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的苦與痛】進口劣茶打混戰搶1500億產值 可憐茶農只有「千歲團」應援

出版時間:2019/07/30 00:01

「等政府幫忙不如靠自己!」聽到南投縣名間鄉松柏嶺茶農謝明璟說這句話時,一股無奈的悲壯感油然而生。從小在台灣最大茶葉產區南投縣長大,身為祖傳茶產業第4代接班人,謝明璟一股使命感地拚,陸續搶下日本、中國等茶葉訂單,但「內憂外患」夾擊,嚴重的缺工問題,產季僅能靠「千歲團」茶工苦撐,加上外國劣茶進口混充,蠶食一年高達1500億元的台灣茶市場,讓謝明璟不禁感嘆:「想拚出一片天,一切只能自食其力!」

南投縣茶葉種植面積6510公頃、年產量15000公噸,分別佔了全國55%和70%,35歲的謝明璟在茶鄉長大,他的祖先早在1930年就在這裡經營茶行,一路傳承到第4代的謝明璟,對他來說,賣茶除了使命感,更多的是心酸和無奈。

談到自家生產的茶,不管是品質或茶香,謝明璟的眼神散發自信,但是,他嘆口氣說,這麼好的茶,產銷卻很困難。他表示,據台灣區製茶工業同業公會統計,算進餐飲和手搖飲料店相關茶產業,台灣每年消費超過1500億元的茶。雖然手搖飲愈來愈風行,但卻被劣質茶葉與進口茶葉低價搶市,這些「外患」讓他們產銷通路碰到困難,而另一項「內憂」:產季缺工,如同另一記重拳,幾乎要KO台灣茶產業。
 
2015年那年爆發手搖飲毒茶風暴,台灣多家知名手搖飲店被驗出茶葉農藥超標、混用可能含有橙劑的越南茶葉,這場茶葉風暴瞬間席捲全台,那陣子消費者不敢喝手搖飲,名間鄉的茶葉「應聲倒地」,銷量急掉三成,滯銷情形嚴重時,茶葉堆滿倉庫,算一算,光他自己的損失就高達上千萬元,謝明璟迄今餘悸猶存,不太願意再回想。
 
他說,政府眼神極少關愛茶農,連嚴格提防外國進口劣茶混充本土茶葉都做不到,就更別說是提供產銷管道了,現在自家茶葉事業,不管是在日本的據點,或者是中國的通路,都是他自己打拚出來的,「等政府幫忙不如靠自己」。
 
但靠自己的力量終究有極限,有通路,沒有產品可賣也是徒勞。考慮到成本,謝明璟的茶園是論重量計酬,平均每位採茶工日薪約在1000元上下,還提供午餐、點心和涼水,雖然不算高,但採茶工門檻低,不需要高學歷,也不用應付複雜的職場人際關係,只要肯吃苦耐勞就有錢賺。

可是每年春茶產期一到,各地茶農搶著採收,缺工問題嚴重,已快壓垮謝明璟了。尤其是2016年,他眼睜睜看著自有茶園、加上契作的部分總共10幾甲茶園,因找不到工人採收,必須忍痛放棄廣達2甲的茶園採收,新芽、嫩芽任其老去,損失接近百萬元,「不放棄不行,評估後,有限的人力能採面積就那些......」,即使過了3年,他回想起來仍滿腹辛酸。

南投縣政府曾在2017年招募年輕人組成採茶團,編列預算補助,提供就業機會,但仍無法解決採茶工短缺問題,因為大多數年輕人忍不住酷熱,在政策補助結束後,年輕人紛紛離去,最後還是只能仰賴「千歲團」。他們的年紀全都可以當謝明璟的媽媽,最年輕的60歲,已採茶20年,最年長的高齡78歲。「千歲」並非誇飾修辭,因為這團30多人的採茶工年紀加起來,已超過2千歲。
 
即便如此,千歲採茶團仍老當益壯,頭頂35°C豔陽高溫,蒙著面、四散在茶園角落,動作飛快俐落勤採茶青。談起採茶工作,他們一派輕鬆:「有錢賺怎麼會痛苦?」然而他們的辛酸卻不足為外人道。

「烈日曝曬風吹雨淋,每個採茶工都是這樣,愛做才有飯吃,做完隔天就忘,這些辛勞不要放在心上。」年紀最大的陳端現年78歲,擔任採茶工逾60年。雙手拇指纏上刀片,以極快速度反覆摸索茶樹,採摘一心二葉,她笑說:「不快,賺嘸錢......」,看在媳婦眼裡卻是滿滿不捨。
 
陳端的媳婦說,因為採茶的關係,婆婆的手部、關節必須不斷活動、彎腰駝背,再加上高山茶園地形落差大,更是辛苦,面對久站、天熱,長期姿勢不良帶來職災,引發肩頸痠痛,手部關節變形、關節炎、骨質疏鬆下背痛。直到就醫前,婆婆沒有一句抱怨,但這全是她一輩子採茶的後遺症。
 
她說,婆婆一直忍痛,今年5月初才到竹山東華醫院就醫。復健科醫師陳日增說,下背痛在南投產茶區,已成了30歲以上茶農的職業病,好發於第四、五節腰椎與第一節薦椎之間。「患者走進診間的共通姿勢是單手按著下背部,告訴醫師這裡會痠」,經X光檢查顯示,患者腰椎與薦椎的關節,因長期姿勢不當造成的壓力而狹窄。

