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收50萬美女房仲拋夫棄子後眼盲潦倒 自曝為新歡助性卻聽到他和小三啪啪啪

更新時間: 2021/05/02 23:06

50多歲的徐姓盲婦,去年因為買毒被逮,她哭哭啼啼的告訴檢警,因為老公說吸毒可以助性,她為了增進夫妻情趣,向藥頭購買毒品後,丈夫卻帶著小三回家,在床上吸毒同歡,2人啪啪啪的聲音讓她難過不已,檢察官最後認定她持有二級毒品,給她緩起訴。不久,徐婦住處失火,原本以為是薰香燈被打翻著火,但警方在她臥房根本不是薰香燈而是吸食器及殘渣袋,徐婦又被移送法辦,這回徐婦仍將責任推給丈夫帶回家的小三,這回檢察官為了釐清小三到底是誰,傳了平時居家照顧她的看護,但看護卻表示,他從未見過徐婦口中的小三。檢察官訊後暫將她請回,將進一步深入追查。

據了解,這名徐姓婦人原本並沒有眼盲,還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年輕時青春亮麗、從事房屋仲介,景氣好的時後曾月收入高達4、50萬元,由於追求者眾,20多歲就結婚還生下一雙兒女,無奈家庭無法讓她好好安定,她離家出走恣意揮霍人生,即便丈夫生重病也不聞不問,1997年4月7日,離家2年的她與丈夫簽字離婚,對前夫及2個年幼的小孩再也不聞不問。

然而好景不常,徐婦不到40歲時,因為雙眼視網膜病變、黃斑部退化、白內障,導致視力不佳,身體的變化也影響工作,事業開始走下坡,生活變得窮困潦倒,而她在此時,又與一名朱姓男子結婚,朱男雖然沒有嫌棄她眼盲、還願意照顧她,但有時會對她動手動腳,有次她被打得像個豬頭、全身都是傷,她氣得對丈夫提起家暴傷害的告訴,但當朱男被起訴後她又心軟,法院審理時,她主動撤回告訴,法院最後判決公訴不受理。

由於生活處處不如意,徐婦才想到自已原本擁有的家庭及一雙兒女,想請求子女協助,但她的兒女想起從小到大都是父親及祖母、叔叔們在照顧,母親根本沒有盡到一點責任,因此不願意出手幫助。為此她還提起民事訴訟,請求2名子女每月各給付6320元的扶養費,但法院審理後認為,徐婦再婚後,將她所有積蓄全都拿給配偶花用,從來沒有拿出一毛錢養育自己的子女,因此認為徐女沒有正當理由可以不盡扶養義務且情節重大,因此免除2名子女的扶養義務,同時駁回徐婦的聲請。

去年初,檢警在查1名藥頭時,從他的交易記錄發現去年3月14日,有1名53歲、家住台北市的徐姓婦人,向這名藥頭購買安非他命及吸食器,同年5月14日警員持法官核發的搜索票,前往徐婦位於台北市吳興街的住處執行搜索,果然在徐婦房內查扣2個含有安非他命殘渣的夾鍊袋、玻璃球3個、吸食器2個,徐婦也被警方逮捕移送法辦。

徐婦被警方逮捕後坦承她確實有向藥頭購買安非他命毒品,辦案人員見她雙眼全盲,為何想要吸毒,她則供稱,因為丈夫告訴她,吸毒可以助性,平時丈夫不嫌棄照顧她這個盲眼老婆,她為了要丈夫享受更好的性愛生活,增進夫妻間的樂趣,所以就向藥頭購買毒品。徐婦說,當她買了安非他命後,丈夫竟然沒有與她同樂,反而找了小三到家中狂歡,她雖然看不到,卻聽到老公與小三夜夜笙歌,2人啪啪啪的淫聲浪語,卻讓她痛徹心扉,她也只能躲在房內暗自哭泣,而徐婦講到這個傷心處,還不斷的頻頻拭淚,徐婦還說,雖然丈夫這樣對她,但因為沒有她盲眼而不理她,「他對我其實還是很好」。

由於徐婦並無毒品反應,但因家中搜出安非他命殘渣袋及吸食器,因此認為她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持有二級毒品罪,同時給予緩起訴,條件是繳交3000元給國庫,至於徐婦的丈夫是否有吸食,檢警另深入調查。

去年10月29日清晨,台北市吳興街一處老舊公寓傳出火警,警消獲報前立即前往救火,同時疏散附近住戶,火勢很快在20分鐘內撲滅,當時在屋內的是1名50多歲的盲眼徐姓婦人,她表示,因為睡覺有點燃薰香燈的習慣,因為不慎打翻才會引發火警。但警方在清理火場時,並沒有發現徐婦所說的薰香燈,反而在床上發現一個「玻璃球的有毒品吸食器,還有殘渣袋,追查後驚覺這名盲眼婦就是之前宣稱買毒助性,老公卻拿來與小三同歡的婦人,沒想到徐婦才剛被緩起訴,又被查獲持有吸食器,因此再度被以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持有二級毒品罪函送北檢偵辦。

據了解,徐婦到案,又開始哭哭啼啼的訴說之前所講的那套丈夫與小三的老梗,堅稱是老公與小三在床上吸食安非他命助性,但是檢察官發現徐婦的丈夫當天在發生火災時正在上班,而傳了平時照顧她的看護,看護也證稱,她並沒有看過徐婦所提到的小三,檢察官最後曉以大義,徐婦才坦承吸食器及殘渣袋是她的,但她仍堅稱沒有吸毒,且確實有小三的存在,她沒有說謊。檢察官訊問後,暫先將徐婦請回,同時繼續釐清相關案情。(呂志明/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906

更新時間:2305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