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內危機】18年前封院137人染疫26死教訓! 和平醫院今成「百戰雄獅」全面封鎖敵軍

出版時間: 2021/05/14 11:45
更新時間: 2021/05/14 12:12

新冠疫情延燒一年多,國內近日遭遇史上最嚴重的社區感染風暴,這病毒更悄悄攻進和平醫院,萬華茶室闆娘泌尿科感染住院3天才告知職業,確診已是嚴重肺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官陳時中和柯文哲迅速啟動防線,勢必要守住,力保和平醫院2003年遭SARS攻擊封院的慘痛教訓。

回顧台灣抗疫史,18年前的4月24日是令人永難忘記的一天,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爆發院內群聚而在那天無預警封院,封住上千名醫護、病人和家屬,封院近兩周,最後造成醫護在內137人染疫、26死。《蘋果新聞網》去年在和平醫院封院17周年前夕,訪問到當年奉派前往和平協助封院的璩大成醫師,如今他身為北市聯醫總院副院長,也是傳染病防治醫療網台北區副指揮官,再度投身前線對抗新冠病毒,這次和平戰役,他也不會缺席。

♦經歷SARS淬鍊 璩大成:和平醫院是「百戰雄獅」

陳時中和柯P經過10小時處理,緊急匡列隔離醫護、分艙分流,拍板和平醫院不用封院。北市聯醫總院副院長璩大成表示,和平醫院已是「百戰雄獅」,不小心被敵軍入侵,但已全面圍堵。

和平不封院,只採分艙分流,確定沒有問題嗎?聯合醫院副總院長璩大成在今天上午北市府記者會說明,和平醫院是「百戰雄獅」,有充分的歷史經驗,人員戰備都非常充足,謝謝中央流行指揮中心、張上淳教授等專家都有進入指導,對分艙分流是沒有問題,裝備、設備、流程都是OK的,「不幸被敵軍滲透進來,也全面封鎖,再度感謝中央、地方一致,讓容量等問題逐步解決,醫護同仁也入住檢疫所,沒有過去要住病房、打地鋪的現象,同仁士氣高昂,再次感謝同仁關心。

♦28年前 璩大成在和平醫院協助封院感控

專長急診醫學的璩大成在18年前是仁愛醫院副院長,當年4月24日被派到和平醫院協助封院感控事宜,他回憶,當年為防病毒傳播,院內空調全關,那年台北的4月天已是熱如夏,開會時他只能穿汗衫、短褲,心情上則是壓力、恐懼兼有,而如今面對SARS冠狀病毒的「兄弟」、新型冠狀病毒來來洶洶叩關,又是不同感受。

「(心痛)就像一顆珍珠,不要隨便去擾動它,那很痛的」,18年前SARS疫情來襲,台北市和平醫院(現為北市聯醫和平院區)爆發院內感染,2003年4月24日緊急封院,當時仁愛醫院副院長璩大成,被副市長歐晉德指派到和平醫院,直到現在,他想起當時情景和逝去同仁仍覺得痛,那痛苦就像一粒沙被一層一層埋在心裡,最後變成一顆珍珠,不能隨便擾動,只期盼時間能沖淡。

璩大成受過神經外科、921大地震救災等緊急應變的洗禮,但進入和平才知道「那是多可怕的一件事」,當時「非常震撼,震撼到無以復加」的衝擊一直都忘不掉。璩形容,那是種「不像在人類三度空間」的感受,壓力大到整個醫院有如沸騰的鍋子,隨時都可能爆炸。 和平封院時,醫護人員不顧危險搶救患者,璩大成還記得,當時在A棟加護病房有2名SARS確診個案,為此負責照顧的醫護人員自我隔離,不與其他人接觸,累的時候就睡在樓梯間,送餐也間隔很大的距離,「拿啤酒空箱用拉繩子的方式」傳送,每每想到醫護人員如此犧牲奉獻,他都動容。

在和平院區服務23年的骨科病房護理長陳怡瑋,當時就是在A棟照顧引發院內感染的劉姓洗衣工,她還記得4月24日那天,原本她已準備到醫院上小夜班,忽然接到同事電話告知封院消息,她還對同事說:「可以不要回去嗎?」同事卻說「你一定要回來(和平)」。 陳怡瑋在照顧劉姓洗衣工的前1周,因當時尚未確診,院內沒有防護衣,她僅穿著一般隔離衣、戴著N95口罩作業,當下她的心裡沒有恐懼,就是做好工作,但後來四周醫護人員紛遭感染,相識的護理長陳靜秋也染煞過世,在傷心的同時,才驚覺疫情的可怕。

回想當時,陳怡瑋說,面對SARS疫情,有的同事崩潰大哭,還有護理師被男友分手,所有人的心理壓力都很大;當SARS疫情開始趨緩,和平須轉出所有病患進行大消毒,有名住院很久的阿嬤準備上救護車時,一直拉著她的手,萬分不捨,也讓她自責無法再好好照顧阿嬤,不禁潸然淚下。

提到過去,璩大成感概,「老兵不死,只是fade away」,SARS這些陳年故事,一直都存在他心中,隨著時間,難過慢慢淡化,還是希望它可以變成一顆美麗的珍珠,人才能迎向正面、陽光的生活,才可以活得更好。

18年前一團亂 18年後對陣武肺井然有序

璩大成去年曾說過,封院不會再來,如今和再度遭遇危機,相信他仍有信心,他曾說,那時進入和平醫院,感覺是「沒什麼武器,像赤手空拳打老虎、打大象」,而他當時戴上N95口罩,竟然是他生第一次使用,這與如今對陣武肺的感受,差異就更大,「當然對未知的病毒還是會緊張,但現在,我們有面對新型傳染病的防疫SOP,大家也都會熟練的用口罩、隔離衣,最起碼我們現在感覺有武器對抗病毒」。

璩大成也說,當時面對SARS,真是被打得手足無措,常常一次出現好幾例確診,但案例之間有的有關、有的無關,疫調進行又缺乏經驗,「可以說是一團亂」;而現在處理武肺,衛生單位該怎樣做疫調,步驟都很明確,大家就跟著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指令運轉,「這也證明台灣真的已經從SARS疫情學到教訓,不會再有封院了」。 (沈能元、陳思豪/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