陳日增說,大多數下背痛患者經過適當的休息便可恢復健康,如果經常腰痠背痛,適度休息、舒展肢體運動、藥物治療及相當時間復健治療仍無法改善痠痛、麻痛等症狀,就要考慮進一步做磁振造影檢查,評估是否需要施行手術。

謝明璟看了這些採茶工長輩,被身體疼痛所苦也萬分心疼,但他能怎麼辦呢?有些茶農請不到工人,只好偷偷聘用逃逸外勞,只要被抓到,就會依違反《就業服務法》開罰15萬元,「台灣只剩下老的,嚴重缺工,政府沒在關心啦!」

談起茶產業的未來發展,另名茶農張吉彥低頭沈思,回想此生走過漫漫長路,不禁感嘆年輕時配合國家輔導種菸葉供銷給公賣局,中年遭逢政策改變轉投入種茶,一切從頭學起到現在,一晃眼竟已40年。如今76歲高齡沒能含飴弄孫享清福,仍然晨昏守著茶園,為年邁採茶女工張羅茶水忙進忙出,張吉彥滿心無奈憂慮,「就剩這些老的在做,老人逐漸凋零,年輕人吃不了苦、不想回來⋯」,即便做了半輩子茶,張吉彥也說不出台灣的茶產業將要走向何處?將來會是什麼光景?(魏嘉良/南投報導)

===政府回應===
南投縣農業處長陳瑞慶表示,對於採茶工年齡層嚴重老化,上下工途中的交通安全以及各項福利保障、勞動條件提升等部分,政府確實需予以重視,在現況尚未改善前,建議可以先透過申辦農民職災保險來提高保障。
 
至於「季節性缺工」,陳瑞慶說,一旦遇到春茶、冬茶等採茶季來臨,茶園內就會面臨嚴重缺工情形,農業處現階段透過農會農業耕新團或活化團人力,來減低缺工的壓力;調節採收期已在平坦地區茶園試用機械化採摘,期盼能夠有效減低南投茶產業的苦痛。

南投縣是台灣最大茶葉產區,種植面積6510公頃、年產量15000公噸,分別佔全國55%和70%。洪舜南攝
南投縣是台灣最大茶葉產區,種植面積6510公頃、年產量15000公噸,分別佔全國55%和70%。洪舜南攝

謝明璟是家傳茶產業第四代接班人,他極力想拓展海外市場,卻面臨缺工採茶以及劣茶進口搶市問題。魏嘉良攝
謝明璟是家傳茶產業第四代接班人,他極力想拓展海外市場,卻面臨缺工採茶以及劣茶進口搶市問題。魏嘉良攝

採茶工冗長工時換取微薄工資,辛勞不掛嘴邊,休假卻得上醫院治背痛。洪舜南攝
採茶工冗長工時換取微薄工資,辛勞不掛嘴邊,休假卻得上醫院治背痛。洪舜南攝

頭頂豔陽高溫,採茶工分散在茶園,不畏烈日曝曬,動作飛快俐落勤採茶青。洪舜南攝
頭頂豔陽高溫,採茶工分散在茶園,不畏烈日曝曬,動作飛快俐落勤採茶青。洪舜南攝

採茶工們提著滿滿一籃茶青準備秤重領取工資。洪舜南攝
採茶工們提著滿滿一籃茶青準備秤重領取工資。洪舜南攝

陳端高齡78歲,仍然每天到茶園採茶,罹患嚴重下背痛才就醫。魏嘉良攝
陳端高齡78歲,仍然每天到茶園採茶,罹患嚴重下背痛才就醫。魏嘉良攝

南投產茶佔全台總產量7成,是台灣最主要的產茶區,可是政府眼神卻極少關愛茶農。魏嘉良攝
南投產茶佔全台總產量7成,是台灣最主要的產茶區,可是政府眼神卻極少關愛茶農。魏嘉良攝

採茶工在斗笠內安裝小電扇,對抗烈日曝曬高溫。魏嘉良攝
採茶工在斗笠內安裝小電扇,對抗烈日曝曬高溫。魏嘉良攝

茶農簿冊登記每名採茶工所採重量換算工資。魏嘉良攝
茶農簿冊登記每名採茶工所採重量換算工資。魏嘉良攝

現年60歲的張姓採茶婦曾因採茶高溫數度中暑。魏嘉良攝
現年60歲的張姓採茶婦曾因採茶高溫數度中暑。魏嘉良攝

採茶工們提著滿滿一籃茶青,以秤重方式計算工資。洪舜南攝
採茶工們提著滿滿一籃茶青,以秤重方式計算工資。洪舜南攝

採茶工在手指上綁著小刀片,採收茶葉時省力不少。洪舜南攝
採茶工在手指上綁著小刀片,採收茶葉時省力不少。洪舜南攝

中午吃飯時間,採茶工們依然全副武裝,找個陰涼處快速解決便當,再回到茶園繼續工作。洪舜南攝
中午吃飯時間,採茶工們依然全副武裝,找個陰涼處快速解決便當,再回到茶園繼續工作。洪舜南攝

南投產茶佔全台總產量7成,但採茶工年齡嚴重老化,卻始終得不到政府關愛的眼神。洪舜南攝
南投產茶佔全台總產量7成,但採茶工年齡嚴重老化,卻始終得不到政府關愛的眼神。洪舜南攝

茶農張吉彥感嘆種茶辛苦,直言政府不夠重視茶產業。洪舜南攝
茶農張吉彥感嘆種茶辛苦,直言政府不夠重視茶產業。洪舜南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生活》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