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富特風暴】扯!當防疫旅館又領國旅補助 「畸形」營運無政府監督害民眾陷危機

更新時間: 2021/05/05 21:32

(新增:機師、指揮中心說法)

諾富特飯店染疫風暴持擴大,飯店管理、清消成為目前亟待釐清的問題,還爆出桃園同意飯店當防疫旅館卻也核可一般民眾入住申請國旅補助,70名民眾曾入住卻延遲幾天才接獲隔離通知,讓民眾和家人陷染疫危機。

究竟位於國門最前線、兼做機場旅館的諾富特,為何得以一手領國旅補助、一手領防疫旅館補助,從去年開始超過半年以上都以居檢客和一般觀光客混宿的「畸形」方式營業生存,無人監管直到爆發疫情?防疫爆破口究竟是哪裡出錯?

《蘋果新聞網》 追查發現諾富特已長期存在「混宿」情形,二館雖作為外國航空機組員「過境不入境的」指定旅館,但也提供華航機組員檢疫用;一館在7樓提供給華航後艙空服員居家檢疫用,8樓直接分做2區,一區供機組員檢疫,另一區供一般社區民眾旅遊入住 。

直到3月仍維持此狀況,8樓其中1區保留給華航機師及空服居檢使用;有華航機師向《蘋果》證實,原本返台後都是在諾富特一館進行居檢,但3/22起,諾富特發通告告知居檢處改到二館進行。這名機師說,據說是因為一館正在進行施工,擔心吵到在居檢期間還要飛出去執勤的前艙,所以才把機師挪到二館,但後艙空服還是住在本館樓上。

桃園市政府宣稱,諾富特當初僅申請2館作為防疫旅館,市府也有派人檢查,但諾富特將一館的部分樓層做為檢疫場所,卻未通報。《蘋果新聞網》取得一份去年桃園市政府發給諾富特的公文,主旨說明諾富特自109年8月26日起經桃市府核可為合格防疫旅館,公文內並未清楚說明僅二館作為防疫旅館。桃市府隨後也出示公文澄清,今年給諾富特的公文都已明確指出檢疫旅館是二館,問題出在諾富特和中央。

♦桃市府去年10月核准諾富特當防疫旅館 未指定哪一館

桃市府的這份公文是去年10月14日發函給台北諾富特華航桃園機場飯店,主旨寫「貴旅館(台北諾富特華航桃園機場飯店)自109年8月26日起經本府核可為本市合格防疫旅館,相關注意事項詳如說明,請查照」。

該份公文正本提供給台北諾富特華航桃園機場飯店,副本提供給桃市府衛生局、民政局、警察局、勞動局、教育局。

♦華航機組員要安置在諾富特一館 已問過衛生局同意同棟分層處理

據《蘋果》掌握,諾富特申請成為桃園市合格防疫旅館後,原本僅將外籍航空機組員來台安置在二館,但因去年12月22日英國疫情嚴峻且病毒出現變異,指揮中心要求除近期有英國旅遊史的民眾返台需居家檢疫14天外,也要求航空公司飛航及空服機組員亦須居家檢疫14天,這項命令導致二館房間數不夠,華航需將自英國返台的機組員安置在防疫旅館或防疫宿舍。

一名諾富特員工透露,當時為因應此一緊急狀況,有問過桃園市衛生局,衛生局根據這份公文內容,認定核給諾富特飯店的防疫旅館並沒有區分一館、二館,因此諾富特才會將華航自英國航班返台的機組員安置在一館的7、8樓,並分層處理。

♦諾富特風暴害混宿 凸顯管理單位行政怠惰監督失靈

不過,即使諾富特自認一、二館都是防疫旅館,依規定若要收置一般團客,應公開相關訊息,諾富特若未公開即已違規,此事也引爆相關單位管理監督失靈問題,第一,桃市政府允諾富特一館當一般旅館、二館作為檢疫旅館,但民航局、桃市府未曾針對兩館進行稽查。

第二,兩館對外名稱都是諾富特,一般民眾入住不知樓上和隔壁館就是檢疫旅館,引發爭議後,民航局、桃市府和指揮中心,一下說業者有申請高樓層供員工檢疫,一下又說業者沒申報已違反規定,負有管理權責的三方聯繫大有問題。

第三,若桃市府確實以為諾富特僅二館作為檢疫場所,也知道一館還開放一般民眾,那這份公文該把一、二館清楚註明,而不是概括統稱諾富特,這給了業者自我解釋的模糊空間,凸顯行政作業不周全。

♦諾富特群龍無首 管理出包爆疫

目前諾富特飯店的總經理是法國籍的韓耕瑞,而華航集團指派一名副總協助飯店管理,該名副總去年12月再被調派到華航越南分公司後,此職缺就一直出缺未補上。

據了解華航對於諾富特的管理,一直以來都由雅高集團指派專業經理人擔任華航諾富特酒店的總經理,合作的華航集團則指派一名本國籍的專業經理人擔任副總。

對於諾富特館別管理,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在下午臨時記者會中說,不論是諾富特或其他旅社申請為防疫旅館,不是向指揮中心申請,而是和地方政府申請及審查,指揮中心是訂定相關標準作業流程,而防疫旅館總體檢由各縣市政府檢視有無符合相關規定,如標準作業流程有需要修訂處,指揮中心將進行修訂。

