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轉警職 鑑識達人藍錦龍用科學讓嫌犯俯首認罪

出版時間: 2020/12/05 14:00
更新時間: 2020/12/06 12:49
藍錦龍尋找瓶罐上發現的可疑指紋痕跡。林泊志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宜蘭縣政府警察局鑑識科股長藍錦龍,在宜蘭警界中被稱為「藍博士」,曾是成功大學地球科學研究所博士班學生,但他毅然半途轉行,投入警界,並以他在學術研究的專精及謹慎的辦案態度,歷年來參與重大刑案偵辦不計其數,屢屢建功。曾獲警政署第一屆鑑識楷模的他,走入校園讓刑事鑑識扎根,近年更協助多件陳年冤獄案件,以客觀事實及科學推理方法,從昔日證據中,找出新的蛛絲馬跡,取信法官,讓冤案能獲得重審機會。藍錦龍認為,客觀事證能替罹難者申冤,更不會讓人含冤。

今日熱門:【獨家】女警暗地啜泣揪惡狼警 硬載去摩鐵狂伸鹹豬手

投入警察工作逾20年的藍錦龍,笑說從警只是偶然。他說,因舅舅是警察,從小他就知道警察工作及待遇不錯,家人也鼓勵他從警,但他高中時因成績不錯,未把警察工作列入考量選項,然而當年大學聯考,他考的不甚理想,最後選擇重考。重考那年,他除考上成功大學地球科學系,而他在家人鼓勵下,也順利考上警大刑事系,但最後選擇到成大就讀。

求學時,師長對他相當肯定,他一路順利從大學讀到博士班,原以為要畢業後會投身教職,求學期間他也完成教育學程,取得教師資格。然而讀到博士班三年級時,雖學分已全數修完,剩論文還沒完成,但當時的他卻思索著對未來往學術發展,有著不確定性之虞。

他坦言,當時因年紀、兵役及工作等問題困擾著,幾經苦思長考,適逢當時因發生白曉燕命案,警政署擴編刑警鑑識人員人力,他偶然從報紙上看到中央警察大學學士後警官班招生廣告,抱著姑且一試前去報考,竟一試中第,他便從原先從事教職生涯的規劃,轉投警界發展。

在警大求學時,因他擁有理工背景,除課堂上的各種刑事偵查課程外,他課餘便自修鑑識相關的書籍。大三時即順利考取刑事鑑識特考資格。畢業後,他分發至當時的台北縣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業務組任職,隔年因警局鑑識單位擴編,他得知後便毛遂自薦且順利請調到鑑識組工作,展開他刑事鑑識生涯。

2003年他因妻小請調回故鄉宜蘭,在宜蘭縣政府警察局鑑識科任巡官,協助偵辦案件,其中2005年間台北商人周聖主命案,其車輛廢棄置在南方澳漁港內。案發時,雖鑑識人員已完成採證,但當天他正好休假,翌日上班後,當時刑警大隊長請他,再到現場勘察,經他仔細採證,果真讓他在駕駛座車窗內緣發現一檳榔渣,經比對後,正是有檳榔癮的嫌犯朱文峰所有,提供給辦案人員做為證據,使得朱男最後俯首認罪。

因他於勘察現場及採證方面相當細心,每份勘察報告寫的相當詳實,取得長官與承辦檢察官信任,自此案後,每有重大刑案長官都會指定要他到場協助,並做成完整的分析報告,協助案件偵辦。

2006年間羅東獅子王PUB槍擊案、同年5月16日2名老獵人遭分屍命案、同年6月16日江姓、陳姓情侶遭殺害棄屍命案、2007年間街友遭2名街友殺害案、林姓女街友遭性侵棄屍案、台鐵大里車站列車對撞案、2008年李姓女童遭虐死水泥封屍案等重大刑案,他全都參與,因他積極認真,獲長官、同仁、檢察官的賞識與信賴,2008年更獲選警政署第一屆鑑識楷模,近年還參與台鐵普悠瑪新馬站翻覆案及南方澳斷橋案等重大案件調查。

「只要基本功做好,遇到重大刑案才能知道哪些是重點!」藍錦龍說,剛踏入鑑識工作時,除把學校所學的鑑識知識活用,當時長官要求嚴格,要每名鑑識人員在採證完畢後,書寫分析研判報告,並向同僚簡報,由眾人指正,從中找出自己的盲點與不足,如今已內化成為他的工作日常。

