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童顏貴婦砸千萬買舒眠課程 驚!控訴打牛奶針成癮爆哭

更新時間: 2021/04/12 21:53

台北市一名貌美的輕熟貴婦呂女,2018年間經商受騙而壓力過大,夜不成眠,求助醫美診所熟識的醫師劉祥耀。呂女指控,劉男推銷她購買舒眠課程,竟是注射俗稱「牛奶針」的第4級管制藥品普洛福靜脈注射液,3年多來她去了診所至少4百多次、花了2千多萬元打針,今年初因長期神智不清就醫,竟被驗出K他命反應,且診斷出麻醉劑上癮,讓呂女崩潰,怒告劉男涉販毒、過失傷害罪。

相關新聞:牛奶針非治療睡眠障礙用藥 台中醫曾濫用釀3人命

醫師劉祥耀透過診所發出聲明強調,呂女接受的療程都是在呂女強烈要求下,醫師並評估病情後,基於醫療目的提供,診所使用的藥品和劑量,皆不具成癮性,診所也從未主動對呂女推銷或建議任何療程,至於呂女是否在診所以外施用其他成癮藥物,診所無從知悉。對於呂女指控診所害她染毒、詐財並非事實,診所將準備對呂女提告,其他細節涉及司法程序,靜待調查,不便回應。

相關新聞:醫美診所遭控亂打牛奶針害成癮 衛生局調查2大違規可罰最重55萬

43歲的呂女在丈夫陪同下,日前前往台北地檢署按鈴申告。 她表示,今年1月她向警方報案、也向衛生署、衛生局申訴,所有的地方她都報了,卻沒有任何結果,讓她非常難過,只好直赴地檢署按鈴申告。

「我的人生都毀了,我對不起我的父母和小孩,我現在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我的小孩說,媽媽我可以跟你買時間陪伴我嗎?給我一點點好不好?我也病到沒辦法照顧獨居在南部的媽媽,我只是想睡個好覺…,結果變成藥物中毒…。」呂女痛哭失聲,不知自己為何會變成這樣、不知多久才能解除成癮、不知多久才能再懷孕…;丈夫則說妻子和以前不一樣,完全變了一個人。

呂女泣訴,自己原本和丈夫經營珠寶生意有聲有色,但2年多前生意觸礁而情緒低落,晚上都睡不著,所以才向醫師劉祥耀求助,劉的專業原本是婦產科,後來經營醫美診所。

呂女指出,當時劉向她推銷打針可以助眠,打完針就讓她在診所睡覺,每小時的睡眠時間要花3千元到2萬元不等,儲值療程1萬2千元至3萬5千元不等,從未開過收據給她,「打完針後就像是斷片,什麼都不記得」,呂女說,每次醒來神智就不太清楚,甚至曾有離開診所後神智不清,結果被計程車司機拒載的經驗。

但呂女為了睡個好覺,仍常往劉的診所跑,有時睡1小時,有時睡5小時,久而久之成了習慣,長達3年多的時間。呂女說,有時她睡到一半醒來覺得睡不夠,要求劉男給她再多睡一點,劉男竟會要她先給錢,她無法自己掏錢,劉男還會自己從她皮夾、口袋拿錢。

呂女出示雙方的對話紀錄,其中劉男曾在兩人的LINE備忘錄寫明「沒有看到現金絕對馬上拔針」、「今天沒有匯下次來就罰5千」、「如果非要這麼賴皮,以後8點到9點3萬、9點到10點5萬,你要來就來不要就拉倒」,把注射針劑講得猶如辦家家酒。

直到今年1月間,呂女躺在病床上神智不清的時候,被劉男推出診間,不讓呂女繼續睡,加上呂女近期發現記憶力不好、表達能力很差,且時常感到心情焦慮,呂女才決定向丈夫求救,不再找劉男求診,而去大醫院就診,不料抽血驗尿後,竟檢出K他命反應和對麻醉鎮靜藥成癮,「我不抽菸、不喝酒,沒有毒品的朋友!我何來的毒品?」如今還得進行戒癮療程,讓她十分痛苦。

呂女指出,她事後才知道,牛奶針被列為第四級管制藥品,雖然劉男向她解釋,他是婦產科醫師,依法可以使用牛奶針,但她要改善的是睡眠問題,劉男卻把牛奶針當商品在賣,根本已經逸脫醫療範疇,而涉嫌牟利販毒了。

且根據過去有許多案例是因為打牛奶針斃命,她也不是打牛奶針成癮的單一個案,如今呂女的手臂、小腿滿布針孔,都是過去打牛奶針留下的痕跡,她希望相關單位能教育醫師,不要再有其他人因為這藥品受害,她也因此決定出面提告,揭露劉男惡行。

草屯療養院精神科主治醫師黃聿斐則指出,牛奶針(丙泊酚Propofol)是短效麻醉藥,長期使用會因耐受性,導致用量愈來愈大,一旦造成呼吸抑制就有致命危險,因其副作用及風險,丙泊酚並不符合睡眠障礙治療的醫療常規,此外,有麻醉藥物成癮者以牛奶針作為戒癮的替代方法,亦可能衍生新的成癮甚至死亡的結果。(吳珮如/台北報導)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005

更新時間:1716(新增內容)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