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純情男砸百萬供養女議員 贈1克拉定情鑽戒慘淪工具人

更新時間: 2021/01/15 19:44

(更新:新增族人多不知女議員的婚姻狀況)

以形象清新著稱的花蓮縣女議員田韻馨,遭爆隱暪已婚身分,自前年起陸續向一名單身男性支持者借款上百萬元,還大方收下一克拉的定情鑽戒!

《蘋果新聞網》接獲南投蔡先生爆料,他自2019年4月起與田韻馨曾數度出遊,在LINE對話甜蜜互稱「親愛的」,她還曾牽手、擁抱甚至親吻他臉頰,直到同年10月議員補選開票揭曉當天,他才知道原來她根本有老公!他前後匯款給田女52次逾百萬元,慘淪工具人,目前還為田女揹負90萬元債務。他心碎之餘,去年4月決心斬斷情緣,討回借款,對方卻藉故拖延,直到上月底約定還錢最後期限前,竟遭她嗆聲「我是拿著刀逼你借錢嗎?」前後判若兩人,他憤而決定揭穿其「假面」。

田韻韾昨受訪時直指自己已婚、育有一子,並坦承與蔡姓男子有債務關係,但強調絕不會賴帳,至於愛情騙子的指控,她堅稱一切都是對方「一廂情願」。

《蘋果》今揭露這起偽單身交往爭議後,田韻馨神隱,手機不接。但她的三伯田貴實說,依照部落傳統習俗,結婚要殺豬宴客,但田韻馨沒殺豬、沒宴客,按照他的認定,這樣是不算結婚的。言下之意,族人多不知道田女已婚。

花蓮山地原住民議員田韻馨(45歲),原本從事網路直播主,對從政興趣滿滿,曾兩度參選花蓮縣議員、一次選花蓮縣秀林鄉長,但都落選,直到2019年原議員許淑銀因案解除職權,田女打著「改革」口號參選補選,成功入主議會。

45歲仍單身的蔡男,則因擔任遊覽車司機時,全台跑透透,喜歡看田韻馨直播且密集留言,兩人互留LINE並開始私下往來。

蔡男表示,他曾詢問田女是否單身,田女先聲稱自己離婚,後來在LINE上說自己「沒有結婚」,但有一個小孩。他以為她是單親媽媽,但因兩人談話情投意合,他不介意。

2019年4月18日,當時兩人還認識不到一個月,田女首度跟他借錢,透過LINE語音留言「你那邊有錢借我一下嗎?因為我要繳信用卡,我真的擠不出一點錢了,可以幫忙我一下嗎?拜託」,當時月薪只有4、5萬元、家無恆產的他,二話不說直接問她「差多少?」第一次就匯6萬元借給田女。

2019年7月,兩人約在台中第一次見面,關係變得更緊密,他還帶田女逛街買衣服,田女回去後,他以LINE私訊她「請問您給追嗎?」田女回「嗯」,蔡男追問「所以我們現在關係是男女朋友?」田女又回「嗯」。蔡男以為在這次告白後,兩人即算正式交往。

確認兩人關係之後,兩人透過LINE聊天時,更以「親愛的」互稱。兩人對話親熱互動,看來像極了愛情。

蔡男表示,田女曾說因為自己的議員身份,沒辦法與他有太親密的稱呼,但在LINE上面這些稱呼都是有的。包括田女在選舉期間曾以LINE私訊他「親你臉」,蔡男也開心回「美女議員親我」;田女還傳「抱一下」等親密貼圖,蔡男追問「那你的愛甚麼時候給?」田女則回覆笑臉,並說「每一天每一秒」。

蔡男認定與田女就是男女朋友關係,在金錢上也慷慨付出。他指出,田女和他交往期間常以「繳卡費」、「車貸湊不出錢」等理由向他借錢,他也非常樂意幫忙,每次都匯1到3萬元不等,只要田女開口借錢他幾乎都有求必應,就算當下沒錢,也會想辦法調錢,甚至向親人借,最多一個月曾借出高達29萬元。

蔡男還抱怨,田女主動找他除了借錢,還把他當工具人,曾直接開口問「你有平板嗎?給我用」,他也馬上回「我把資料清理再給你」。

田女還會點菜說要吃土產,如:「我想吃台中中區的旗魚鬆」,要他買給她吃。

在蔡男認知,兩人在交往期間,有牽手、抱抱的親密動作,田女還親過他的臉頰,雖未曾發生過關係,但雙方也論及婚嫁。他去年農曆大年初三時,還送給田女一只要價10萬元的1克拉鑽戒作為定情物,連戒圍尺寸都是田女去銀樓量完回報給他的。

蔡男表示,原本兩人的未來看似一片光明,但2019年10月底田女補選議員當選後,當天他特地從南投趕到花蓮恭喜她,她卻在慶祝晚會場合上,當著他的面向鄉親指著孩子的父親說:「這是我老公,有什麼事情可以找他」,讓坐在台下的他相當難堪,也初次覺醒自己被騙,認為田女明明自稱沒有婚姻,卻又對外說有老公。

