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柔道童昏迷】冷血教練裁定羈押禁見!父控「台灣司法死光」結果翻盤

出版時間: 2021/04/24 23:25
更新時間: 2021/04/27 14:41

(新增:教練裁定羈押原因內文)

台中市7歲黃姓男童學柔道才上8堂課,被學員、教練在90分鐘內過肩摔27次昏迷,黃父認為兒子與死神拔河,就是在等教練的一句道歉;因男童父母已提告重傷害,台中地檢署昨傍晚傳喚,教練指稱讓學員練習互摔,沒想到會出意外,檢警已查扣現場相關的監視畫面,考量教練無逃亡之虞,未做強制處分,諭知教練請回。黃父今聞訊痛罵:「台灣司法真的是死光了!」

不過,檢察官今(24)在豐原偵查隊再次開庭,除複訊何姓教練外也請黃童父母與有摔黃童的小朋友到案釐清疑點,何姓教練在律師的陪同下到場,檢方訊後改認定何男涉犯傷害致重傷害罪,而有勾串證人之虞,傍晚6點將他聲押禁見。台中地院羈押庭在晚間8點半開始,歷經2小時審理,最後裁定何姓教練羈押禁見。

台中地院今晚表示,雖然何姓教練否認犯罪,但法官認為全案仍有相關目擊證人未到案,相關影像畫面有待調查釐清,且何男涉嫌傷害致重傷罪重大,有勾串證人之虞,決定裁定他羈押禁見。約10點35左右,何姓教練由豐原警備車載往台中監獄。

《蘋果新聞網》追查,何姓柔道教練與王姓妻子育有1子1女,妻子公務人員退休後,目前在社區發展協會擔任總幹事,相當熱衷社區公益,女兒已經嫁人,夫妻倆平時與兒子媳婦及孫女同住在市區一棟千萬三層透天厝,不過近來疑因房貸壓力沉重,夫妻倆已準備將房子賣掉。

《蘋果》找到何男住處,發現大門深鎖無人回應。事件發生後,何男曾向友人表示,當時是正常訓練,黃姓男童雖然有喊腳痛,但因以前也會這樣,才鼓勵他「多摔幾次」,沒想到會發生意外,自己目前靜待司法調查,「該負責就會負責!」

中華民國柔道總會臉書po文指很痛心,看到這樣的新聞事件發生,嚴正譴責不適任者擔任柔道教練一職。聲明指「這位何姓教練,並未具有我們核發的教練證照,從影片看到的摔法,絕對不是我們教導幼兒柔道的方式。」黃童父親受訪時,當場拜託媒體去查明白後告訴家屬;本報取得柔道總會秘書長呂美儀的說法,證實何沒有取得正式教練資格。

台中市柔道委員會李成顯則表示,何男確實沒有教練證,但教練證是進入學校教學才要具備的證照,何男在柔道館義務幫忙,「和教練證沒有什麼關係!」

《蘋果》獨家調查發現,何姓教練曾任法警,具有柔道六段的實力。據退休的老法警同事表示,何男只當法警3、4年,因人犯落跑被抓回來,何男氣得痛揍人犯一頓,結果被處分,事後他覺得意興闌珊辭職做生意,但也有同事指他被開除。何現任台中市體育總會柔道委員會的委員。

黃父上午進入加護病房探視前,得知教練無保請回的消息,痛斥新聞報導成這個樣子,結果還是無保請回,有用嗎?「台灣的司法真的是死了!我沒遇到我不相信,這次遇到,我相信了,台灣司法真的是死光了!」

「原本對的司法很有信心,以前人家常說什麼恐龍法官,他都還心中存疑,如今發生在自己身上,你叫我怎麼相信司法?這種事情已經發生了,他(教練)竟然還可以無保請回,我不知道為什麼,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黃父悲痛陳述。

黃父拉高聲調激動說,何姓教練到現場都沒來看孩子,一句道歉也沒說,「我希望我們台中市長、媽媽市長,可以來幫助我們,我們只是平民百姓而己,希望能夠有公正公平的對待,我們只是想一個公道、一個真相,這樣而已!」

