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剖白】「可教化」成免死金牌 這些法官這樣看

出版時間 2017/01/01

近年來最高法院常在死刑案件中,以「仍有教化可能性」、「非屬《兩公約》最嚴重犯罪」兩大免死金牌,讓被告逃過一死,但其實不少基層法官並不認同,已經退休的法官陳晴教就認為,法官在做判決的時候,「誰能知道被告1、20年之後有無教化可能,他會不會真正改過?」也有法官對於「有教化可能」能不能真的被鑑定出來,感到疑慮。
 
已轉任律師的前法官鄭光婷點出,其實有無教化可能性是一種不確定的概念,多數法官會委託專業鑑定人員鑑定,但鑑定標準因人而異,且被告大可演戲騙倒鑑定人員,獲取一線生機,「將審判繫於此不確定的概念,真的很危險」。
 
高雄一名資歷逾30年的法官指出,以日本的制度來說,遇犯罪情節重大、被害人數眾多的狀況下,被告有無教化可能性,絕不在量刑考量範圍,「現在最高法院不分情節輕重,一律考慮被告的教化可能性,難怪會被外界指摘已實質廢死。」
 
另有不具名法官不諱言指出,最高法院動輒用「查明有無教化可能性」、「是否屬《兩公約》最嚴重犯罪」,作為發回理由,二審法官若想讓案子儘速定讞,的確只能曲承上意,順著最高法院意見寫判決書。
 
法官蔡志宏表示,當他審理到慘忍剝奪他人生命的嚴重犯罪時,如果被告寫信來懺悔,他考慮的份量是極低的,「不能因為你會感到後悔,就不考慮你犯行危害的嚴重性,我們也很難知道,你這個懺悔是不是真心誠意的懺悔」。
 
他指出,多數廢死團體認為死刑制度本身即屬違憲,唯一有權解釋《憲法》的大法官,應針對此議題做出相關論述;此外也有法官認為,是否廢死不是司法問題而是政治問題,蔡英文政府應儘速清楚表態。(法庭中心/綜合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曾文欽(右起)、蔡晶晶、曾智忠, 都因「可教化」逃過死刑。資料照片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