但每當他質疑這點時田女都以「為孩子著想」為由搪塞,要他不要在意來安撫他。讓這段關係又持續了近半年。

2020年4月,蔡男認為田女沒有處理好婚姻關係,雖然每次都說好好處理,卻和他漸行漸遠,他覺得兩人沒有未來,不想繼續下去,決定斷了這段情緣,同年5月要求田女清償欠他的債務。

他拿出匯款紀錄說,前前後後總共匯款52次,借給田女113萬8千元,這些是帳面上有紀錄的。田女曾承諾在選委會退還競選保證金時會還錢,又說拿到選舉補助款時要還,但是沒有還過一毛錢。其他像吃飯、買東西、活動代墊費用,甚至買戒指的錢,他都沒計較。如今田女不還錢,讓他除揹負親友借貸,還欠下40萬元車貸,目前總共負債90萬元,他還沒有跟她要利息!

最讓他生氣的是,「她質疑我借她錢是有目的的,如今感情得不到才逼著還錢」。

蔡男表示,他多次赴花蓮要求見面,田女藉故拖延,都以選民服務中避不見面,在他不斷要求下,田女才承諾會在去年12月31日前、連同鑽戒一起歸還,但當期限快到時,田女還是沒有消息,他擔心田女不還錢,再次要求確認,田女竟翻臉嗆聲「沒有人欠錢一次還的」、「我又沒拿刀抵著你,是你心甘情願借錢的」,他這才看清她的真面目。

蔡男說,他曾聯繫田女所稱的「丈夫」想討回債務,對方卻說,田女所作所為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不會幫她還錢,要蔡男自己找田女。

蔡男有一次為了母親膝蓋問題,若動刀要花10萬元以上,要求田女儘快還錢,卻被田女回嗆「找你家人威脅我,你還有什麼招數」等語,讓他無法接受,「難道借錢比較大?」

蔡男心情沉重表示,「這已經不是錢的事了,這是道德問題。」他指田女從頭到尾都在欺騙他,在她還沒選上時未清楚說明婚姻狀況,現在關係決裂了,要她還錢時,她硬是要把風向導向是「感情因素」,他氣憤說:「要爆料給《蘋果》,就是不希望再有人被騙!」

《蘋果》本周以來多次撥打女議員手機都無人接聽,14日直接前往田韻馨議員服務處拜訪,終於找到本人。她一臉無奈表示,她已婚、與丈夫育有一子,不可能再去接受別人的感情。

對於與蔡男的關係,她稱,當年大家都是朋友,因她長期從事社運抗爭沒有錢,有這位大哥願意資助也很感謝,但對方後來態度越來越奇怪,她為避免對方有非分之想,就逐漸遠離他。至於兩人的借貸,她強調,曾經口頭借的錢她絕不會賴,不過實際積欠金額有多少,她還要再去查郵局匯款單。

但她也反控對方,曾在她主動要求調解時不聞不問,也曾跟對方協調分期付款,都遭對方拒絕。那時她剛補選上議員,正全力衝刺為民服務,遇到這事情她也很無奈,只能見招拆招。

她受訪時態度強硬,對於記者要求可否在採訪過程錄音、錄影,一概拒絕。她強調,若對方有不實言論傷害她,她也會訴諸法律為自己爭取權益。

對於田女的說法,蔡男不滿指出,當初他贈送田女鑽戒時,就告知希望她趕快解決與孩子父親的感情問題,她卻推說「不是這麼簡單」,如果是他一廂情願,她可以拒收鑽戒,也不需要瞹眛地問他:「是否喜歡她這樣的政治女人?」。

他拿出雙方LINE對話截圖反擊田女,當初是她表明自己「無婚,有一個小孩」,現在才聲稱已婚,根本是玩兩面手法,欺騙他的感情。到目前為止,10萬元的鑽戒還在她手上,他還提供地址要求她寄回,田女雖說好,但他始終沒有收到。

對於田女指控是他拒絕調解,蔡男解釋,當時他確實曾經拒絕上調解委員會,是因為認為雙方私下解決就好;某次田女剛好去埔里出差,雙方相約見面,他2天共等她10個小時,田女始終未現身,還騙他「人不在飯店內」,這叫不聞不問嗎?面對田女揚言提告,蔡男說,他所說的言論都有證據,他不擔心被告。

東海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張峻豪說,不管是地方議會民代、或政府官員,在資訊時代,地方議員受到監督力道增加,即便雙方對話說詞說得通,但事件爆發後在網路或媒體發酵的後續發展,才是真正衝擊的開始。他建議有心從政的人,還是要謹言慎行,否則很簡單的感情事件,處理不好,也可能丟掉官職,後續妥善處理最重要。」

彰化師範大學公共事務與公民教育學系副教授劉兆隆則指出,單就Line截圖很難推斷雙方來往關係,成年人都有交往自由,第三者很難去做評論,若雙方單純為借貸就是民事糾紛,若是政治獻金,就《政治獻金法》走,不能因為田女擔任民代 ,有公眾形象義務,就賦予她過多的形象壓力。(地方中心張喆喜、田兆緯、鄧惠珍、突發中心王文傑/南投、花蓮連線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