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鐵出軌】事故現場令搜救人員震驚 27年資歷消防員:睡不著不敢吃肉

更新時間: 2021/04/07 16:01

台鐵太魯閣發生意外事故,造成50人死亡、210人傷。馳援救災的基隆市搜救隊在當天下午2時許抵達,參加救援的小隊長張峻騰昨天(6日)回憶指出,從事消防工作27年,第一次知道何謂屍橫遍野,太多的遺體躺在鐵軌旁,任務結束至今,好幾個晚上都睡不好,腦袋只要想起當時的搜救場景,就不敢吃肉。另外,新北消防局特搜大隊組長周祐陞表示,車廂像是被轟炸過,罹難乘客被擠壓變形,相當怵目驚心。

今日熱門:【獨家 】冏!被歹徒海放看不到車尾燈 高雄警砸3.5億OUT老爺車

據悉,基隆市消防局16人,外加義消5人共同組成21人的搜救隊,搭乘救災車輛6輛及攜帶各式救災裝備器材包含,軍刀鋸、空拍機、軟式擔架、油壓破壞組、砂輪機等器材前往花蓮救援。

搜救隊抵達後,現場指揮官副大隊長蘇元鏞指示,由小隊長張峻騰等6人先進入隧道。昨天(6日)張峻騰接受《蘋果新聞網》訪問表示,他們先架梯依序爬上列車車頂,在沿著車頂朝隧道前進,原本只是沿車廂搜索,這時無線電傳來命令,要搜救隊直奔第7、8車廂,那裡有為數不少的民眾需要救援,搜救隊6人從第6車廂下來,便徒步沿著軌道前進,沿途有看見蓋上白布或屍袋的遺體,空氣中充斥血腥味與機油味道。

張峻騰指出,他們在黑暗的第8車廂中,利用身上的頭燈,發現1具女性遺體卡在凌亂的座椅中,身軀已扭曲變形,隊員小心的將遺體放置到屍袋,然後循著車廂用手將其他不明的屍塊撿起,陸續裝進屍袋內,當時他在想,這些人很可能發生甚麼事都不知道,就突然死亡,他一定要好好送這些罹難者最後一程,儘量能讓遺體完整,一塊都不能少。

張峻騰強調,以往參與搜救任務,難免接觸罹難者遺體,遺體幾乎保持完整,但這次的救援,他感到不可思議與害怕,隔著屍袋用手搬運,感受不到遺體的完整,他甚至無法判斷是在觸碰遺體哪個部位。

事發至今已第4天,張峻騰說,晚上一闔眼想到當時的情景,就無法好好睡,還不敢吃絞肉,經歷過空難、地震、國道走山等救援,這次的台鐵搜救任務,他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遺體,過程中他很想哭,卻只能強忍眼淚繼續搜救與搬運。所幸基隆市消防局有辦理心理諮商,他也建議年輕的搜救的隊員不要讓自己陷入過往漩渦,畢竟消防員是在幫助人,是在做好事。

同樣參與救援的新北消防局特搜大隊組長周祐陞說,當時接獲新北市長侯友宜指示,要新北消防局第一時間派遣各式車輛及60名警義消前往花蓮全力支援太魯閣號救災的行動,當天大約在12時許就抵達場救災,看見太魯閣號1至3節車廂在隧道外,4到8節車廂都清水隧道內,周祐陞立刻率領其他大概十餘名人員,帶著重裝備進入車廂內救援。

周祐陞表示,其實進入車廂內第一眼看去就像是被轟炸過的感覺,裡面就是斷垣殘壁,然後外加它的艙體,第六節車廂及第七節車廂也是脫離的,然後相距的距離大概是三十米,中間的鐵軌也都不完整,四處都是鐵塊、碎石或是碎片,從第六節車廂進入內部,接下來就是看見許多的乘客被擠壓變形,還有更多人的組織到處失散,車廂內也有沒有生命跡象的患者被椅子壓在下面,畫面相當怵目驚心。

之後再走到第八車廂只剩下右側火車殼,左側全部被削掉,完全看不出來車頭,接著開始進行搜救任務,由於現場是鐵路隧道內相當狹隘,救援空間有限,搜救相當困難,許多大型機具也無法進入隧道內,只能在救援操作上選擇機具都是比較小型,加上沒有光源,車廂內又有柴油味、血跡味,空氣流通較差,這都會影響消防員救援。

周祐陞表示,印象最深的是在第六節車廂內,當時有在車廂內發現一位小妹妹已無生命跡象,請消防員用屍袋將他包裹內運出車廂,之後又在第六節車要走到第七節車廂的鐵路時,在鐵路的破片殘骸裡面又發現兩位沒有生命跡象的患者,其中最嚴重的在第七節車廂,其中一位沒有生命跡象的傷者,因為嚴重擠壓,導致臉部變形,又困在茶水間內,使得救援更加困難,當時出動更多的隊員,才順利將他從車廂內拉出,這些救援都是讓印象深刻的過程。

周祐陞指出,比較擔心的是隊員患有創傷壓力症候群,許多年輕的隊員沒有接過這樣重大的事故,如此多的死亡患者,腦中就會出現很多的幻想,相信他們的壓力也是相當大,消防局會做更多的輔導,讓年輕的消防員紓解壓力,更希望消防員的家屬能夠多陪伴開導,畢竟救人、救災就是消防員的天職。

事發當天原本休假的花蓮縣特種搜救大隊長簡弘丞說,起初僅以為是單純車禍,先請特搜隊同仁準備出勤,當抵達現場後,情況一片混亂,輕傷患者正在疏散,由於整列火車幾乎支離破損,利用雙節梯登上車頂,沿著車頂,緩緩逐步前進到第六、七、八節車廂。

「到達第六車廂時,裡面非常慘,到處是屍塊、血水,許多民眾被拋飛,倒臥在地,更有1具小孩的大體吊掛在車廂內。」簡弘丞指出,雖然曾參與過0206花蓮大地震搜救工作,可是慘烈的情況遠遠比不上太魯閣翻覆脫軌的意外。

簡弘丞說,最慘的第八節車廂裡,所有人呈現堆疊的狀況,傷者或罹難者交錯堆疊,只能移動罹難者大體,才能救出傷者。由於救援初期,救援能量不足,只好忍痛放棄救「黑卡(已明顯死亡者)」,優先搶救還有生命跡象的重傷患者。

簡弘丞也說,因為傷者實在太多,台鐵派了4趟車,協助運送傷者,隧道內夾雜的柴油味、血腥味及屍臭,加上空氣污濁,幾度快撐不去,「可是想到救傷是我的職責,仍是咬牙苦撐。」

簡弘丞還說,隧道內燈光不足,經過第七節車廂時,聞到撲鼻來的血腥味,用手電筒及頭燈照射,得知車門處還卡著1具大體,「直到新北市的學長使用破壞器材卸下車門,才順利讓大體脫困。」

「原來剛走過的地方都有屍塊」,簡弘丞說,不少同仁當晚回家後,只要闔上眼睛,當天的慘況浮上心頭,根本睡不著,連續幾天還出現恍神、放空的情形,長官也已安排心理諮商師輔導,希望同仁能盡快走出陰霾。(突發中心潘志偉、戴之聖、高鈞麟/綜合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