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自由的9個小時!劇團女團長路邊喝奶茶 怒控警「濫權上銬押人」

更新時間: 2021/04/23 21:01

教授非洲鼓、手碟樂器、擔任劇團團長,在藝文圈小有名聲的音樂女老師詹慧玲,昨天(22日)上午到桃園市中壢區上課,在中壢火車站後站新興路上被一名騎機車警員攔下查證身分,詹自認只是走在路上喝奶茶,不認為有被查證的必要,因此與警員發生爭執,過程中對警員說「你很蠢」被以妨害公務罪嫌逮捕移送法辦,詹女到晚上才從地檢署出來,氣得在臉書上發文「失去自由的9個小時」怒批警員處置過當。詹女向《蘋果新聞網》表示,將對警員提告不當盤查妨害自由,強迫拿走手機、不當碰觸她的身體涉強制罪及性騷擾。

熱門新聞:【獨家】美魔女畸戀鴻海前主管 諷刺!欠債千萬還任台商聯合會財務長

詹慧玲接受《蘋果新聞網》電話採訪時表示,當時在走路,警員騎機車停在我身旁,她就不能走了,警員劈頭說沒看過她,要盤查身分,但她只在喝奶茶走路為什麼要讓警察知道,而且急著要去上課,但警員不讓她走,覺得警員很沒禮貌,所以才對警員說「你沒有權力問我這問題,真的很蠢耶!」警員就指控他罵人,將她以現行犯逮捕,當街三個大男人把她壓在地上、抬上警車,喊救命都沒人來救她。

詹慧玲說,她到中壢是上非洲鼓的課,每周都會來一趟,到派出所後,同學都來了,確認她的確是來上課的,警員也看了她所有的東西,都沒有不法,但還是要辦妨害公務現行犯。

詹慧玲說,警員在筆錄上寫,因為看她神情緊張所以上前盤查,問她同不同意,我當然不同意,如果警員當時說明那裡是治安重點區,為了人身安全需要知道身分,如果這樣她一定配合,而不是那麼粗暴無禮,隨便攔人,後面衍生出問題讓她沒有尊嚴受盡侮辱,已經請了兩位律師幫忙,會對警員提告,不當盤查妨害自由,強迫拿走手機、不當碰觸她的身體涉強制罪及性騷擾。

詹慧玲在臉書PO文質疑警員,「當時,我不認為我有任何必須回答的理由,於是我拒絕回答他詢問的私人問題,我告訴他如果你要知道我去哪裡,你可以跟我去,就在不遠處,我要去上課,你可以跟我來,再走兩分鐘就會到了,你就會知道我是誰,但我現在不能告訴你任何我的私人資訊。我是女性,你是男性,即使你穿著警察制服,騎著警車,我有權利懷疑你是不是真正的警察,就像你看我走在路上,因為“神情緊張”就合理懷疑我、盤查我、不是嗎?這是公務還是騷擾?」

對此事件,有網友留言表示「感覺好恐怖,莫名奇妙就發生這種事」,有網友痛批「警察要效忠憲法及法律,警察職權行使法不能擺著好看,更不是穿上警服加配槍就可為所欲為、逞個人私慾,那跟強盜土匪有何不同?」、「太扯,有排的流氓,在法規規定,民眾遇到盤查臨檢時可以錄音錄影,這種人就是要毀了他的職業生涯,毫不猶豫。」

中壢分局則說明,中壢區新興路一帶近來發生及查獲多起案件,分局列為治安要點,加強巡邏地區。本案警員騎乘警用機車,穿著制服巡邏,發現陌生臉孔,以委婉的態度依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6條第1項第6款查證身分,其實只要民眾配合提供資料,不要1分鐘即可完成,詹女卻要警員陪同到她工作場所,顯不合常理。在查證的過程中,詹女不配合並以言詞辱罵執勤員警,經多次勸導無效後,依妨害公務罪嫌移送桃園地檢署偵辦。

警政署表示,桃園市政府警察局中壢分局興國派出所葉姓員警執行勤務實施盤查,過程中遭出言辱罵,涉嫌妨害公務部分,該局業依法移送地檢署偵辦中,由檢方接續調查。警政署將賡續加強員警執勤技巧及執法比例原則,兼顧治安維護工作並落實人權保障。

針對此案,桃園地檢署指出,詹女士由中壢分局警方移送到地檢署偵辦,詹女是否有涉及妨害公務的行為,將會調查釐清,檢察官訊問後,認為詹女並沒有強制處分必要,因此予以請回。而詹女指控警方濫權搜索的部分,也會依法秉公處理。

詹慧玲對警員說「你很蠢」這句話是否構成妨害公務?律師邱英豪表示,詹惠玲被中壢分局移送罪嫌應該是《刑法》第140條,對依法執行職務公務員,當場侮辱或對於其依法執行之職務公然侮辱,可處6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千元以下罰金。以過去曾發生的案例,罵人「白癡」、「智障」都會被判,「蠢」是否是同樣意思,可能大家會有不同看法。不過警員認為被侮辱以此進行逮捕所為的強制行為,就有阻卻違法理由,因此詹女現在反告警員妨害自由、強制、性騷擾等可能都不易成立。(突發中心吳詠平/桃園報導)

以下為詹慧玲PO文全文:

失去自由的9個小時

2021年4月22日,我搭乘6點30分,從台中頭家厝火車站出發的區間車到達中壢火車站。8點半左右從中壢火車站下車,在後火車站出站,買了油飯、雞蛋,手上拿喝著奶茶,準備前往650公尺遠的和平街上的排練室上課。

靠馬路左側行走時,途中,被一名身穿警察制服騎著警用機車的男人攔下。

他質問我,內容大致是,我沒看過你,你是誰?你從哪裡來?你要幹嘛?有沒有帶證件?你叫什麼名字之類的問句。

當時,我不認為我有任何必須回答的理由,於是我拒絕回答他詢問的私人問題,我告訴他如果你要知道我去哪裡,你可以跟我去,就在不遠處,我要去上課,你可以跟我來,再走兩分鐘就會到了,你就會知道我是誰,但我現在不能告訴你任何我的私人資訊。我是女性,你是男性,即使你穿著警察制服,騎著警車,我有權利懷疑你是不是真正的警察,就像你看我走在路上,因為“神情緊張”就合理懷疑我、盤查我、不是嗎?這是公務還是騷擾?

