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肝甩鍋北市衛生局 許金川:被通知領100瓶一天要打完千人才動員志工揪打

更新時間: 2021/06/10 20:55

(新增:肝基會說法、許金川說法)

一向社會公益形象良好的好心肝診所,因偷打疫苗引爆北市府黑箱疫苗漏洞,其共向北市衛生局領了1150人份疫苗,宣稱是幫診所同仁和志工打,違規接種疫苗,引發外界質疑,醫界也痛批好心肝做最壞示範,需向社會道歉。好心肝原訂今天下午召開記者會說明,但短短1小時內,先是把對外說明時間延到傍晚,後直接取消改稱會發聲明稿,令外界傻眼。

好心肝下午3時25分發布聲明,強調是接到台北市醫師公會的函文通知,請台北市醫事人員6 月4日前到指定地點完成疫苗施打,認為台北市醫事人員大致已經施打完畢,也知道大部分醫院志工都已施打完畢,且衛生局6月7日和8日給的疫苗都必須在當日施打完畢,且這些疫苗8月即將到期,因此根據施打疫苗優先順序規定的第一類「醫事人員」及「醫療院所非醫事人員」的分類辦法,為上述人員施打疫苗。

另外,有很多經常在基金會進出的工作夥伴,例如清潔人員、水電工人、大樓保全,還有經常性參與活動作為專業顧問的好夥伴,好心肝診所正是這些志工及醫護合作夥伴主要的工作及進出地點,他們就是這一次施打疫苗的對象。

肝基會董事長許金川表示,5月疫情爆發以來,陸續接到許多病友和好心肝志工詢問,好心肝診所可否接種疫苗,原本礙於規定無法接種,但6月4日接到醫師公會公文說台北市醫事人員已打完疫苗,所以知道多數台北市醫事人員完成注射,也知道各大醫院志工都有接種疫苗。

許金川說,6月7日接到衛生局通知有資格接種後很高興,但也被告知當天要打完,而當天的15瓶在當晚9點多就打完,第二天又接到通知有100瓶,1000人需要當日打完,因時間緊迫,下午3點半到晚上10點多,動員好心肝所有同仁徹夜幫各界好心肝朋友、義工、志工和診所樓層清潔工、水電工接種。

許金川強調,出發點是善意的,也許規劃不夠周延,造成困擾也就此道歉。

肝基會公關陳曉萍表示,6月7日第一次給15瓶,因認為不夠,所以和衛生局提出要求、申請,而好心肝執行長粘曉菁是了解中央接種順序等規定的,但仍申請讓志工接種,且好心肝基金會董事長許金川也知情,衛生局也清楚接種者是志工。

陳曉萍指出,某些志工也有醫護人員的背景,每天在醫院、診所,都有風險,有機會當然要幫志工設想、為他們申請疫苗,還有醫療診所清潔人員、大樓保全等,因防疫關係、顧及安全,都希望可以打,所以再要100瓶。

此外,陳曉萍說,基金會有500至600名志工、200多名員工也都列名冊中,但衛生局沒有要求提供造冊,且6月8日下午2點才臨時拿到100瓶疫苗,且衛生局要求疫苗須當日打完,所以緊急聯繫志工、志工的年長同住家屬都來接種。

聲明全文:

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聲明指出,基金會創立已27年,宗旨是結合社會愛心力量消滅肝病。創辦人是台灣肝病研究鼻祖宋瑞樓教授,於民國73年推動全國新生兒注射B肝疫苗之創舉。自從成立以來,工作同仁帶領大批義工全國走透透,為民眾做肝炎、肝癌的篩檢活動,至今已嘉惠六十多萬人。即使在去年疫情期間,仍然在嚴峻的環境中服務了兩萬人次的民眾。

好心肝基金會延續其理念而成立,其下設好心肝診所,本諸「視病猶親」之宗旨,從事醫療公益事業,故與一般地方診所之規模及經營理念有所不同。

多年來,基金會為國人健康而努力,除了醫護同仁的付出,大量的志工也是重要的動力。基金會及診所固定工作同仁三百多名,此外,還有經常性的志工六百多名,及非經常性的協力志工參與推動肝病防治。志工大部分是退休的醫護人員及愛心人士,還有經常義務支援社區服務的志工家屬。

另外,有很多經常在基金會進出的工作夥伴,例如清潔人員、水電工人、大樓保全。還有經常性參與我們的活動作為專業顧問的好夥伴。好心肝診所正是這些志工及醫護合作夥伴主要的工作及進出地點,他們就是這一次施打疫苗的對象。

因為新冠疫情突然猖獗,我們判斷現在或未來即使疫情受控制,但這些熱心社會服務的志工因大量的人際接觸而暴露在風險中,很多即將推動的肝炎防治計畫將受阻。

我們接到台北市醫師公會的函文通知:請台北市醫事人員6 月4日前到指定地點完成疫苗的施打。因此我們認為台北市的醫事人員大致已經施打完畢,我們也知道大部分的醫院志工都已施打完畢。

而且衛生局6月7日和8日給我們疫苗都必須當日施打完畢,而且這些疫苗8月也即將到期。因此我們根據施打疫苗優先順序規定的第一類「醫事人員」及「醫療院所非醫事人員」的分類辦法,為上述人員施打疫苗。

基於「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基金會精神,初衷出於善意,然可能是做法不夠周延而造成爭議,為各方所關切,我們謹此致歉,也要感謝社會民眾一直以來對基金會的支持,希望各界一本過去對台灣肝炎防治公共衛生的支持,繼續一起努力。

好心肝原本今天下午1點要開記者會,外傳是指揮中心不允許?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在下午疫情記者會表示,沒有不允許,「他(好心肝診所)願意說清楚也很好」。

(林芳如、許稚佳/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