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掛保證電子圍籬合法 慘遭基層檢吐槽

出版時間 2020/04/09
法務部長蔡清祥。資料照片
法務部長蔡清祥。資料照片

立法院司委會今討論政府以國安為由用電子監控系統追蹤手機是否侵犯人權,因為近來武漢肺炎疫情居家檢疫者,遭疫情指揮中心要求提供手機號碼追蹤定位,若居家檢疫者離開被劃為電子圍籬的住處範圍,警政系統就會收到通報,挨批侵害人權,法務部長蔡清祥今提出的專案報告稱,電子監控符合《個人資料保護法》的公共利益條款而無違法。

但律師徐仕瑋和多名基層檢察官都認為法務部刻意忽視、規避《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規範,企圖混淆視聽,並質疑,若依照法務部邏輯,法務部會支持檢察官為了辦案的公共利益,跳過《通保法》向法院聲請的相關程序,直接依照《個資法》以地檢署名義向電信業者調取民眾發話位置的通聯資訊嗎?
 
立委孔文吉質詢指出,當公共利益凌駕個人利益時,政府的手段也不能毫無節制,而政府用電子圍籬監控居家檢疫者、確診者行蹤是否合法?法務部長蔡清祥回答,電子監控是合法、合憲,手機只是做定位、電子圍籬,並沒有涉及個人資料、個人隱私,已屬侵害最小的方式。
 
法務部還指出,疫情指揮中心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第58條規定「主管機關對入、出國(境)之人員,得施行下列檢疫或措施,並得徵收費用:四、對自感染區入境、接觸或疑似接觸之人員、傳染病或疑似傳染病病人,採行居家檢疫、集中檢疫、隔離治療或其他必要措施。」同法第48條也提到「中央主管機關得就傳染病之危險群及特定對象實施防疫措施;其實施對象、範圍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法務部認為,運用電子圍籬智慧監控系統是為維護全體國民的生命權,符合《憲法》第23條規定,為避免緊急危難,而對於受隔離或檢疫者之自由權及隱私權予以限制,且未逾比例原則。
 
至於蒐集手機定位資料是否違法?法務部報告堅稱「不會違反《個資法》」。

報告提及,《個資法》雖未明確將位置訊息列為個資,但國發會曾有函釋認為位置訊息屬於個資,因此適用《個資法》,而《個資法》規定公務機關使用個資必須是為執行法定職務,而非公務機關蒐集個資,則必須是為增進公共利益或防止他人危害等特定目的,因此疫情指揮中心為了防疫,基於法定職務要求居家檢疫者透過手機設定電子圍籬,並委託電信業者配合,未違反《個資法》。
 
但多名基層檢察官指出,法務部此舉架空了真正規範電訊問題的《通保法》,有檢察官表示,《通保法》中明確規範,通信記錄是指電信使用人使用電信服務後,電信系統的位址、信箱、通話時間或位置資訊等記錄。就是因為「電信位置」屬於《通保法》保障,因此檢警偵辦刑案需要查詢當事人手機定位,都必須依照《通保法》提出聲請。
 
有檢察官質疑,若依照法務部邏輯,法務部會支持檢察官依照《個資法》,跳過《通保法》向法院聲請的相關程序,直接以地檢署名義向電信業者調取民眾發話位置的通聯資訊嗎?因為檢警辦案也是為了公共利益,如果法務部對此的答案是否定的,那法務部就不應該在此議題上魚目混珠。
 
而律師徐仕瑋也指出,《個資法》反而沒明確規範電信位置是個資,法務部卻在專案報告內避談電信位置屬於《通保法》規範一事,企圖用《個資法》混淆視聽。 
 
徐仕瑋指出,不能僅扣上公共利益的大帽子,就恣意蒐集、濫用個資,而棄《通保法》不顧,否則若以法務部邏輯,檢警還需要《通保法》嗎?徐仕瑋質疑,公共衛生、公共利益不能無限上綱,即便在武漢肺炎疫情之下,行政機關要求居家檢疫,但查緝方法除了設下手機電子圍籬,還有許多其他方式,例如加強門戶查緝、臨檢等,即便社會成本較高,但相對較保障人民隱私,而使用電子圍籬雖然方便,但對人民隱私侵害顯然較大。
 
徐仕瑋強調,比例原則要考量手段的侵害性,在有替代方案的情況下,應該選擇侵害性較小的方案,而非單純選擇便利的方式。若想要避免外界質疑人民隱私遭侵害,政府修法賦予電子圍籬在武漢肺炎情況下有明確的法源依據,或是直接由總統頒布緊急命令,讓電子圍籬於法有據。
 
而立委周春米質詢時提到,疫情指揮中心壓力很大,要做與不做之間也很辛苦,她希望還疫情指揮中心一個公道,因為人民個資若遭侵害,法院仍然有救濟程序,司法院副秘書長葉麗霞也同意。
 
立委賴香伶則質詢表示,對居家檢疫、隔離者,應在通知書上註明政府會取得手機資訊來定位,且法務部是否應修正特別條例,由法律明確授權因應特別防疫目的,讓行政機關和電信業者在一定期間內蒐集利用特定個資,藉此取得民眾信任?法務部長蔡清祥答詢表示,衛福部會增訂同意書內容,至於特別條例有沒有需要修?我們會在適當的機會提出建議,但有時候修法、立法緩不濟急,更重要的是執行。

對於電子監控的居家檢疫者的適法性爭議,法務部官員解釋,《通保法》是針對犯罪行為的規範,無犯罪行為不能適用《通保法》。為防治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而居家隔離、居家檢疫的人沒有犯罪,所以不適用《通保法》,而是適用《傳染病防治法》、《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及《個資法》,刑事法與行政法概念應予區分。
 
而主管機關依《傳染病防治法》先命令隔離或居家檢疫,再以發給的手機或居家檢疫的人提供的手機號碼,以接收該手機訊號的基地台涵蓋範圍確認他們有沒有離開居家,是輔助人力的措施(即所稱的電子圍籬)。而該手機訊號資訊,依《個資法》主管機關國發會過去的函釋,要受《個資法》規範,而當個人資料蒐集的特定目消失或期限屆滿時,依法蒐集的權責機關應主動或依當事人之請求,刪除、停止處理或利用該等資料。且依《個資法》規定,公務機關為了防疫的特定目的、在執行法定職務必要範圍內,可以蒐集、處理或利用個人資料,這都是有法律依據。
 
至於政府傳送簡訊、給手機訊號曾出現在各大熱門景點基地台涵蓋範圍者要求其自主管理,是透過「災防告警細胞廣播傳染病警示訊息發送系統」,以廣播方式,將訊息同時傳送給特定區域內的所有4G用戶手機,僅能得知手機訊號所在的基地台範圍,並無法辨識手機持有人,應該不是蒐集個人資料,與居家檢疫使用的電子圍籬不同。
(吳珮如/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13:49
更新時間:20:34(法務部官員解釋內容)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