿意識型態來做文章,結果還是要回頭擁抱意識型態,他認為改不改路名都涉及意識型態。市府要做就做到底,不要拋出風向,事後才哈哈大笑稱很困難。

民進黨籍北市議員許淑華也質疑,柯若真要改名,大可以提案送議會,而非隨口說創造話題,最後以難於修憲當止步藉口。(郭美瑜/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