他不願意跟我一起前往排練場,繼續限制我的行動自由,繼續詢問重複類似的問題,於是我拿出手機開始錄了以下影片的對話。最後,他搶走我的手機使我無法繼續錄影。他數次對我的身體施加暴力推打、拉扯、強迫我戴上手銬。我抗拒他對我施加的暴力,他把我推倒在大馬路中間,強制壓在地上,掐著我的脖子,我連續持續大聲尖叫喊救命,沒有其他人協助我。他的粗暴,造成我腿部手肘多處瘀青、擦傷、脫皮。

9點多,被三個男性警察上手銬,以現行犯身分送往桃園市中壢區某派出所,上手銬、腳銬限制自由,搜身盤查所有物品、做筆錄。私人物品被扣押,我爭取以電話聯繫同學來派出所看我、並通知律師以及台北、台中的友人。

從我踏進派出所的一刻開始,由於這名在路上盤查我的員警的認定,所有派出所的員警就將我當“妨害公務現行犯”看待,他們語氣不屑、

態度惡劣、口吻輕蔑、怒目相視、暴躁不耐、言語滿是羞辱與鄙視,似乎我就是畜生、人渣、垃圾。我不能碰觸我的私人物品,我說我想要喝水,請他們把我書包的水拿給我,他語帶不耐地說,我怎麼知道你那瓶子裡裝的是什麼?或者不屑怒斥說,“我很忙,請不要浪費動我的時間,快一點好嗎?“是,我帶著手銬腳銬,是要怎樣快一點?六到七個員警圍著“處置”我,我想,是想讓我心生恐懼吧!當我聯絡完朋友,要放手機回桌上的時候,女警懷疑我有錄音錄影,我說沒有,你們可以檢查,但兩三個人又以搶奪拉扯的方式奪走手機。此時我已經被絕對的無法信任,毫無尊嚴可言。做筆錄的時候員警提醒我,不要情緒激動。是,一個大白天在自由民主台灣馬路上行走的女性,無端發生這樣的事件,如何能情緒不激動呢?台灣是警察國家嗎?這位員警的執法,有符合比例原則嗎?合理嗎?

12:00左右,戴著手銬、腳銬上警車,前往中壢分局,在警察局門口下車,因為帶著腳銬,我行動不便,走路緩慢,員警說,快走,站在這裡很難看。手銬、腳銬是他們送給我的,我緩慢走在警察局門口,這樣也有事嗎?在中壢分局,我作了指紋紀錄,拍了犯人照片。在冰冷的拘留室地板躺了大約2.5小時,吃了幾口菜、喝了三杯水。

2:30左右,上手銬、腳銬,3:00左右到達桃園地檢署,進入拘留室的走廊上,站了一排六七位高大的員警,我與其他女性現行犯,關在拘留室內大約3個半小時,直到6點鐘開庭審理。拘留室冷氣非常的強,幾個小時之內我冷到全身發抖,牙齒不停打顫。員警對待我們的方式幾乎就是一貫的粗暴、蔑視、不耐。我說,我眼睛好痛需要眼藥水,他們說不可以,誰知道你藥水是什麼?我說藥水在我的書包,請你們拿給我,我可以在你們面前點眼藥水,他們要我把隱形眼鏡拿下,我說我近視1000度,隱形眼鏡拿起來就看不見了,他說看不見就看不見,我說,現在我沒有人權嗎?他說,沒有!

6點左右,進行偵訊。6點15分左右離開地檢署。離開之前,讓我拿取私人物品的員警不忘用輕蔑與鄙夷的口吻再羞辱我一句,“你最好是沒有犯罪啦”,不爽嗎?去陳情啊!

當朋友詢問我,為什麼被盤查,我找到的理由如下:

我沒有見過你

神色看起來很緊張

我本來就可以盤查你

因為你走在大馬路上

員警做的筆錄上有一個問題,描述的就是,“因為看到她“神情緊張”於是上前盤問。

原來,“神經緊張”是可以被警察當作盤查身份的理由。

我被一名穿著警察服的男人,在人煙稀少的街角攔阻盤查、被限制憲法所賦予的人身自由、被粗暴無禮的拉扯、碰觸、傷害身體、被搶奪手機,導致無法錄下在公眾場所、光天化日之下發生的男員警對待女性人民的粗暴行為。

因為一名穿著警察制服的男人的騷擾與阻撓,我失去了9個小時的人身自由、身體受傷、尊嚴盡失、蒙受羞辱、無法工作、無法上課。

我能怎麼辦呢?

晚上6點的地檢署檢察官詢問的結果是,他們要回去查證。

我必須等待查證結果。

《蘋果新聞網》對網路傳聞,會查證真假及調查真相。

這則新聞,我們做了以下查核:

●警方回應

●地檢署說法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