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擺少年3】他連毒販都不放棄 退休教官吳豫州奔走10年:「救一個是一個」

更新時間: 2021/04/28 20:14

61歲的前上校督導吳豫州,頭髮斑白、身體硬朗,總掛著和藹的笑,他本該過著悠閒的退休生活,卻比退休前更忙碌。

他的手機總是響個不停,一下是輔導的孩子求助,一下是孩子的家長詢問,有時連半夜都會接到電話。

這些孩子都是被社會貼上標籤的問題少年,曾經吸毒、販毒、詐欺、偷竊等,但在吳豫州眼中,這些孩子的共通點不是「偏差」,而是「缺乏愛」。

十幾年來,他陪著這群孩子環島、爬山,希望在這群孩子的晦暗生命中刻下痕跡,作為繫住他們的一條繩。

「這些少年背後都有個悲慘的故事。」吳豫州道出,他們可能沒有親人、渴望母愛卻未得、家庭經濟狀況差,種種原因讓這些小孩倍感挫折,只能靠抽菸、吸毒獲得成就感,人生路途越走越曲折。

他不忍心放任這群孩子就此走偏,不僅自掏腰包買禮物獎勵、幫忙找工作,甚至帶著他們千里長征遠離毒品的誘惑,從46天的徒步環島,到21天爬八座百岳,他幾乎是用生命在陪伴孩子,希望作為孩子最堅強的後盾,「我不希望當孩子決定改變的時候,卻發現沒人支持。」

吳豫州認為,台灣反毒教育失敗,不斷強調毒品的危害性反而無感,會吸毒的小孩總結來說,就是好奇心、生活沒重心,「我為他們設計生活目標、多元學習,他自然(碰觸)毒品就變少了。」

吳豫州總是選擇「最嚴重」的個案陪伴,像是難介入、行為難矯正的孩子,因此每個個案對他來說都是很大的挑戰,「他會佔據很多時間,隨時call你,隨時問你,但他願意找你就是相信你。」

而讓他無怨無悔付出,其實是因為過往的遺憾。他娓娓道出,自己以前的好朋友,在高中時吸毒而死,「如果我當時陪著他,他就不會死了。」這份遺憾轉換成力量,他想陪著這些孩子走過生命的低潮期。

因此,吳豫州在擔任教育部新北市連絡處上校督導時,他便跑遍新北市各國中,不只演講教導學校如何早期發現、介入,更把這些遊走社會邊緣的孩子帶在身邊,1個、2個、10個,漸漸他輔導過的孩子已經數不清。

在這十幾年當中,吳豫州陪伴的每個孩子,都沒讓他少操心過。

吳豫州陪最久的孩子長達11年,因為販毒數度進出監獄,有天深夜,吳豫州再度接到他的來電,「他在完全絕望的時候會想起我,希望我幫他找工作。」但最後仍難回歸正途,變成通緝犯。

問吳豫州有沒有挫敗、想放棄的時候?他果斷地說:「沒有。」對他來說,遇見的每個孩子,都是珍貴的緣分,即使困難但他仍想,「救一個是一個。」

常有人問他,花這麼多力氣,最後孩子又回到原點,所有努力不就白費?吳豫州總是笑笑反問:「你怎麼知道白費了?」生命總是充滿衝突,孩子受傷、跌倒都是過程,不是帶孩子環島、爬山完就會全部改變,但這一路上的陪伴,會在將來某個時刻啟發孩子,「你要相信這個孩子有天一定會改變。」

吳豫州舉例,最近接到曾經陪伴過的孩子電話,問他怎麼報稅,「我想說這太棒了,代表他是賺合法的錢,已經開始對自己負責。」而這個孩子其實6年前讓他傷透心,許多人都說沒救了,但對他來說,只要不放棄,每個孩子都有機會,「也許今天他會再跌回去,但總有一天他會改變。」

「督導像親爹一樣,把我從苦難中救出來。」剛滿18歲的小胖(化名)也因為跟著吳豫州環島一圈,而慢慢走回人生正軌,「如果我沒遇見他,我可能到現在都還在外面賣藥。」吳豫州的陪伴,讓少年的人生有了不一樣的可能性。

其實吳豫州也很想停止忙碌的生活,去周遊列國,享受晚年生活,但他總想著,「有能力就多做一點,等到沒能力那天,我就不做了。」沒想過什麼時候要真正的退休,「只要孩子找我,我都會幫忙,有個孩子到26歲了還會來找我。」

對吳豫州來說,這些孩子在面對生命時起起伏伏,有些進出監所,就像船隻遇到暴風雨,回船塢整修,但風暴結束後,這些孩子會成為更堅強的船隻,回到海上乘風破浪。

而吳豫州,始終像座燈塔,在茫茫大海裡,為一艘艘迷航船隻指引開路。(調查中心劉怡馨、吳宜靜/採訪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