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擺少年4】家庭失能學校避通報 吸毒破網政府無力愈補洞愈大

更新時間: 2021/04/28 20:14
在社會安全網層層疏漏下,不少少年最後進入誠正中學進行感化教育。林林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台灣每年近6千名青少年涉毒,毒品查緝量也逐年攀升,青少年所主要吸食的K他命,更佔緝獲量將近一半,這麼多的青少年在毒品中搖搖擺擺,問題出在哪裡?

《蘋果新聞網》追蹤吸毒少年小安(化名)3年的個案採訪中發現,當家庭失能、社會缺乏支持系統,如果政府政策又沒能真的對症下藥,就會使得問題愈發嚴重。

輔導偏差青少年近20年的張進益,自己就曾是迷途的吸毒少年,他回想過去吸毒的荒謬生活,「我當時都不知道怎麼做個正常人」,感嘆如果當初有個他相信的人,願意拉他一把,他就不會白白走了這麼多冤枉路。

張進益直言批判,這些被視為偏差的孩子,其實是沒有歸屬感,當家庭失去功能,社會又沒有強而有力的支持,「我常講,這些孩子不去吸毒,難道去做公益嗎?!」

張進益現在的輔導方式,就是努力當少年們的家人,讓他們感受被愛的溫暖,希望這群從小被否定的孩子,也能相信自己,他也成立一個「大改樂團」,讓這群被視為偏差的孩子,從音樂裡找回自我。

也輔導過許多吸毒少年,用環島、公益活動等方式協助青少年戒毒的「教官」吳豫州也指出,青少年吸毒個案,如果其家庭失去功能,學校及政府就該及早協助,等到個案吸毒成癮就來不及了,「預防勝於治療,應該早期發現、介入。」

吳豫州不諱言表示:「明明知道毒品這麼多,政府卻沒有好好面對問題。」

因為一旦學校通報學生吸毒的資料數據給教育部,教育部就視為學校辦學不力,長久下來,反而變成學校通報就有責任,「乾脆不通報就沒人吸毒」,完全本末倒置。

吸毒人數下降、查獲量卻上升 「毒品犯罪黑數大」

《蘋果》調查發現,在內政部警政署的統計,2019年青少年毒品案嫌疑犯人數為5676人;但教育部統計的學生藥物濫用通報數,2019年僅608人。

兩個政府單位這兩個相關數字,可以相差到如此之大,警大國境警察系教授柯雨瑞表示:「毒品犯罪黑數很大」,近年通報人數降低,查獲量卻增加,「不排除有犯罪人數未通報。」

政府無法真正面對問題,所提出的策略就都是掩飾、規避,吳豫州說:「為什麼青少年吸毒反反覆覆,他不是不想改變,而是社會支持力不夠。」

張進益也直批,「如果沒辦法找出真正(吸毒)的人,你怎麼去輔導他們?」這些躲在暗處的少年,第一步就被漏接。

而且,中央籠統的政策也常讓人感到無力。張進益直批,政府提出的社會安全網空有理想,偏離實務太多,缺乏專責單位統籌,資源無法集中在需要輔導的孩子身上。

「現在取個不好聽的名稱『難置兒』,大家說無法輔導就丟,從這個機構轉到另一個機構,最後誰要負責?沒有權責單位啊!」

對於吸毒少年變成人球,更生少年關懷協會主任陳彥君進一步解釋,學校害怕或沒能力處理這些吸毒學生,「選擇請他離開比較快,眼不見為淨。」

而現在政府更傾向將這些個案視為犯人而非病人,最後進入監所,「隔離起來當然碰不到毒品,但出來後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

感化教育補破網 再犯率達兩成

感化教育作為青少年犯罪的最後一道防線,新竹誠正中學校長陳宏義表示,矯正機關試圖讓這群孩子再站起來,除了增強個人的心理強度、面對挫折的容忍力,更希望讓他們找到未來目標。

「矯正教育很關鍵的是修復關係。」陳宏義解釋,當孩子被照顧、鼓勵,他才會慢慢卸下武裝,露出純真的一面,「他很多自信就會長出來,發展出比較健全的人格。」

誠正中學持續與雲門舞集合作,教導這群孩子跳舞,或是引進故宮藝術展品,甚至開設多元課程,烘焙、汽修、網頁設計等,希望讓孩子找回學習的樂趣、培養專長,「出校時他人生就有轉向的可能性」。

不過,矯正教育並非萬靈丹,只是在社會安全網層層疏漏後,試圖補破網。陳宏義便坦白說,「孩子其實穩定性沒有那麼高。」出校後不論就學或是工作,還是需要適應期,他粗估,出校再犯罪機率,一、兩內可能比較低,但長期追蹤來看,再犯率可能達兩成。

青少年吸毒如何早期預防介入才是關鍵,從家庭、學校、社會、政府都必須負起責任,少年才有可能不再被漏接。(調查中心劉怡馨、吳宜靜/採訪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