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代理 瘋狂愛書每天有新想法

出版時間 2008/11/30
左:光磊國際版權經紀有限公司 譚光磊
右:博達著作權代理公司 陳語萱
合成圖片
左:光磊國際版權經紀有限公司 譚光磊 右:博達著作權代理公司 陳語萱 合成圖片

版權代理是將國外的原文書透過外國出版社、作者本人、經紀公司這3大類來源帶進國內,再將原文書籍推送給國內各出版社「尋求買主」,直到有出版社願意出這本書的中文本,所以工作內容是以翻譯權授權為主。陳語萱自己做過業務、也待過出版社,更當過翻譯,但她不認為一定要有出版經驗才能勝任版權代理的工作,她舉例:「我們公司就有一些人從未接觸過這一行,但進來後適應地很快。」
自行開設版權代理公司的譚光磊,是版權代理業界的「奇葩」。他非常喜歡看小說,也曾待過出版社,當初從事這一行只是因為「不用擔心庫存壓力、又可以永無止盡地看書」。他認為,自己先前的出版社經驗讓他有版權概念,從門外漢到熟知每個流程中的細節,若暫時無此工作機會,卻很想從事版權代理工作的人,譚光磊建議可先從出版社相關工作做起。

因為版權代理是將原文書帶進中文市場,所以要有基本的外語能力。譚光磊因為念外文研究所,所以英文閱讀、溝通能力自然好,他表示,因為需要熟悉原文書的市場,也常需與國外談合作,所以這一行還是要有基本的英文讀、寫能力。陳語萱則說,英文能力可以慢慢培養,但首先要不排斥每天吸收大量新知與資訊才好,因為有時一天幾10本書進來時,若沒有對書籍的熱情與期待,就很難撐下去。
而每天都在構思如何將一本書成功推薦給出版社,就需擬定完整的行銷計畫,這也是訓練自己溝通協調能力的好機會,因為每個出版社、每個主編都有著不同的特色,「熟悉他們、抓住他們的喜好就比較容易成功」譚光磊這麼說。

要培養語文能力

 10
譚光磊(左圖)和陳語萱終日與書海為伍,有時一天內就有幾10本新書進來。
譚光磊非常愛惜書本,他自己的書每一本都用膠袋貼上邊條。
當網路不盛行時,譚光磊影印內容做書皮,主編看書時有「翻書」的感覺。

常常要跑國外書展的譚光磊提到,做版權代理一定要非常了解國外書市的資訊,包括經紀公司的狀況,因為可能某些暢銷作者是有經紀人的,若知道變動性就能較快掌握市場、連繫上也比較方便且快速。陳語萱則是經常上網搜尋資料,而且,她曾經碰過有國內的讀者看到一本原文書非常喜歡,想聯絡作者經紀人,於是依著版權頁的電話打到版權公司,請求幫忙安排,她在連絡的過程中體會到自己平常做的功課總算能夠幫到讀者,而且也是同樣喜歡閱讀的人。
而這份工作的成就感除了能夠將書推薦出去之外,解決各式各樣的問題,從中學習自己所不知道的領域,也是很有新鮮感的。例如著作權法,兩位版權代理都說明,這份工作不需要徹底了解著作權法,因為有律師可以協助、做諮詢,但每次解決一個問題、就多了解一點的那種感覺,也會讓自己成長。

 4
常需與國外溝通的譚光磊,每年仍要出國至少4趟看書展。

認為自己其實是「書的媒人、保母」的陳語萱說,書的代理時間很長,有時短時間內無法推薦成功一本書,就會先放著,也許時效過了以後將書捐出去、有更多人看到的時候,才開啟這本書被關注的流程,這時很有可能要回頭再重新連絡國外來源。說他們對每一本書都有深厚的情感,一點也不為過,甚至走進一排書架,都能明確說出某一本書在架上哪個位置。
不過和一般愛書人不太一樣的地方是,版權代理因為要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整理出一本書的重點,所以對書的掌握度要非常高!意思就是,拿到一本新書時快速翻閱,就能夠清楚理解及表達該書所要敘述的主題,並加入自己的看法。

能快速掌握重點

版權代理業務們經常開會討論彼此對一本書的看法,模擬推薦的可能。
暢銷書《秘密》從原文版到中文版,再到相關書籍推出,都靠版權代理規畫與出版社的合作。
喜歡看書的譚光磊隨身都帶著電子書,方便閱讀。

除了把外文書帶進國內,譚光磊未來希望能將中文書推薦到國外,他不認為能夠完全掌握市場的人就是贏家,每天都有出乎意料的新奇感更重要,工作起來比較有趣。中文寫作很有渲染力的他說,每本書推薦出去就像是「嫁女兒」一樣,當然也會想到書店,看看賣得如何、體會出版社與書店的銷售工作,即便每年200本書在賣,只要出現1、2本賣10萬本的「大書」,或是3到5萬本的書賣了4、5本,就會覺得很開心。
陳語萱則認為版權代理這行需要不斷有新人加入,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不斷累積新想法,對工作很有幫助。她鼓勵愛書的年輕人進入這一行,因為台灣仍有許多發展的空間,還有德文書、日文書、童書、繪本等,範圍非常廣大。

隨時保持新鮮感

做童書的版權代理,常讓人一拿到書時便會心一笑。
繪本、圖文集等也是需要版權代理。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