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讀判決】國民法官設立「檢辯協商」程序,有何用意?

出版時間 2021/04/08
花蓮地方法院提供
花蓮地方法院提供

作者:一起讀判決

在一般刑事案件中,當檢察官起訴被告後,會把起訴書、卷宗跟證物都移交給法院。接下來,法院原則上會先傳喚被告、通知檢察官及辯護人到庭,進行準備程序,確認跟審判有關的事項,像是被告認罪還是否認,對證據能力有沒有意見、案件中有那些爭執點、那些是檢辯雙方不爭執的事項、雙方要調查什麼證據等等。

原則上,起訴之後的公訴檢察官和辯護人,都只會在法庭上碰面,由法官主導準備程序,協助雙方整理爭點及不爭執事項。

國民法官在準備程序之前,新增了一道程序:檢辯協商。

依照國民法官法第5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辯護人因準備程序之必要,宜相互聯絡以確認下列事項:

一、檢察官起訴書記載之犯罪事實、所犯法條及被告之陳述或答辯。

二、本案之爭點。

三、雙方預定聲請調查證據項目、待證事實,及其範圍、次序及方法。

四、雙方對聲請調查證據之意見。

為了準備【準備程序】,國民法官法希望檢察官跟辯護人可以自己先聯絡討論一下,對接下來要進入準備程序中一定會處理的事項,雙方聯絡確認。至於,檢察官跟辯護人怎麼聯絡,條文並沒有規定,反正就是相互聯絡,要打電話、寫電子郵件,還是請辯護人到地檢署,檢察官去律師事務所討論,應該都沒有不行。

接著,第51條第3項又規定:法院認為適當者,得於準備程序期日前,聯繫檢察官、辯護人並協商訴訟進行之必要事項。

也就是說,法官也可以在準備程序之前,先聯繫檢察官跟辯護人,協商訴訟進行的必要事項。既然法官都找檢察官跟辯護人了,這裡的協商可以說是準備程序的準備,只是沒有在法庭上進行。

這裡的協商同樣沒有拘泥於形式,不一定要在法庭上進行討論。依照國民法官法第50條第1項本文規定,準備程序之進行,除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外,應於公開法庭行之。

這也是比較特別之處,因為刑事訴訟法並沒有規定,準備程序要公開,但國民法官法明文規定除非有例外,原則要公開。另一方面,國民法官法新增的法官介入協商訴訟程序必要事項,並不是以開庭形式,既然不是準備庭,也就沒有公開的要求。

協商可以做很多準備程序的準備工作,但協商只是為了協助準備程序,最終就準備程序應該確定的事項,還是要到公開的法庭上確認。因此,協商結果,並沒有拘束力。在協商過程中提出主張後又改變想法,到準備程序變更協商時的意見,都是可以的。

總結來說,國民法官法要求檢察官跟辯護人在起訴之後,最好先聯絡討論一下,法官覺得適當時,也可以自己跳進來,拉著檢察官跟辯護人協商,可以說是準備程序的準備。但協商並不在公開法庭進行,目的是為了協助後續準備程序的順暢進行,並不是要作成最終決定。協商過程中的共識,對檢察官跟辯護人都沒有拘束力,所有準備程序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到法院公開的準備庭上完成。

※本文由 一起讀判決 授權轉載。

※針對時事想闡述專業法律見解嗎?歡迎來稿蘋果日報法庭中心。


一起讀判決|台義跨國爭親權 大法官廢棄最高法院裁定的4大理由
一起讀判決|台義跨國爭親權 大法官廢棄最高法院裁定的4大理由
出版時間: 2022/05/31 15:56
一起讀判決|大法官逆轉空姐搶小孩戰局 爆憲法法庭信任危機
一起讀判決|大法官逆轉空姐搶小孩戰局 爆憲法法庭信任危機
出版時間: 2022/03/21 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