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間燒 駒澤博司 揮灑陶土中的城市風景

出版時間:2018/05/11

笠間燒從早年廚房粗陶器皿發展至今,因廣納各地陶作者,因此風格相當多元,像是作品洋溢南歐風情的駒澤博司、紋路細緻猶如剪紙的山路和夫都是代表作家,在笠間燒作品裡,能看到自由創作的各種可能。
報導╱沈軒毅 攝影╱高大鈞、齊佑誠

馬泰拉系列是駒澤博司的大型作品。
馬泰拉系列是駒澤博司的大型作品。

經過北大路魯山人故居春風萬里莊,順著小路往下走一會兒,彎入駒澤博司的工房,院子裡聳立著好幾座「樓房」,是呀,這不就是他著名的馬泰拉系列,怎麼就這樣隨意放置,有些生了青苔,樹芽甚至穿了進去又長了出來,不著痕跡的與自然融為一體,就像一座城市。
駒澤博司的作品幾乎不上釉,展露土的質地,總是有著旅行、畫、書寫的概念,還有城市裡的風景,像是水彩畫,又帶點中國山水、花鳥風格。駒澤博司笑著說:「我可不是美術大學的喔,上的是一般法律學校,因為參加學校社團(陶藝研究會),去了備前集訓,沒有上釉藥的陶器,我最早接觸到的是備前燒,還受繩紋土器影響。總之,沒有上釉藥的東西,土的質地,都令我著迷。」

在笠間工藝之丘可買到駒澤博司的作品,8000日圓(約台幣2200元)。
在笠間工藝之丘可買到駒澤博司的作品,8000日圓(約台幣2200元)。

在工房裡,處處是駒澤博司的創作。
在工房裡,處處是駒澤博司的創作。

類似水彩畫般的圖案刻畫出城市風景。駒澤博司
類似水彩畫般的圖案刻畫出城市風景。駒澤博司

他早期燒陶還是避免不了釉藥,但遷居到笠間後,下定決心往後只燒無釉的作品。在陶器表面塗上一層白化妝土,是常見的製陶技法,他說:「有一天塗的時候,突然覺得好像在別的地方見過,燒好後,才想到跟石造房子以石灰刷白的方法一樣。後來有人跟我說義大利有個城鎮有這樣的建築,是中世紀的山岳都市,所以我就去了一趟,一到嚇了一跳,好像我的作品變成了一個城鎮。」他口中的義大利城鎮就是Matera馬泰拉,以石窟穴居聞名,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人類居住地之一。
駒澤博司露出老頑童的笑容說,但只做素燒作品,應該沒有人會買吧,所以他開始彩繪「城鎮」,讓作品披上色彩,愈來愈樂在作畫當中。
我發現一個盤底陶土部分剝離,還以為是不小心摔到破損,「隨著時代經過,陶器會失去光澤變得沉穩,這就是陶器的特性,我們稱之為經年變化。」他說:「比方說現在做的東西,過了一千多年後,可能會變得更漂亮、沉穩,但是我沒辦法等一千年,所以我做的是經過經年變化的東西。因為我性子急,沒辦法等一千年,你懂嗎?不親眼見到會不甘心,因為我根本就也活不了幾年了嘛。」

一組咖啡杯或茶杯,價格多半要1萬多日圓以上。 駒澤博司
一組咖啡杯或茶杯,價格多半要1萬多日圓以上。 駒澤博司

山路和夫以剪紙手法賦予陶器雅致外型。
山路和夫以剪紙手法賦予陶器雅致外型。

剪紙般的花樣看起來相當高雅。山路和夫
剪紙般的花樣看起來相當高雅。山路和夫

山路和夫剪紙融合陶藝

在工藝之丘,我遇到了另一位笠間燒大師山路和夫,他的作品散發剪紙般的雅致細膩,山路和夫說:「我作品的裝飾特色就是剪紙,剪下來之後貼在素陶上,然後把泥土弄乾淨,撕掉以後再重複相同的步驟,完成整體花樣,所以我為作品命名時,一定會先加上『剪紙』兩個字。」
除了和風器皿,山路和夫也創作西式器皿,即便如此,裝飾也全都是以紙型做出來的。他說:「貼上一小片戳了很多細孔的紙型,再上顏色,然後撕掉紙,進行裝飾,大概需要3次,才能達到這樣的質感。」我實際摸摸看,果然器皿上的花樣是凸起來的,這也就是紙的厚度。
山路和夫說:「這個就像織品、染織品的技法一樣。用紙型去呈現織品、染織品的技法,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在做的,日本也不例外,台灣應該也有吧,稱之為『型染』的技法。像在印尼峇里島也有型染,我把這種技法轉換到陶藝上。至於花樣的靈感來源,像是日本和服上的花樣,如果直接用來創作會顯得太過日式,所以我把峇里島花樣或伊斯蘭瓷磚上的花樣,還有在台灣故宮看到的裝飾品花樣等,輸入到自己的腦中,再憑重新變化,創造出獨創的花樣。」這種剪紙般的手法,據稱是日本only one呢。

西式器皿是山路和夫的最新創作,2萬5000日圓(約台幣6875元)。
西式器皿是山路和夫的最新創作,2萬5000日圓(約台幣6875元)。

【相關資訊】

●笠間工藝之丘 茨城縣笠間市笠間2388-1 +81-296-70-1313
可購買駒澤博司、山路和夫、三瓶明子作品
●大津晃窯 茨城縣笠間市手越68 +81-296-72-4323
●桧佐陶工房 茨城縣笠間市下市毛43-1 +81-296-72-0198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