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黑幕】超扯!寶和會槍手入獄大哥特見安撫 遭爆典獄長竟批准12次

更新時間: 2021/04/30 20:00

新北警偵辦「館長」陳之漢槍擊案,行兇槍手劉丞浩案發前與竹聯幫寶和會密切聯繫,還扯出寶和會多起案件。《蘋果新聞網》接獲爆料,寶和會內部成員過去2年疑似透過一名鍾姓股市炒手,安排犯下內湖槍擊案在台北監獄服刑的寶和會槍手陶彥誠12次「特別事由接見」(簡稱特見),主要是寶和會大哥為了安撫陶彥誠情緒,而前往特見陶的也幾乎都是寶和會成員,其中1次還是槍殺館長的槍手劉丞浩。

熱門新聞:【警紀崩壞】家族政商關係超級好 資深警曝趙介佑為何能把警局當廚房

所謂特見是指,「收容人家中發生變故或有其他特殊情事」;「申請人身心障礙、罹病或行動不便時」;「收容人因語言溝通問題,有翻譯之必要時」;「矯正機關因管教收容人需要,須請申請人協助時」;「其他經矯正機關首長認為有助於穩定收容人身心適應等情形時」;由申請人填寫申請單,載明具體申請理由,經由典獄長核准並敘明核准理由。過去特見多數皆要透過立委安排。

《蘋果》接獲爆料指出,鍾姓股市炒手假釋期間,於陶彥誠前年(2019年)7月起至去年(2020年)9月在北監服刑時,曾透過關係打電話給時任台北監獄典獄長的謝琨琦請託,讓陶彥誠獲得12次「特別事由接見」、4次「增加接見」,而且前往北監接見的幾乎都是寶和會成員,其中前年(2019年)8月29日還曾讓對館長開槍的寶和會成員劉丞浩與陶彥誠碰面。

而「館長」陳之漢去年(2020年)8月28日在成吉思汗林口旗艦店前遭劉丞浩連開3槍,其中2槍命中小腿、手臂,館長被緊急送往長庚醫院急救,而劉丞浩則是搭上計程車前往附近的派出所投案,事後劉聲稱是在健身房內與館長有糾紛才動手,但新北警查出劉是寶和會成員,且近年寶和會涉及多起擄人勒贖、恐嚇取財、槍擊等重大案件。

《蘋果》為查證爆料人提供資料的真實性,本月16日下午提供前3筆特見資料(2019年7月24日、8月14日、8月29日),向北監秘書楊垂雄查證,楊回覆「經查對所詢人員接見明細,所列人員確有至本監申請辦理接見事宜,惟所附表件內之(申請依據)欄位非屬法定申請事由,本監尚無相關公文書載可供查考。」

就楊垂雄回覆內容,證明確實有這三次特見,但無法得知陶彥誠特別接見的事由為何及中間人是否鍾姓股市炒手?但這也讓人更加好奇,鍾姓股市炒手、核准特見的典獄長謝琨琦、受刑人陶彥誠與寶和會之間的關係。

本周一(26日)《蘋果》前往台北監獄,並提供爆料人給的16筆完整資料查證,副典獄長李金德表示,檢方已向監所調閱該案接見會客的相關資料,因為檢察官在偵辦調查中,無法對該案做出任何說明,至於是桃園地檢署或其他地檢署,李金德則表示不便透露。《蘋果》向桃園地檢署詢問是否偵辦此特見案,桃檢則不願證實。

而過去特見皆由立委安排,但爆料人指控,陶彥誠能這麼多次特見寶和會成員,都是透過鍾姓股市炒手電話請託,還由同位典獄長謝琨琦批准,但申請特見事由為何卻不明?不禁讓人懷疑這其中是否有特權或是弊案。

