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春噩夢2】嫩妻怨「遇人不淑」 徐立德控260字簡訊「不堪入目」

出版時間 2020/06/24
徐立德和陳怡伶當年恩愛,街頭閃吻的畫面不再。資料照片
徐立德和陳怡伶當年恩愛,街頭閃吻的畫面不再。資料照片

總統府前資政徐立德與再婚妻子陳怡伶2016年情變,雙方互提離婚、給付生活費等官司纏訟至今,雙方往返書信、簡訊也因此成為呈堂證供,只不過當愛已逝,徐立德解讀陳女傳給他長達260字的「四字詩」抨擊「不堪入目」,但一審法官卻指內容「用心侍奉,反被虎傷...遇人不淑,不勝唏噓」等,看不出哪裡「不堪入目」。

徐立德為舉證與陳女年齡差距37歲,價值觀歧異過大而漸生齟齣,似乎也顧不得面子,把雙方相處的過往端上檯面,其中最特別的就是陳女傳給他的「四字詩」,陳女細訴自己在徐臥病時悉心照顧他,最後卻「被離婚」的委屈,並抱怨徐令人失望,徐則解讀這些訊息內容「不堪入目」。

款款四字詩 怨懟君忘昔日情   

陳女的「四字詩」長達260字,她寫道:「病榻之時,床前侍奉,怡伶親為,不擾令郎,用心侍奉,反被虎傷, 前塵往事,細細回憶,真情實感,付諸流水,遇人希淑,不勝唏噓。…」

此外也提及徐立德當時投資的公司名列「巴拿馬文件」,其資產遭質疑的心情和自己被媒體報導的心情相比,「報導栽贓,已成定局,巴拿馬案,文件曝光,實為醜聞,世所矚目,將心比心,感覺如何…」,當雙方愛已成往事,徐立德看不見陳女的怨懟,只看見陳女踩著他的痛處要他將心比心,內容「不堪入目」。

徐嘆造化弄人有情無緣 盼望倩影存心

但法官從第三人角色閱讀,並不認為這些簡訊內容「不堪入目」,反而認為徐另寫給陳女的書信,雙方的婚姻並非無法挽回:「我體會到妳對我的關心,心為之碎。無奈造化弄人,我倆有情則無緣,萬般無奈,但在我這一生中,將盡其所能使妳生活尊嚴而快樂」、「萬一法院有所決定,盼能彼此尊重,下筆之時淚不自主流下,事情無論如何發展,妳將永存我心,天涯海角,我盼望還有我們的蹤影」。

一審法官因此認為雙方年齡差距及爭執的起因,不是婚姻難以維持的理由,且是徐主動搬離住處造成分居的一方,不能以此為由訴請離婚,去年2月判徐敗訴。
 
但徐立德離婚態度堅決,提起上訴後,二審認為雙方分居期間都沒有積極修補婚姻,也沒有改善分居窘境的意願,導致互不相見,難以期待2人日後相互扶持繼續經營婚姻,婚姻確已名存實亡,雙方都有責任且程度相當,去年9月逆轉判准2人離婚。

陳女不服上訴,全案由最高法院審理中。(梁雅雯/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 《蘋果陪審團》 粉絲團】

出版時間:09:02
更新時間:20:39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