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粉一周吃一次 大談咖哩哲學

出版時間:2019/06/03

撰文:鄭嘉恩 攝影:張子健
浪漫是一種感覺,而能夠令徐鴻銘(阿銘)30多年來持續如沐春風的,是極重口味的咖哩。阿銘從事幕後工作,飲食作息不定時,如果要量化他對咖哩的熱愛,阿銘說 :「1星期至少找時間吃一次」。浪漫是你忙得不可開交時,仍會預留時間給自己鍾情的事。

Anjappar餐廳的特色熱門套餐110港幣(約440元台幣)。
Anjappar餐廳的特色熱門套餐110港幣(約440元台幣)。

天大地大,食物之多,為何偏偏是咖哩?「大家小學都有訂便當的經驗,那些便當全部都是沒味道的,菜無味、飯無味,連肉都可以是無味的,但在眾多的垃圾食物之中,唯獨咖哩的重口味可以讓你吃完整個便當。」從此,每次發便當的時候,阿銘都期待咖哩的出現。

簡單一碟咖哩都包含數10種香料在裡面。
簡單一碟咖哩都包含數10種香料在裡面。

大學的時候,阿銘初次和同學到香港重慶大廈吃咖哩,這算是阿銘對咖哩文化的啟蒙。「當時就像到了印度一樣,不管是店裡的裝潢、手寫的菜單、環境氛圍,甚至看到印度裔客人用手吃飯,每樣東西都好像充滿故事,等你去發掘。」那一次,開啟阿銘對咖哩文化的追求,一發不可收拾。

阿銘找來印度朋友一起尋覓正宗的印度咖哩。
阿銘找來印度朋友一起尋覓正宗的印度咖哩。

宗教影響 飲食文化

阿銘說,一般香港人都誤會了咖哩,真正的咖哩,其實沒有一種特定的煮法,沒有特定的香料,甚至沒有薑黃粉。「咖哩在印度的意思就是將好多香料一起煮,所以印度的咖哩是每家每戶都是不同的,基於個人的習慣、家庭的信仰、或是部落的文化都會影響咖哩的味道。」阿銘說,咖哩是千變萬化的。
因為印度人宗教的關係,大多不吃豬牛,而為掩蓋羊肉的腥騷味,用大量重口味的香料煮出的醬伴肉吃,於是有了咖哩的出現。印度的咖哩,是由數十種植物香料煮出來的醬,所以咖哩不會是單一的味道,而是循序漸進又多層次的味道。
然而在印度人的家庭中,很少人會使用咖哩粉或薑黃粉。當地農業盛產,每家每戶都會有大量不同的香料,紅辣椒、薑、丁香、肉桂、茴香、肉豆蔻、黑胡椒等,隨手拈來,煮出來的咖哩都是獨一無二。
在追求咖哩文化的路上,阿銘大部分的時間都感覺孤單,但是只要堅持,也終會遇上對的人。

咖哩這條路,永遠都是孤獨的。
咖哩這條路,永遠都是孤獨的。

阿銘和Sri Kishore在工作中認識,Sri是印度人,二人經常結伴吃咖哩,而Sri更成為阿銘的印度維基百科。Sri說,在地的印度餐廳,一般會提供數碗不同的咖哩、蔬菜或羊肉,搭配白飯和酥餅,而且餐盤上多數會用荷葉墊底,方便清理。眾所皆知,印度人用右手進食,箇中原因,原來是為了保持人與自然的關係。Sri說:「我們堅持人要與食物保持緊密的交流,當你用手進食的時候,手的觸覺會帶動刺激人的消化系統,而這種交流是最直接有效感受食物本身。」

阿銘(左)和印度人Sri,二人經常結伴吃咖哩。
阿銘(左)和印度人Sri,二人經常結伴吃咖哩。

印度人Sri認為用手吃,手指尖可以啟動消化系統。
印度人Sri認為用手吃,手指尖可以啟動消化系統。

傳統印度餐廳通常會設有可洗手的地方。
傳統印度餐廳通常會設有可洗手的地方。

延生出 異國新吃法

「咖哩的奇妙之處是它懂得演變和進化。」阿銘認為哲學之於咖哩,在於它可以融入不同的文化之餘,又會衍生出當地的獨特口味,產生另一種當地的咖哩文化,恰如李小龍的一句,「Be water , my friend 」。
「像馬來西亞咖哩,多用椰漿和芭蕉葉;泰國咖哩基本上分紅咖哩、黃咖哩和綠咖哩,劃分不同辣的層次;而日本咖哩就會偏甜,喜歡加入果泥;香港就為了配合快餐的文化,直接加入辣椒油,方便又快捷。」阿銘眼中的咖哩,可以演變、可以進化,並完全走進食物文化的世界熔爐之中。
阿銘說鍾情咖哩,不只是小時候記憶中的味道,更像是一本翻不完的書,每次吃都是新的一頁,新的味蕾衝擊,新的體驗。「可以在體驗的過程中,認真地交流、學習,了解背後的文化,在食物之中領悟做人的道理,這就是我的浪漫。」


資料照片
資料照片

【相關資訊】

Anjappar Chettinad Indian Restaurant
香港尖沙嘴萬事昌廣場2樓202號舖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