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海遊子返鄉紮根 魚塭養蝦轉型觀光 吸人潮盼青年洄游

更新時間: 2021/02/01 03:00

口湖,位在雲林縣,是一個靠海的小農村。就像台灣西邊很多沿海的村落,這裡天地蕭瑟、人煙稀少。一輛遊覽車開在鄉間小路上,車身在灰黯的景色中顯得突兀,車停在一處魚塭下來一群觀光客,他們要來抓蝦體驗並享受美食。10年前沒有人能想像,像這樣的地方也能吸引遊客來玩。報導/沈君帆 攝影/沈君帆、梁建裕 部分圖片/受訪者提供

異鄉遊子李富正(阿正)10年前25歲,大學畢業服完兵役,人生站在十字路口。阿正不想再異鄉漂泊的日子,一心想回雲林口湖,但是「這邊的上一代都用盡一輩子的力量,孕育下一代,希望他們遠離這個地方」,就像阿正的家人,總希望他能在外地找到正常的工作,可以有個安穩的收入和生活。

「像我這樣鄉下的孩子,高中畢業就出外半工半讀,有10年的時間其實回家就像在過夜,隨著長大它卻像旅館一樣,可是這是從小到大的家,那種感受就是,所愛的人以及愛我們的人都在這裡,可是卻不能團聚」。人口外移是每個偏鄉的宿命,但阿正想回家,跟親愛的家人生活在一起,該怎麼讓自己留下來?

幻想暴利 一夕致富

那時台灣在瘋狂養殖龍膽石斑魚苗,阿正算了算,一碗石斑魚受精卵要價3萬元,能孵化的卵約有18萬顆,25天可以長大到3公分,每隻魚苗可賣到60元,以成功率3成來估算,5萬4千隻石斑魚苗就可以收入300多萬,是100倍的暴利。在一場同學會裡阿正提出構想,大家你一言我一句,人多就有熱情,有興趣的同學拿出錢來,集資投入石斑魚苗的養殖,一起幻想一夕致富的日子。

大家在廢棄的豬舍裡實驗,先從1000隻魚苗養起,獲得初步的成功,馬上野心勃勃,買進更專業的設備,想要擴大到10000隻的規模。一切就緒就等著錢滾進來了,竟然遇到砂石車酒駕撞斷電線桿!水產養殖最怕的就是斷電,半小時沒供氧魚群就翻肚,阿正半夜穿著內褲衝去搶救,還是回天乏術,撈起一隻又一隻的石斑魚屍體,「就好像一個又一個便當不見了一樣」,這一晚讓阿正慘賠100多萬元。後來,中國政策打奢,石斑魚價格雪崩下跌,再賭下去也無法翻身,阿正只能從夢裡醒來。

農漁民都樂天知命,阿正沒有意志消沉。一場斷電讓石斑魚全倒,但順手養的蝦子折損率卻不高,原來蝦子生命力強,蝦苗又便宜,他心想也許養蝦會是一個轉機。家裡有一個廢棄的魚塭,是早年養殖鰻魚的地方,阿公一直住在那裡,守護他用一甲子打拼賺來的一切等待兒孫繼承。阿正的爸爸很早就去台北工作,魚塭荒廢10幾年,終於等到阿正接手,阿公心裡很歡喜。

阿正跟著阿公學習養水、養菌、養微生物的方法,也去農漁會上課精進現代養殖知識。老一輩有用藥觀念,也是讓家裡鰻魚無法再外銷日本的原因。阿正想引進生態養殖,以天然純淨地下海水,讓魚蝦貝類在池裡共生。不想再用傳統方式必須說服阿公,「如果不照他的方法,頂多不講話3天」,祖孫互相磨合聯手將魚塭重新運轉。

生態養殖 經營品牌

有別於其他魚塭,阿正標榜無毒生態養殖蝦,漸漸有市場區隔,但「生態養殖理念很棒,投入成本很高,末端售價較高,問題在於賣而不是在於生產」,他思考著如何跳脫以往只求量,轉變成以質為重的產銷模式,品牌經營勢在必行。「通常小農都很保守,多少錢做多少事情,可是產業就是這樣,你不修正就沒機會」。阿正全力打造品牌「好蝦冏男社」,用自身故事行銷,到台北擺攤,去學校或企業演講,一點一滴推廣理念,從只賣出一斤蝦開始,銷售漸好,產品逐步拓展通路。

品牌有知名度,阿正做起更大的夢。他大學就讀休閒觀光系,曾參觀各地觀光產業,很多都不在黃金店面或鐵三角,「像屏東牡丹灣,比我們更深山,一晚要價1萬、2萬元,為什麼它可以有人?」阿正認為手機的普遍造就偏鄉發展,每個人都可隨時搜尋資訊,導航到任何地方,「魚塭觀光」是新契機。一開始這個奇想不受長輩認同,「對在地人而言,這是他的日常生活,有什麼好看?但觀光不就是我在販售我的日常?」,阿正確信想法可行,想了很多如何讓魚塭變好玩的方式,從一兩個散客接待起,愈來愈多人來。

當遊覽車來到他們的魚塭,鄉親都驚呆了,以往村子出現遊覽車,都是進香團來。遊客下車後,阿正教大家使用蝦籠:「這個網子就是平常魚蝦吃飯的碗,上面灑一些飼料,等一下它們就會來吃飯。」,人手一個籠子興高采烈走在魚塭小徑,下網、投飼料、等待,不管有沒有抓到蝦,大家笑成一團;在魚塭體驗抓蝦之後,遊客再被帶去至餐廳,各式好蝦料理端上桌,完全沒有招架之力。這裡好吃又好玩,讓觀光客一車一車來,最多曾經1天來了300多人。

旅行業者 登門合作

以往都是被跳過的點,到現在有旅行社一起合作,「好蝦冏男社」已經是雲林著名的觀光景點。最近1個月,網路上被搜尋了將近3萬次,這是以往阿正不敢想像的事情。當遊客絡繹不絕,附近的魚塭同業有些也會羨慕,阿正對他們喊話:「你們需要好的價格,我需要好的產品,我來幫你找到用好的價格銷售好的產品」,努力說服大家一起加入產銷班,「只要人進物出,變成一個產業鏈,這邊的青年人就有就業機會,他們更願意留在農村」。

回鄉打拼,到現在剛好滿10年,阿正已經是青年返鄉創業的典範,但還是有遺憾。經營不斷拓展,負債永遠大於資產,當初跟阿正一起合夥的好友,也許到了該拆夥的時候。老一輩都說,要跟誰不好就跟他合夥做生意,阿正切身體會:「創業是一條不歸路,誰堅持到最後誰就贏。」

人生本來就有失有得,一把抱起剛睡醒的女兒,阿正邊哄邊說:「我回來沒賺什麼錢,還欠一堆債,最大的資產就是這3個小孩。從出生到長大,我們沒有離開她們身邊超過24小時,我們一直形影不離」。平時就帶著孩子一起去餵蝦,她們用飼料養大蝦子,也用蝦子養大了自己。長大後孩子會有自己的想法,但已不再像阿正當初那樣難以抉擇。阿正想要打造一個讓年輕人可以回來的家鄉,讓孩子可以留下的家,這是他回鄉時許下的願望,現實沒有磨掉初衷,現在他還走在原來的道路上。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