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罰高通234億竟變和解 公平會委員憤辭、痛批「自廢武功」

32280
出版時間:2018/08/10 23:15

(新增:公平會回應)
高通因濫用獨占遭公平會祭出234億元史上最高罰鍰,卻因高通提出行政訴訟,雙方今年4月走向和解協商,公平會今宣布和高通達成訴訟和解,也是號稱獨立機關的公平會首度和被處分對象訴訟和解,遭產業界批評「雷聲大、雨點小」。

《蘋果》晚間接獲爆料指稱,去年主張裁罰高通的兩名公平會委員,包括銘傳大學財法系教授顏廷棟與台大農經系教授張宏浩,因拒絕參與和解案,憤而請辭回到學校教書。張宏浩接受《蘋果》訪問表示,他離開的確與該案有關,公平會裁罰高通案有理,他不想參與和解審查,對於和解結果也不以為然,但尊重公平會決定;顏廷棟接受《蘋果》訪問則表示,撤銷裁罰和和解根本是「自廢武功」,和解是莫名其妙,他對此結果感到遺憾且無法接受。

張宏浩表示,他請辭提早離開(在任期到任前辭職),的確跟高通案要走向和解有關,他跟顏廷棟委員一開始就是贊成裁罰,「至今仍沒改變立場」,他們針對高通案調查兩年半多,處分書寫了1200多頁,處分決定並沒問題,與世界各國作法一致,但公平會選擇和解,他因此5月提出請辭,因為一處分下去,他們政務官要對政策負責,也願意對政策負責,他尊重公平會走向和解決定,但他不願意參與和解的實質審查過程,7月1日正式離開。

張宏浩指出,到現在為止,他仍不覺得妥協是很好的方案,以國外作法來看,一般和解都是在處份前進行,因主管機關無實質把握,會請對方提出和解方案,高通的案子,公平會在處分前已公開說過否決和解,因此才做處分動作,另若是行政訴訟後,打不下去,也有和解空間,但今天這個案子,是第一個已進行處分才和解的,國際上類似作法也很罕見。

張宏浩表示,高通商業模式,世界上都很類似,各國也處理和裁罰過,他覺得處分是合理,且站得住腳,但很多人都不願意探討案子公平交易本身問題,只看產業發展,他對和解結果不以為然,但尊重公平會決定。至於是否有來自政府高層的壓力,張宏浩說,「說實話不知道,委員不會直接面對」。

顏廷棟表示,公平會設立的目的是維護市場競爭秩序,但高通案,公平會在原處分沒有問題下,竟然以投資換取裁罰,這是「莫名其妙」,這並不是公平會該做的事情,也會傷害公平會做行政處分的威信。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認為繼續擔任委員沒有意思,因此辭去委員的職務。
 
顏廷棟強調,不管是行政和解或行政處分,踰越法律職權、法律程序都是不恰當的,高通已提起行政訴訟,就應以司法管道解決而非和解,提出高通投資台灣等事項,也非公平會的職責。

顏廷棟強調,如果說,當初裁罰是錯的,被法院判決撤銷也可接受,在法院沒有判決原處分是錯的之前,公平會就自廢武功,給個不清不楚的和解,講一個產業發展需要理由,與公平交易法無關,公平會並非產業發展主管機關。對於該和解結果,顏廷棟表示,「沒有意外,但感到遺憾和無法接受。」

公平會委員洪財隆僅回應表示,尊重2名委員發言,但他也說,公平法是個手段,用來維持公平交易外,公平交易法第一條也談到是為了促進經濟繁榮和穩定,這也是公平交易法的宗旨,不能如此狹義只看到公平交易和競爭問題,公平會的確並非產業第一線主管機關,但國際間的公平法、競爭法等,很多地方都涉及產業規範,反而是競爭法主要角色,要從創新角度出發,應該如此廣義看待。

(李姿慧、洪德諭/台北報導)

出版:19:34
更新:23:15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翻盤!高通遭公平會罰234億 以在台投資換得和解
公平會與高通和解 聯發科不滿:對台競爭力有負面衝擊
公平會和高通和解案 是這些委員投同意票
【逆轉片】公平會與高通大和解 高通聲明:全力支援台灣發展5G

公平會今天與高通達成訴訟和解。黃世宏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生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