陳時中也說,諾富特申請二館為防疫旅館,一館則是7樓為華航機組員的居家檢疫場所,還有幾層樓在整修,其他樓層為一般旅社。

關於諾富特管理權責,指揮中心說是在地方,桃園市說主責是指揮中心,是否有甩鍋情況?陳時中回應,指揮中心負責的是規定的制定,地方是執行單位,中央地方一向是這樣分,檢疫旅館部分也是中央制定規則,地方就去檢查、批准、監測,以前規定一個月至少要檢查一次,核准是地方單位根據中央辦法去核准,地方如要把規定加嚴或放寬也要和指揮中心報備。

諾富特一館部分樓層作為檢疫場所,照理要跟地方衛生局報備,指揮中心是否有掌握?陳時中表示,當時了解一館的某一層樓作為檢疫,是用分層的型態做,還有一部分是民航局指定給外籍航空公司過境用。

針對防疫旅館是否一定要獨棟,陳時中則說,防疫旅館以獨棟為佳,若要隔層也可以,但動線要分離,進行檢疫人員不能出來,這要確定做到;目前防疫旅館以獨棟為多,若全棟都是防疫旅館,因沒有其他旅客進去,旅館名稱沒有一定要公開,若是分層就要註明,讓入住者知道有幾層樓是檢疫用,這先前都有詳細規定。

♦防疫旅館不一定要全棟 陳時中:若分層定要告知一般入住者

防疫旅宿管理牽涉很多,防疫旅館管理部分遭批各單位互相推卸,實際權責分工為何?陳時中回應,諾富特比較特殊,是民航局指定的外籍航空公司使用過境旅館,也申請為防疫旅館,二館是全棟提供檢疫用、一館是分層給檢疫客,管理基本上都是由地方衛生局進行,雖內部有觀光飯店屬於其餘事務,但檢疫部分是地方衛生單位負責。

指揮中心去年8月曾邀集六都和觀光局,討論防疫旅館管理,允許飯店分區管理,電梯有分流使用就可以,當時六都和觀光局都反對,但最後由副指揮官拍板定案,是否因此導致諾富特飯店一館可以同時接待一般旅客和檢疫者?陳時中回應,這種講法不合理,最重要是做好分流,分流沒有做好,即便整棟作為檢疫旅館,但員工在裡面趴趴走,這樣也沒用,要兼顧防疫旅館量能需要性,當然最好是整棟作為防疫旅館,裡面都是醫療人員,但要看可行性。

另陳時中說,去年之所以開會,是因為各地方對於防疫旅館的規格標準和檢查都沒有統一,那次會議希望把規格和要求統一,且今天諾富特飯店一館也沒有出現傳播鏈,只要把SOP做好,兼顧可行性,才能達到防疫最大量能。

此外,指揮中心日前宣布,4/15之後曾經去過諾富特的人要自主健康管理,但4/23有兩團共計70位觀光客入住,飯店是否確實回報這70人?陳時中說,當初有飯店清查住宿、參加會議或宴會者進行回報,4/15後曾住過飯店者也都要進行居家檢疫。

莊人祥補充,4/30飯店有提供房客名單給指揮中心,但名單不全,所以5/1再次要求飯店補充,指揮中心也陸續將房客資料提供給地方政府,以便通知居家檢疫,民眾若在4/15~28曾住過諾富特,但尚未被掌握到者,請撥打1922,指揮中心將盡速處理。

♦民航局已要求諾富特僅限二館供機組員檢疫 未依規定執行卻無人監督

依據交通部民用航空局報請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同意後實施之「國籍航空公司實施機組人員防疫健康管控措施作業原則」,國籍航空公司機組人員於在台接受居家檢疫期間,應入住航空公司宿舍或指定防疫旅館,或符合防疫通知書所記載規定之個人住所,華航等國籍航空公司機組人員即根據此一原則入住諾富特飯店。諾富特後續並申請為防疫旅館,並獲桃園市府核准。

民航局表示,今年2月20日,民航局接獲桃園市府公文,該份公文也有副本提供給諾富特,限定諾富特僅二館可作為防疫旅館,民航局於3月再次發文提醒諾富特飯店,請業者遵守主管機關規定,並依前述作業原則及「外籍航空器機組員暨航班遇特殊情況人員過境入住防疫旅宿計畫」相關規定收住有關人員。後續業者是否仍有在諾富特飯店本館收住華航機組員及其原因,民航局已要求華航提檢討報告,並請諾富特飯店提供說明,協助釐清細節。

民航局強調,防疫飯店之管理包括旅客、衛生清消、消防、食安等諸多環節,不同主管機關均應本於合作,共同負責。民航局會堅守此一原則,持續落實所有機組員防疫規範之管理。(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