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擺少年2】他身上撕不下的吸毒標籤 比毒品更可怕

更新時間: 2021/04/28 20:13
小胖努力擺脫吸毒人生。何柏均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這段1046公里漫長的環島路程,除了小安,還有一名少年也深陷毒品掙扎中。他是小胖(化名),年僅16歲就已經吸過大麻、拉過K,透過艱辛的徒步過程找回自己,但結束環島後的人生,反而更加辛苦。

小胖,人如其名,頂著一顆渾圓的肚子,看起來一點都不耐操,他卻已經爬過百岳、扛轎30公里,對他來說要徒步環島一圈,就像出發當天他自信說的:「(環島)小意思!」

小胖說話總像個小大人,彷彿已看過人生百態,但其實他仍只是個小孩,像是誇口環島「小意思」,但其實中途他一度失蹤,原來是累到坐在路邊睡覺;在外面不敢一個人洗澡,或是明明腳痛到不行,卻因為太無聊,晚上睡前又走了好幾公里的路去打網咖。

環島對你戒毒有幫助嗎?「當然有!」小胖斬釘截鐵地說,當自己一步步走出桃園,沒有認識的人送毒品給自己,「而且每分每秒旁邊都有人陪,你要我怎麼吃,沒辦法啊!」環島讓他逐漸習慣沒有毒品的生活。

但這趟路程遠比他想像艱難,他回憶起最辛苦的一段,就是花蓮的山路,沒想過環島還要爬山,每天過度操勞的雙腳長滿水泡,每走一步就煎熬一次,但他不想輕言放棄:「環島是一生的事,10、20年後,你把這件事告訴自己兒子,他會覺得很驕傲。」

環島最大的意義,莫過於讓這群少年有時間思考自己的人生、和自己對話。小胖說,「我不想再走回頭路,想要趕快工作賺錢,為家裡負擔經濟。」他沒有夢想,只想多賺錢,讓家人過上好生活。

究竟他是如何開始這段路程?小胖娓娓道來,自己混過黑道,常幫人討債、辦桌,14歲喝下第一包毒咖啡,此後每天窩在網咖包廂吸毒,最高紀錄一天喝下17包,甚至出現幻覺看到蜘蛛人。

小胖形容,毒品幾乎無所不在,不只學校有藥頭,連住家附近的飯店都在賣藥,「他看到熟人就會拿出來,一條餅乾盒4、500元。」甚至他還在公園撿過吸毒用的針筒,「我真的沒在唬爛,椅子上就3隻,都是打完的。」

他每天渾渾噩噩地過生活,一直到16歲才被抓到。他回憶起被抓到的那天,他穿了8條褲子躲在房間,怕被爸爸抽,「結果我爸走進來說:『這次被抓後,就不要再碰了。』我當下又驚嚇又慚愧,他一走出去我直接掉淚。」

從那天開始,小胖下定決心用行動表示自己的改變,每天準時上課、下課就回家,學校驗尿也沒再驗出毒品,讓爸爸終於比較放心,「曾經碰過就好了,你再碰根本沒意義,如果上癮真的會毀了自己一生。」

環島結束後,小胖決定不繼續唸書,跟著爸爸到工地上班賺錢養家。時隔兩年半,我們再度見到小胖,他仍在打零工,他感嘆地說:「知道賺錢的辛苦,我國中沒畢業還可以做什麼?」

對他來說,回歸正常的生活,最辛苦的不只是賺錢,還有外界的刻板印象,「我曾經被罵,吃藥是社會底層的人才在做的事,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總是很誠懇說以前做錯事,現在剛出來重新開始,希望可以給我機會,但反而不被認同。」另一位也曾參與徒步環島的小逸(化名),從矯正機構出來,也同樣被貼上撕不下的標籤,好長一陣子都沒找到工作。

「很多人找不到工作,沒辦法生活,就只能走以前的路。」他坦言,有人找他做詐騙、分裝毒品,一天賺上萬元,即便他全都堅持住,社會卻不如想像中友善,好不容易找到電焊學徒工作機會,卻受到師傅百般刁難。

「如果我家環境很好,我也會好好念書、好好念大學,過一般正常人的生活。」小逸說,家裡經濟狀況差,讓他為了賺錢走上不歸路,如今自己想改變卻困難重重。

高中沒畢業的小逸,努力唸書考到保險證照,卻苦無業績,目前只能靠著當外送員餬口,但依舊很認真地生活,「我每天跟自己說,搞不好努力會有更好的轉變。」(調查中心劉怡馨、吳宜靜/採訪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