收治黃童的醫院副院長今(24日)日上午說,黃童手術後已第3天,腦壓仍維持在70至80左右,一般這個年紀腦壓不會超過25,過高的腦壓會造成腦部嚴重傷害,過去經驗像這樣的小朋友,腦部功能通常無法維持,病人隨時會有生命危險。

他強調,即便這段時間以各種方法維持生命,小朋友展現驚人的生命力及意志力可以維持下來,但腦部功能仍會造成非常嚴重傷害,非常高的機會成為植物人。

副院長說,腦死判定必須經過嚴過嚴謹過程,須由2位專科醫師進行48小時的檢測,目前院方並未判定腦死,只對家長說病患目前腦幹功能常非常差,瀕臨腦死的狀況,院方也不會特定去判定腦死,除非有器官捐贈需求的病人才會去做判定。

記者詢問:「現在是否處於重度昏迷,就算日後清醒也可能是植物人?」副院長回答:「是!」

發生意外的柔道館屬於台中市政府所有,現由教育局委託當地國小代管。台中市體育總會柔道委員會向教育局借用場地,進行柔道推廣訓練。台中市教育局表示,該局與柔道委會員每年訂定一次借用契約,契約明定「不得有任何收益或營利行為」、「應採取相關體育活動之必要措施」,以保障活動者安全。

市府教育局今日也發出聲明,訓練場地已暫時關閉,對於私人教練的訓練行為疏失,教育局表達強烈譴責,且要求教練應予以道歉。同時請學校主動提供家長法律扶助協助;目前研議向行為人提起損害賠償訴訟,必要時協助家屬針對行為人提起假處分,避免行為人脫產,務必究責到底。據了解,何姓教練在該柔道館義務教學生已有5、6年。

台中市柔道委員會主任委員李成顯說,是否柔道委員會聘請何姓教練去教課,李成顯則說:「是他自己願意去的,沒有什麼錢啦!」何姓教練原本在台中市中正公園柔道館當教練,後來該處改建為國民中心,才到現在的柔道館教學生,平時教學認真,看到學生不摔,會一直叫他起來摔,但也不會特別嚴厲,「又沒有收費,如果很暴力,學生就不會來了!」

至於為何會發生意外,李成顯說,他不在現場,不了解原因,但他接觸基層柔道數十年,從未發生學員被摔到顱內出血,「我也覺得很奇怪!」

律師林瓊嘉表示,黃姓男童去學柔道,現場負責人何姓教練理應負起安全監督的責任,若黃童重傷最後被判定腦死,能證明是因為訓練造成,何姓教練涉及《刑法》過失重傷害罪,可處3年以下徒刑,若黃童不幸死亡,則為5年以下徒刑的過失致死罪,並應負起民事賠償責任。

至於與黃童對摔的男童,林瓊嘉說,男童是在教練指揮下進行訓練,加上未滿14歲,並無刑責,但在民事責任方面,男童若被判定有逾越教練的指示,就可能有過失,父母可能要負起民事連帶賠償責任。

另外,林瓊嘉說,何姓教練是柔道委員會的委員,代表柔道委員會推廣柔道運動,不論是否收費,柔道委員會均應負起指揮監督的責任,如今發生意外恐也難辭其咎,同樣面臨民事連帶賠償責任。

黃童的父親、舅舅等人昨(24)日在民代陪同下召開記者會,黃父說,兒子在該柔道館學了2周的柔道,21日晚間由舅舅陪同前往上課,兒子先是被一名年紀較大的男童摔了好幾次,當下哭喊:「我的腳、我的腳!」還趴在地上爬不起來,何姓教練卻以為他是裝的,又把他從地板拖起來連續摔了他約7次,導致兒子當場昏迷。

黃童舅舅也說,外甥一共上了8次柔道課,每次都由他陪同,當天晚上7時上課,先是被一名小年4年級的男童摔了約20次,後來又被何姓教練摔了約7次,期間還有嘔吐的情況,晚間8點55分被抱到場邊,9點5分由救護車送往部立豐原醫院急救,因顱內出血嚴重,手術後仍未脫離險境,靠呼吸器續命,就算救活也可能是植物人。(地方中心鮮明、陳世河、王煌忠、法庭中心許淑惠、體育中心陳國偉/綜合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