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長滅證】屆退局長「保尊嚴」直赴北檢 警界嘆:署長逼交手機簡直人格侮辱

更新時間: 2021/05/01 21:04
北市警察局長陳嘉昌主動到北檢「交手機」自清 。方萬民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台北市松山警分局中崙派出所遭四海幫黑衣人闖入砸電腦,事後警方一連串滅火措施,卻讓火越燒越旺,連警政署長陳家欽都撂重話,要求市警局長陳嘉昌把手機交給刑事局鑑識還原並調閱通聯,不過陳嘉昌不甩署長指令,昨天(4月30日)直接跑到台北地檢署應訊,同時交出手機給檢方,看在台北市各級警官、警員眼中,直指這是署長、局長把檯面下互不信任的問題公開化,而署長陳家欽竟要一個首都警察局長交出手機,簡直是「人格污辱」。

熱門新聞:【獨家】買貓跳台紙箱竟躲一窩老鼠 鼠媽帶鼠寶寶在家肆虐超崩潰

昨天(4/30)下午北市警局長陳嘉昌、前松山分局長林志誠,主動到台北地檢署,向檢察官說明案情,還將手機交給檢方鑑識。陳嘉昌甚至接受媒體採訪,意有所指說相信檢方才會「公平深查、還我清白!」

陳嘉昌還說,這幾天在議會質詢及市警局記者會中,已經對中崙派出所的事情詳細說明,但是警政署那邊還是有很多的揣測,因此主動到北檢說明,也把他的手機提供給北檢,讓北檢查明到底有沒有接受關說或其他不法情事,這樣子「最昭公信」。

在台北市擔任刑警已久的資深警官說,警政署長大動作要首都局長交手機、測謊,可說是破天荒,「根本就是將了陳嘉昌一軍」,陳家欽不留情面的作法,也讓警界傳言署長鬥局長的「內鬥」傳言更加公開化,才會讓陳嘉昌為了保住尊嚴,選擇直接找上檢方自清,藉此狠狠回甩警政署長一巴掌。

資深警官說,警界人士當時看到警政署發出的新聞稿,「我想沒有一個人不傻眼吧!」但是,陳嘉昌再2個月就臨屆退,也威脅不到陳家欽的署長大位,「單純是署長因人事調動等問題,老早看北市局長不爽,藉此事件,要在他身上潑髒水,讓他帶著不名譽的名聲來退休」,也難怪知情人士都說,雙陳大戰中「署長是在保官位,而局長是在保尊嚴!」

另名資深警官透露,昨天下午署長在署務會報中,還語帶玩笑說,陳局長再2個月就要退休,「不是我的對手,我怎麼會去傷害他?」還說,在與陳局長建議的過程中,都很平和,不是外界想像那樣,也澄清沒有「一定」要陳嘉昌去刑事局交手機,只是建議可以這麼做,目的是平息外界對警方的揣測,陳家欽甚至解釋「當時陳嘉昌也同意」,似乎是想幫自己的做法找台階下。

熱門新聞:【獨家黑幕】超扯!寶和會槍手入獄大哥特見安撫 遭爆典獄長竟批准12次

不過,黑衣人事情被爆料到網路上以後,松山分局的處理過程與方式,確實讓外界很疑惑,「怎麼第一場記者會就讓分局長親上火線?」基層警事後回想,「分局長要是倒了,松山分局不也跟著倒?」資深警官表示,正常的SOP,應該讓所長先出來說明,後續還可以拉高到偵查隊長或是督察組長、副分局長,還有修正的空間。

據悉,事情發生後,署長陳家欽就馬上點名松山前分局長林志誠,「你快點出來說明!」這才讓林志誠親上火線,也因此,林志誠一開始就接到錯誤資訊,衍發一連串風波,更耐人尋味的是,為何陳家欽要點名松山前分局長進行記者會說明?當日在松山分局內部的警員指出,本來聽說是督察組長要出面,後來分局長自己跑出來,緊急說「換我說明」,沒想到搞得烏煙瘴氣。

至於PTT爆料,松山前分局長林志誠出入四海幫經營的場所打麻將,林志誠今天在地檢署的記者會上憤怒指出,「哪一個人看過我跟張建英打麻將,請他勇敢的站出來,我們來對質,不要躲在鍵盤後面當小孬孬。」據了解,林志誠確實認識四海幫人士,今年2月到任松山分局後,也曾帶轄區主管到該處「打招呼」,但是否有打麻將或其他事情,就不得而知。

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名嘴范世平說,整件事情已經演變成政治鬥爭,要局長交出手機,擺明署就是認定「他就是關說的相關人」,但哪有證據可以證明呢?那為何沒有點名松山前分局長、前中崙所長交手機?很明顯陳家欽對陳嘉昌不滿,而陳嘉昌寧可把東西交給檢方,不願意給刑事局,也透露出陳嘉昌完全不信任署長。范世平表示,「老實說,陳家欽一連串的動作太大,已經引發反感。」

原先松山分局教官與黑衣人口角,引發衝突,警方本可依法將一票囂張黑衣人法辦,未料基層警員看不下去爆料,後續連番謊言加上陳嘉昌坦承所長「不慎」刪除畫面,導致鬧到全國皆知,又接連爆出黑衣人有四海幫身分、民代關說、分局長與四海幫關係密切等風波,外界揣測一個所長怎敢膽大包天「滅證」,是否背後承受上級或民代壓力。

前天(4/29)警政署主動發出聲明,點名台北市警局、松山分局在事發後,均未主動、積極澄清說明,導致諸多揣測或影射,已嚴重影響警察形象,署長陳家欽還把局長陳嘉昌叫到署長辦公室,要他交出手機讓刑事局鑑識還原並調閱通聯,必要時還得自願接受測謊。

署長撂重話當下,陳嘉昌當時雖口頭答應,隔了一天不找刑事局,反而是主動到台北地檢署自清交出手機,現場媒體詢問陳嘉昌「為何不找刑事局?」,只見陳嘉昌神情複雜回應,「身為警察一份子,不要為難刑事局,地檢署這邊比較具公信力,願意交給他們,鑑定的結果也欣然接受」,還說「處理松山分局黑衣人事件,一切依法處理、沒有被關說也無人施壓」,每一句發言似乎就是反擊警政署長對自己的不信任。(突發中心/台北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