《蘋果》調查發現,鍾姓股市炒手因炒股入獄,直到2018年1月獲准假釋,而謝琨琦正好在2018年1月從宜蘭監獄調任台北監獄,兩人是否因此結識,不得而知。

寶和會槍手陶彥誠則是黑歷史一籮筐,不但在2016年當街打傷曾任法官的名律師葉建廷,2017年還參與詐騙集團擔任車手,短短2個多月就犯下11件詐欺案,去年經台北地院定應執行刑9年已入獄,此外,2019年犯下內湖建商槍擊案,去年被法院判刑4年定讞,總共要服刑13年。

前年(2019年)6月14日,寶和會疑因股權糾紛,指示槍手陶彥誠到一名商人位於內湖住處開3槍,一周後陶彥誠落網,最後遭判刑入監。警方查出,陶在案發前即藏匿劉丞浩承租處,顯示槍手劉丞浩與寶和會關聯密切,後來警方多次掃蕩寶和會圍事酒店、據點,將寶和會大組長施俊吉等其他幹部陸續逮捕。

而爆料人指控陶彥誠特見案的關鍵人物鍾姓股市炒手,則是在2012年利用人頭炒作TDR(國外企業在台上市股票),被依違反《證交法》判刑1年8月定讞,但鍾男2016年入監前逃亡被檢方通緝,2017年1月鍾男拿著貼著自己照片的他人護照,企圖從松山機場出境到中國,被海關發現攔下而被解送台北監獄服刑,而鍾男服刑假釋出獄前的典獄長,也是爆料人指控鍾男透過電話請託而批准特見的劉琨琦。

2018年1月鍾男假釋出獄,但因另涉多起TDR炒股案,除裁定5千萬元交保外,同時限制出境、出海與住居,且每天須至住處轄區派出所報到,以防再度畏罪潛逃。據了解,鍾男至今仍每周有3天必須到轄區派出所報到,假釋後至今從未缺席,而警方也知道他是因金融案件入監,不過並未深聊。記者試圖在警局向鍾男查證此事,但未能取得他的回應。

而《蘋果》請北監副典獄長李金德就監所一般接見、特見、增見等申請條件與程序說明時,李金德則指出監所網站都有相關資料可供查詢,不願說明,經《蘋果》查詢北監網站,網站登載收容人接見相關規定,包括收容人配偶、親屬可申請的一般接見外。

另依據《監獄行刑法》70條規定,監獄基於管理、教化輔導、受刑人個人重大事故等事由,得准受刑人酌予調整有關接見場所、時間、次數及人數之限制,也就是指彈性調整接見和增見都需經過機關首長或權責主管核准。

律師李岳洋指出,「特別事由接見沒有限制身分及次數,只要能安定受刑人(收容人),都可以申請」;李岳洋舉例,陳水扁前總統在服刑時有次數較多的特別接見,但因他是前元首,狀況也較不穩定,獄方確實在一定範圍內核可他較多特別接見,事後也沒有被認為不合法。

但槍手陶彥誠並非像前總統陳水扁身分特殊,為何他能有這麼多次特見,而典獄長謝琨琦卻也都一一核准,到底申請特見的事由是否有何不可告人之處,而這其中是否有更多內情?實在啟人疑竇。

關於在台北監獄服刑的寶和會成員陶彥誠,去年到今典獄長共核准12「特見」一事,台北監獄副典獄長李金德今天(30日)表示,監獄基於管理、戒護、教化、輔導或受刑人有其他重大事故,或其他由事監獄認為有必要時就可以核准相關接見。陶姓受刑人12次的接見程序上都是完備的,至於是誰來會客是否為寶和會成員,他們並不清楚,接見對象並無限制。

李金德說,陶姓受刑人每次申請的原因,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便說明,是哪名立委請託也不便講,不過請託人並非審核要件,地檢署有來詢問過陶姓受刑人的特見,矯正署也有來了解過,台北監獄完全依《監獄行刑法》第70條相關規定辦理。(突發中心、法庭中心/綜合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