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皮嫩肉:我如何治療失眠(黃哲斌)

出版時間:2020/06/24

我失眠八、九年了,試過各種緩解方法,至今時好時壞。
年輕習慣晚睡,總要摸到半夜兩點,才肯熄燈。等到兒子上小學,我每天一早六點半掙扎起身,提供晨喚服務,張羅早餐,恭送少爺出門。於是,我的睡眠時間被夾殺,往往沉睡未久,就被鬧鈴驚醒;年久月深,經常睡不安穩,淺寐兩小時就醒來,天殺的睜眼到天亮,所幸如今不必通勤上班,乾脆等妻兒出門再倒頭補覺。
因為不想吃藥,我試過許多方法,泡熱水澡是一招,溫泉湯尤佳。可惜,家中泡澡不便,也有點浪費水資源;退而其次,戒除消夜、避免睡前飲酒,這些都略有佳效,但需長期自律,且成效不穩定,依舊易醒難眠。
有時,實在睡不著,索性凌晨四、五點起身穿衣,摸黑出門跑步,通常沁涼宜人,還能看著城市甦醒的模樣,也是塞翁失馬。
最近,我終於聽從專家建議:睡前一小時不碰手機、拒絕任何聲光媒體,改為閱讀紙書,算是成本低廉的妥貼良方。

莫讓手機掌管一切

並非每本書都能擔當此任,小說較不宜,尤其情節性強、容易吸收的推理或中短篇,只會讓你越讀越清醒;最好是故事性不太濃,著重論理或分析,文字有點門檻、資訊有點飽滿的非虛構書籍,然而又要夠精采,不會讓你翻個兩頁,就想逃回手機螢幕的溫暖懷抱。
隨手列舉我的睡前書,像是《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六百多頁的越南近代史,其實很好讀,不過,當你的大腦歷經一整天活動,電池容量僅餘紅色殘格,那些陌生的地理與人名,那些部族戰爭、帝國殖民與政治競合,足以將你推入印度支那色彩的夢境。
或是法蘭岑散文《地球盡頭的盡頭》,他對賞鳥的熱情執著,連續十頁塞滿你未曾聽聞的鳥類學名,各種羽毛色彩、生活習性的文學描述,活像是催眠師的耳邊低語。或傅爾曼巨作《窮人》,他以二十五年採訪生涯,記錄全球各地窮苦群像,殘酷真實,逼人直視,然而他的嘮叨反思,幾近自苦辯證,彷彿講台上來回踱步的焦躁老教授,讓你在窘迫中感到昏沉。
這些精彩而厚實的書冊,讓我每晚翻過一座又一座大山,在山脊間緩慢推進,在山坳裡不支睡倒,隔天再繼續蝸步攀爬。重點是,務必放下手機,盡可能不要帶進臥室,至少記得打開勿擾模式;若有需要,另外買只鬧鐘,莫讓手機掌管一切。
萬一仍舊輾轉難眠,還有兩條路,一是去看睡眠門診,二是穿上球鞋去跑步,跑累了,總能睡著。

黃哲斌╱自由撰稿人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