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大學霸控性侵 酒店店長出面回應

出版時間: 2020/09/29 23:24
更新時間: 2020/09/30 00:25
男公關朱智德指控遭酒店店長性侵。劉耿豪攝

曾代表台灣維新參選第10屆立委的台大學霸朱智德,指控遭男酒店店長性侵,店長聯繫《蘋果新聞網》出示不起訴處分書,指當天兩人都有喝酒,後來朱智德跟他勾肩搭背,他心裡疑惑朱是什麼意思,便詢問朱:「要不要去玩一下?」朱回答好,兩人就在休息室發生一夜情,事後兩人還擊掌道別,檢方也對他不起訴。

朱智德聽聞店長的聲明後表示,他並沒有跟店長勾肩搭背,在休息室外並無肢體接觸,也沒有聽到店長詢問「要不要玩一下」,他堅稱在休息室內發生的就是性侵,並非店長所說的一夜情,監視器畫面中是顯示揮手道別,並非擊掌,店長擷取監視器中有揮手道別等行徑想顯示他意識清晰,但他認為自己是在震驚下禮貌地揮手道別。

朱智德長期提倡「性工作合法化」,也曾在競選期間走訪紅燈區,錄製影片表達「性工作合法化」的想法。他接受《蘋果新聞網》專訪指出,早先他便有從事酒店工作的想法,今年5月間,他在交友軟體上看到網友提供酒店職缺,好奇之下便詢問。

朱智德跟該名網友詢問後才發現他就是該店店長,當天就去面試並上工。他詳實地在個人臉書記載男公關的工作日記,內容提及店長驚訝於他的高學歷,還有他觀察到如何提升社交技巧等酒店職場的生態。不過,工作不到一個月,他就在臉書寫道,他在酒醉後遭店長性侵。朱害怕工作不保,也擔心旁人的眼光,後續才在友人的陪同下前往警局報案、驗傷,並到地檢署提告。

不過,對於朱智德的指控,店長聯繫《蘋果新聞網》,出示不起訴處分書。店長表示當天兩人都有喝酒,後來朱智德跟他勾肩搭背,他心裡疑惑朱是什麼意思,便詢問朱:「要不要去玩一下?」朱回答好,兩人就在休息室發生一夜情。事後兩人還擊掌道別。

店長更反問如果真的是性侵,隔天朱為什麼要正常來上班?又為何是在事發後6天才提告?他指出,監視器畫面也顯示朱智德可以正常走動。

店長懷疑朱智德挾怨報復,他表示曾多次聽聞朱與客人、同事處不來,才會判斷他不適合繼續工作,因此才會在事發後第二天下午傳訊息開除他,當晚朱跑到店裡找他,要求再給他一次機會或做完這星期,店長不願妥協,朱就問他怎麼算資遣費,店長認為他工作不到一個月,還在試用期內,因此僅給予1千元車馬費。

對於店長指控朱智德狹怨報復,朱智德也反駁道,店長傳離職訊息的時間是上午,若店長早就聽聞他跟客人、同事處不來,為何不早點開除他,選擇在性侵得逞後才開除,讓他不禁懷疑是吃到了就丟掉,不想讓他繼續待店裡的理由。

不過,朱智德提告指出,店長利用他酒醉後意識不清,假借要談事情,他不疑跟進休息室,後來店長將燈關了並鎖門。偵訊時,檢察官詢問他有無問店長為什麼要關燈?有沒有表達不想要?朱表示印象中兩人沒什麼講話,或語無倫次,當時他醉到難以表達言語,也沒力氣,但他心裡是不想要的。他也表示,當時能行走,可是腦袋不清楚也難以思考。

不過,店長出示的不起訴處分書顯示,檢察官勘驗監視器畫面,認為朱智德還可以自行行走,難以認定朱處於爛醉、意識不清狀態,雖然朱在庭訊時稱「腦袋沒辦法想事情」,但檢察官認為這僅能顯示他精神疲憊,難以和意識不清或難以表達拒絕劃上等號,由於缺乏其他積極證據佐證,因此認定罪證不足,而給予店長不起訴處份。(王怡蓁/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18:11

更新時間:23:14(更新朱智德回應)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