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爆料羅一鈞不簡單 「這是一個最單純,卻也是一個最複雜的人!」

出版時間: 2021/06/14 13:16
更新時間: 2021/06/14 19:32

指揮中心醫療應變組副組長羅一鈞,在疫情記者會中,沉穩表現有目共睹,再加上他「跳級上台大」背景曝光後,更多人對他更是崇拜。但也有醫師研究過他的背景之後,忍不住說,他「是一個最單純,卻也是一個最複雜的人」!

醫師沈政男,昨日在臉書分享,他眼中的羅一鈞,寫道「我特別在網路上找來所有能找到的資料,研究了一下。他在台大醫學系小我八屆,剛好柯文哲是大我八屆。羅一鈞只念了六年就畢業,大家以為是天賦異稟,其實是那時台大醫學系正在實驗新學制,讓學生提早在五年級實習,也就早一年畢業,當時共有十幾名同學參加。當醫生,並不需要資優!只是因為醫學系,尤其是台大醫學系,很難考,因此好多資優生都被篩選到這裡來了。」

沈政男說「羅一鈞是建中數理資優,據說是跳級考上台大醫學系,也就是高中念兩年就考上了,而且是那年的聯考榜首,相當不簡單。要考榜首是這樣,其實要考台大醫學系亦然,除了要很會念書,更要細心、有耐心,還有好勝心,因為,聯考不是智力測驗,好多東西必須死背,當然也必須耐得住那份無趣。」

不過,雖然讀醫,沈政男觀察,羅卻和一般的醫科生很不相同,他寫道:「雖然他數理資優,但他後來在醫學之外,最有興趣的似乎是藝文!他在網路上有兩個十幾年前所寫的部落格,主要是他在非洲行醫與美國受訓的紀錄,但也有一些生活感懷隨筆,我仔細地看了一下,可以看出他對文學有興趣,文筆也不錯,也有在聽流行音樂與看一些電影,可以說是一個文藝青年。」

沈政男分析「重點來了。羅一鈞喜不喜歡醫學?他在醫學生時代對行醫生涯有沒有什麼規劃?你從他後來走非典型行醫道路就知道,他對醫學本身並沒有那麼大的興趣。醫學系畢業後,剛好那時陳水扁總統為了拓展邦交,開辦了非洲醫療團,徵選了二、三十名醫學院畢業生到非洲行醫,當時頗為轟動,而羅一鈞就是其中一員。」

沈政男表示,當時在非洲行醫的人「最有名是連加恩,大家都認識。連加恩從非洲回來後,當了家醫科醫師,後來又回非洲,然後又回台當防疫醫師,現在則是在哈佛讀公衛博士。羅一鈞,則是走上了更堅定的史懷哲之路。」

沈政男表示,羅一鈞在馬拉威行醫兩年,讓他找到了行醫方向,決心要學成以後要回來幫助這個可憐的國家,尤其是當地的愛滋病患,「所以說他對醫業的認同,在於這是一個救苦救難的工作,並不是他對醫學有多大興趣,而是為了幫助可憐的病患。」

接著羅一鈞從馬拉威返回台灣後,沈政男認為「他進入台大內科,然後是感染科受訓,他說住院醫師期間相當辛苦,顯然他是為了理想而甘願吃苦,而不是對醫學有什麼抱負。就在拿到感染科證照,準備回馬拉威服務的時候,竟然,馬拉威跟台灣斷交了!於是羅一鈞去不成,只好到疾管局當防疫醫師。為此,必須到美國受訓兩年,也是一段不簡單的學習生涯。」

沈政男描述「後來,羅一鈞就當了公家的防疫醫師,並順便在台大看診,主治愛滋病患。他對病患很好,也編寫了教材,可說仁心仁術。既然如此,為什麼他不走念博士、升教授的路?以他那麼會念書,這些都不成問題。答案在這裡:他骨子裡就是一個文藝青年,而且是數理資優又悲天憫人的文藝青年。該怎麼說呢?這是一個最單純,卻也是一個最複雜的人。」

沈政男更反問「我想,他會不會感到孤獨與寂寞?這世上,其實很難找到可以跟他匹配的美麗心靈。…後來的故事,就是如同大家所知,他在PTT上看到了中國大陸的疫情訊息,第一時間幫台灣升起了防疫警戒,避免了疫情來襲。

在這一波疫情以前,台灣防疫的成功,應該是羅一鈞最感高興的事,可惜後來破功了,我想他應該會感到挫折吧。還好,現在看起來,台灣已經從挫折裡站了起來,逐漸控制這一波疫情,或許他的壓力也會減少一些了。」

沈政男也順帶提到柯文哲,「我在這裡順道提一下柯文哲。好多人都說以前是柯粉,現在反對他最力,其實,你以前看錯人,現在就會看對嗎?你從頭到尾,就是不會看人。」最後他也說「柯文哲再怎麼不好,有一點是其他醫生遠遠比不上:他願意撩落去從政。要越過心裡那道障礙,並不容易。」(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本文章已獲作者授權,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