「一定要自己寫分析研判報告」、「寫勘察報告是最基本的」,藍錦龍認為,鑑識人員到現場採證完畢,一定要親自撰寫分析報告,透過書寫,才能重新思考全案,一發現不足處,可立刻補拍、補採,將事證鞏固完整,也能培養對於案件的邏輯推理及分析能力,成為日後鑑識工作的重要養分。

「看得懂現場,就能幫助偵辦人員縮小範圍,用現場跡證,讓嫌犯百口莫辯!」近20年鑑識工作的歷練,藍錦龍透過每次勘查現場不斷累積經驗外,更用耐心及細心,找出蛛絲馬跡,讓事證說話。

「現場血跡的分布,可了解速度與行進方向,進而推測行兇所使用的凶器」,藍錦龍說,法醫雖可讓檢察官、法官了解死因、成因,但鑑識人員在現場採證時,更可以發現的事證,還原案發時可能發生的情況,以利現場的重建,把採集到的證據,做成詳細的分析報告,更可讓檢察官有更多的研判資料,讓嫌犯認罪,「若沒有詳加說明,照片還是照片,檢察官不一定全都看得懂」。

儘管偵辦案件不計其數,但藍錦龍坦言,調回宜蘭後,仍有3件命案未破,包括2003年間礁溪匏崙山區的游姓男子焚屍案及2004年底蘇澳林姓男子遭刺背死亡與2005年初在冬山鄉成興路黃姓婦人遭刺背死亡案,迄今並無足夠事證能揪出兇手,這3件他銘記在心,是他最大的遺憾,也因此,他時時會提醒自己,在每次現場採證中,要更加嚴謹,不能錯過每個破案、揪兇的關鍵。

藍錦龍說,每名鑑識人員除本職學能外,平時更應多參加研討會、講座,吸取新知,有助鑑識能力、品質的提升,他坦言,國際知名的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對他影響甚大,只要一有相關研討會、課程,他排除萬難都會前往聆聽。

因當年美劇CSI影集流行,加上吹起李昌鈺旋風,學生們對於刑事鑑識有著高度興趣,包括東吳、台大法研所、台北大學法研所、嘉義大學通識中心、法律扶助基金會、高雄大學財經所及新竹曙光女中、司法官學院、甚至監察院等,陸續邀他到校園演講、講課及專題報告。在擔任東吳大學講師第2年,學生人數爆滿。他坦言,雖然每週課不多,講師費也不高,但他仍會自編教材,更不辭辛勞通車北上,到校園內講課,課堂中,他也會輔以實務經驗,與學子們分享,讓學生們對於刑事鑑識有更深一層認識,讓科學鑑識的觀念向下扎根,讓其他非警界學術單位優秀的人才有機會能選走刑事鑑識體系。

藍錦龍說,在大學校園教課期間,學生們常提出五花八門的各種問題,在一次演講結束後,有學生主動與他討論,最後才知道是冤獄平反協會正在處理的的案件,也成了他參與冤獄平反的開始。

「壓力主要來源是工作倫理!」藍錦龍說,起初廢死聯盟主動與他接觸,最早接觸的是鄭性澤一案,當時欲請他擔任鑑定人,但他坦言,因該案有警員遭殺害,他憂心若參與鑑定會引來過多紛爭,成為警界批判對象,最後只好婉拒,但他不吝提供專業意見提供參考。

「照片判讀需要經驗及鑑識專業!」像是台中后豐大橋女師墜落命案與台南歸仁雙屍命案,藍錦龍受邀進行鑑定,從昔日偵查過程中留下的資料,重新找出新事證。像是后豐大橋一案,藍錦龍便以自身地球科學的專業,透過照片,逐一比對、計算陳屍地點的石頭大小,找出陳屍與橋墩相對位置與距離。至於台南歸仁雙屍命案,亦是從當年留下的陳屍照片,發現死者背部血量多,胸前血跡少,建立行兇先後,戳破兇嫌的供詞,甚至還當庭秀出一把蝴蝶刀,推翻原本「奪刀」殺人的說法,用客觀事實推翻2人行兇的論點,讓法官做出無罪判決。

「用客觀事實找到公平正義,以現場跡證替死者說話!」藍錦龍說,他將鑑識工作當成事業在經營,他十分重視鑑識專業與警察形象,他強調,若他受肯定,代表警察鑑識受肯定,「我沒有比較厲害,大家可以跟我一樣,幫檢察官法官釐清犯罪事實,替審判品質盡一份心力」,讓台灣不要再有冤案發生,「(用科學鑑識)還原事實,用客觀事實,打擊犯罪、還人清白」。(突發中心林泊志/宜蘭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