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單親媽控議員硬上後騙交往 罵「渣男」反吃官司

更新時間: 2021/02/24 20:55

新北一名「英粉」單親媽2019年常上臉書PO文幫民進黨拉票,民進黨籍基隆市議員張秉鈞加她好友後,兩人曾相約喝咖啡、看電影,不料,事後這名單親媽控訴張秉鈞藉口看完電影疲累,到她家借宿,卻趁機性侵她。單親媽還出示錄音,指張男曾為此向她道歉,還在臉書披露此事,罵張男是「渣男」,最後檢察官考量兩人曾短暫交往,認定張男罪證不足,反依妨害名譽罪起訴單親媽。

相關新聞:遭單親媽怒控性侵 基市議員張秉鈞:司法已還清白盼紛擾落幕

張秉鈞受訪表示,他先告這名單親媽妨害名譽,她才提告性侵,目前性侵案他已獲不起訴處分確定。他說:「我一開始就跟她說如果有做錯、犯法,就來告我,把所有的錄音跟對話記錄都提供給司法,由司法來還彼此清白。」

張男指出,這名單親媽要求他撤告,但在妨害名譽案開庭時,他跟律師一同出庭,原想給對方機會,但她在法庭上堅稱沒做錯,也不願和解,「那就交給司法來判斷,我不可能撤告,如果她再不斷放話,我不排除提告加重誹謗。」

指控張秉鈞性侵的單親媽接受《蘋果新聞網》採訪,她自稱以前是英粉,經常在臉書上為民進黨拉票,也結識一群網友力挺民進黨。2019年8月張秉鈞以個人臉書帳號加她好友,隨後經常找她聊天,都尊稱她為「姊」。

單親媽回想當時兩人的相處就像是一般朋友,她說張男經常看她的發文,並詢問她的狀況,她曾告訴張男,她是一個單親媽媽,要照顧一個孩子,不想談感情,張男當時表示沒有交往意圖,因此兩人便繼續網友關係。10月間,她到基隆出差,期間與張男喝過一次咖啡,她稱那次也像一般朋友般相處,她便放下戒心。

單親媽說,直到11月8號,張男邀請她看電影,在西門町連看了兩部電影後,已經凌晨3點了,她很想睡覺,要求張男趕快載她回家,但到家時,張男稱他也很累、很想睡,還說要在車上睡,當時她不好意思讓一名議員睡在車上,且恰好小孩不在,便好意問他要不要睡在她家沙發,張男立刻答應,跟著她進屋。

單親媽表示,張男一進門,便問她有沒有酒喝?硬是要她陪喝酒聊天1個小時,還自爆他都是先發生性行為才與對方交往,她開始覺得不對勁,但隨後張男便摟抱她,將她一把抓住,強脫內褲無套硬上,她當時不知為何全身無力,只能一直哭泣,事後張男表示喜歡她,一時太過衝動。

單親媽控訴,當時她搞不清楚張男是否在追求她?有沒有喜歡她?因此沒第一時間驗傷,直到2、3天後擔心染上性病,才與張男聯繫,要他拿出身體檢查報告,後來張男出示身分證,說他早已單身,還說要跟她交往。

11月15日兩人又再度見面,張男表示如果沒辦法決定要不要交往,就退回朋友關係,單親媽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被性侵了,當下哭了,請張不要傷害她,但苦於沒有留下任何證據,單親媽稱當時就被張欺騙交往。後來她越想越不對勁,確認自己遭到性侵,又不想把事情鬧大影響總統大選,便一直聯絡張男,想私下尋求和解。

單親媽說,直到11月22日,張男提出分手,她才驚覺不對,短短幾天,張男就提分手,張連她在哪裡工作都不知道,兩人也沒有留下合照,她認為根本是被騙交往,才回頭找19日兩人見面時的行車紀錄器錄音,根據錄音內容顯示,她質問:「所以⋯所以⋯我被人家硬上了,我還是要脾氣很好?」張男則回稱:「這是我的⋯唉⋯沒有啊!妳不用脾氣很好,這是我的錯,我認錯,一切都是我的錯,我道歉!我至少覺得我真的很認真想跟妳相處,我本來也很期待禮拜五可以跟妳見面。」

直到23日兩人又見面,單親媽向記者出示錄音檔案,張男稱:「坦白講我現在真的沒有辦法跟妳和好,因為和好沒有兩天,妳又會覺得我怎麼樣怎麼樣,然後又會犯了相同的輪迴。」單親媽:「你如果真的對一個人有感情不會上了她十幾天後就甩掉這個人,你根本從頭到尾都是只是在裝而已,你只是一時的獸性,你一直在掩飾你的獸性!」

張男接著說:「坦白講從那天我們發生完關係後我就儘量不要去碰到妳,就是怕有這種的問題出現,我希望兩個人在一起就開心好好在一起,我不想改天突然怎麼樣了,之後又說什麼我又對妳做了什麼事。那現在這樣子好了,對不起,就雙方可以話就好聚好散,那,妳希望我怎麼做?」單親媽:「你不是已經?還要怎麼做?你不是就是惡意上了人家還要把人家甩了嗎?」張男:「妳到底要我怎麼做?妳剛剛就是說要我賠償你醫藥費還有精神賠償嘛!對吧!」

後來單親媽向時任立法院院長秘書郭松穎及中央黨部主席特助兼辦公室主任洪耀南控訴遭張秉鈞性侵,但未獲得積極回應。她認為自己被性侵並誘騙交往,因此提告妨害性自主及恐嚇。

張男接受檢察官偵訊時,坦承與這名單親媽發生性行為,也曾在2019年12月17日與她通電話時稱:「就把所有對話記錄公布出來、看妳兒子到底能不能接受他媽媽的事情」等語,但否認性侵及恐嚇犯意,辯稱如果她真的被性侵,事後為何留他過夜?隔天還幫他準備牙膏牙刷?並強調,兩人確實有交往,但對方一直懷疑他是否真心,要求賠償。

檢察官認定,這名單親媽曾傳訊給張男表示雙方情同意合,且兩人互動與一般性侵被害人事後避免與加害人來往的模式有異,甚至曾表明是合意性交,因此難以認定單親媽遭性侵害。另外,檢察官認為張男被控恐嚇的言論,只是希望公布對話記錄來證明沒有性侵對方,難以認定有恐嚇意圖,因此將他不起訴。

不過,單親媽受訪時稱,她沒有第一時間揭發張男性侵,是因為單純以為張男真的是一時衝動,真心想交往,更擔心提告會影響總統大選,但事發一個月後,張男不但沒有和解意願,還在她投入感情後封鎖她,她才會貼文揭發張男犯行,沒想到竟因貼文中提及張男是「渣男」等語,反遭張男提告妨害名譽並起訴,而今年2月18日新北地院開庭辯論時,她兩度聲請公開審理,對方卻堅持要求閉門審理。

單親媽說:「我被性侵後遭誘騙交往,還被告妨害名譽,為何這社會能允許司法追殺被害人,這是民主國家嗎?」她邊說邊哭,表示如果沒有小孩、沒有牽掛,她可能已不在這世上。她說:「希望不要有下一個受害者,我希望選民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單親媽認為,與政二代議員在司法上對抗,很難得到公平的對待,因此對張秉鈞喊話,要求他撤告,不要以刑逼民,否則她不排除將公佈與本案無關,但與基隆市民權益更有關係的錄音檔。(王怡蓁/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0:05

更新時間:20:53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