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女瞞男友當傳播妹 毒咖啡包索命!藥頭慘了

出版時間: 2020/11/14 19:42
更新時間: 2020/11/14 20:06
傳播妹喝酒並服毒咖啡包,突抽搐後暴斃。示意圖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台北一名鍾姓傳播妹,去年底應召前往任姓工程師的住處,用酒配了2包毒咖啡包服用後,竟然全身抽搐、撞得遍體鱗傷,送醫不治,任男因涉嫌提供毒咖啡包,違反《藥事法》被起訴尚審理中;檢警溯源追出供貨的高姓計車司機,高男否認販毒,卻稱毒咖啡包成本價250元、沒賺給任男一包350元,法官認定高男營利賺差價,以2次販賣三級毒品給任男共牟利1200元,判處8年有期徒刑。

鍾女本從事按摩業,為了多掙點錢家用,瞞著同居男友兼職當傳播妹,去年底她幫男友過完生日後,接下這起應召工作,沒想到一去不返。

檢警調查,家住新北市新店區的任姓工程師(50多歲),透過經紀公司找鍾姓傳播小姐到府服務,他提供鍾女2包毒咖啡包,鍾女配酒服用後,突在床上扭曲、抽搐、不由自主的全身翻騰,還摔落床下,撞得全身多處瘀青。

任男見狀抱緊鍾女,但根本抱不住,當時帶著鍾女前往任男住家的女公關,一度以為鍾女自己嗑太多藥,用手機拍下影片傳回經紀公司打槍,要求經紀公司再派小姐替換鍾女,由於鍾女情況一直沒有好轉,任男等人見情況不對將她送醫急救仍不治身亡,而當初女公關拍下的影片,意外成為任男提供毒品的重要事證。

任男到案否認提供咖啡包,檢警一度以為任女是否接太多客持續用藥導致,但法醫研究所的檢驗報告,確認鍾女身上驗出高濃度的PMMA(副甲氧基甲基安非他命,俗稱強力搖頭丸),且因過量死亡,另外在任男的尿液及血液中,也驗出微量的PMMA,案情急轉直下,今年2月間檢警前往任男家中搜索,發現還沒用完的咖啡包,甚至連洗過的酒杯也驗出微量的K他命。

檢警從鍾女同居男友及其室友的證詞,確認鍾女未到任男家前,身體狀況正常,她死亡當天還是男友的生日,她幫男友過完生日後才去兼差傳播妹前往任男住處,當天載她的計程車司機也證稱,鍾女很正常,看不出異狀。

而陪鍾女前往任男家的女公關也證稱,當時她確實見到任男拿咖啡包給鍾女施用,一開始見到鍾女出現狀況,還以為是鍾女自己的問題,才會請公司再派人來替換,最後檢方以任男違反《藥事法》供應禁藥致人於死罪起訴,目前正在法院審理中。

另一方面,檢警也溯源追查毒品來源,查獲任男透過微信與一名暱稱「♥暗中觀察♥老闆如何」的男子碰面買毒咖啡包,檢警鍥而不捨的過濾路口監視畫面,找到代號「♥暗中觀察♥老闆如何」是1名平時以開小黃為職業的高姓男子。

檢警查出,任男在去年12月中旬與高男連繫,在新北市統一超商天闊門市前,以1萬元向高男購買2-氟-去氯愷他命1包(5公克),以及摻有4-甲基甲基卡西酮成分(俗稱喵喵)的毒品咖啡包5包,今年2月17日,雙方又在任男住處碰面,再以1萬元向高男購買含多種新興毒品成分的毒咖啡包6包。

高男到案後,坦承2度拿毒品給任男並各收取1萬元,但否認販售毒品獲利,辯稱他以取得毒品時的原價給任男,沒有從中賺取價差。

然而不知高男開庭時迷糊了還是數學不好,他供稱毒咖啡包成本價每包250元,但又說給任男時每包的價格為350元,法官因此確信高男販賣第三級毒品營利,依2次販賣三級毒品給任男,判處應執行8年徒刑。(呂志明/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