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倒楣吳柏毅!坦白打高端安慰劑竟痛失莫德納 控訴慘淪疫苗孤兒

更新時間: 2021/07/21 15:17

(新增:指揮中心說法)

在Uber Eats擔任外送員的高先生向《蘋果新聞網》投訴,2~4月間參與高端疫苗試驗,上周接獲通知列入外送員專案排定19日打疫苗,同日他聯繫高端得知之前打的是安慰劑,他去打專案疫苗時據實以告,卻被以有混打風險為由,拒絕讓他接種莫德納。原本只是好心,卻連基本權益都被剝奪,相信這款疫苗孤兒不只他一人。

高先生表示,今年2月到4月間報名參加高端疫苗的試驗,當時只想出來做點事,也沒有想過要賺錢。上周五他接到監理站來電,指因他擔任外送員,有列入疫苗施打名冊中的第七類,要他7/19到內湖高工施打疫苗;同一天他透過LINE訊息聯繫高端人員,得知他施打的是安慰劑。

此外,高先生說,結果7/19到內湖高工準備打疫苗時,櫃臺人員詢問他「是否有施打過疫苗?」他想說據實以告,便坦白說「有,但是是安慰劑」,不料對方聽到後表示「混打會有風險,不敢承擔這個風險」,拒絕他施打疫苗。

口說無法證明打安慰劑 北市府難承受混打風險

高先生說,連他在現場直接打電話給高端人員,對方也說「無法憑一通來路不明的電話證明」,堅持不讓他施打疫苗。

另高先生說,像他這樣熱心參與實驗,沒有打到貨真價實的疫苗就算了,要打其他廠牌還被踢皮球;原本只是好心,但現在連原本的權益也要被剝奪。他相信這樣的疫苗孤兒不只有他一人,希望政府能重視並解決問題。

外送員高先生今後續回應,他19日被刁難後,20日他到施打安慰劑的台大公衛實驗室,希望能開給他證明,本以為會被拒,沒想到還拿到主治醫師的簽名及蓋章的證明文件,於是他拿著證明文件又回到內湖高工,填單時勾選沒打過疫苗,工作員還質疑他不是昨天來過了且還打試驗疫苗?他立即出示證明打的不是疫苗而是安慰劑才過關,打到莫德納疫苗。

投訴人說,他好心參與國家的試驗計畫,想不到竟成了疫苗孤兒,不僅在接種站被刁難,還要自己去取得打安慰劑的證明,他痛斥國家計畫與疫苗接種站的訊息沒有串接,在是搞什麼??他不求什麼,國家卻將人民當乞丐。

汽車運輸業駕駛員全國總工會理事長鄭力嘉表示,這兩天有發生兩例曾打過高端疫苗的駕駛也前往要施打莫德納疫苗,該兩名駕駛告知是打高端的安慰劑,但因為第一時間沒有出具證明,因此當時不敢替他們施打,不過昨傳出高端願意出具證明,因此在提出證明後,將可施打莫德納疫苗。

北市副市長蔡炳坤表示,參與實驗的民眾與高端公司一定有合約,在解盲前,單憑民眾口說打安慰劑,市府也難查證。由於疫苗混打有風險,若民眾此時在解盲前打疫苗出問題,市府也難以承擔,因此疫苗接種站的人員拒絕該名民眾施打,作法沒有錯。

打到高端疫苗就無須再打公費疫苗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表示,若高端的臨床試驗疫苗解盲後,該民眾接種的是安慰劑,有2種途徑,可以選擇接種公費疫苗,或參加高端的延伸計畫。

莊人祥在今下午記者會再次說明,高端疫苗已通過食藥署緊急使用授權,打安慰劑者可參加高端的延伸計畫,可邀請受試者打高端疫苗,另也可與原來施打安慰劑的醫院申請受試證明,取得後也可打公費疫苗,但若為試驗組由於已打過2劑,則不建議再打。

針對高先生狀況,莊人祥也說,據了解該個案已拿到實驗室的安慰劑證明,也已打到公費疫苗;至於是否能加快安慰劑組的證明發放速度,莊則說,這部分可提醒高端再注意。

由於衛福部食藥署7/19宣布核准高端MVC-COV1901新冠肺炎疫苗專案製造,莊人祥說,若民眾參與的是高端實驗疫苗組施打到高端疫苗,因已接種兩劑,就毋須再接種公費疫苗,否則就是混打。

根據指揮中心公布的COVID-19疫苗Q&A及接種對象與期程、注意事項2.17點,曾經(或正在)參加疫苗的臨床試驗,但試驗的疫苗後來未完成臨床試驗,可依我國核准疫苗的接種時程完成接種。若臨床試驗的疫苗已完成臨床試驗,但未經我國食品藥物管理署核准上市,就必須與最後一劑的試驗疫苗至少間隔28天再接種。若參加臨床試驗的疫苗已完成臨床試驗,且經我國食品藥物管理署核准上市,就不用再接種COVID-19疫苗。

(唐鎮宇、郭美瑜、李姿慧/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