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3561字爆監獄特見內幕 小役男「狐假虎威」嚇唬典獄長

更新時間: 2021/05/04 18:48
台北監獄爆出讓黑幫槍手獲得12次特別接見。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日前《蘋果新聞網》推出獨家專題【特見黑幕】掀開黑道、權貴入監服刑時,矯正署為他們開「特別接見」巧門,律師黃國昌也在館長槍擊案開庭時驚爆立委陳明文辦公室曾協助黑幫成員辦理入監特別接見槍手引熱議。

曾在監獄戒護科擔任替代役的台中地檢署檢察官洪佳業,3日深夜在臉書PO文3561字,訴說8年前一名「小小」替代役男在監所看見的「增加接見」、「特別接見」長久積弊,甚至提及當時一名楊姓立委帶受刑人的親友來特別接見,事後還偷塞數包香菸給受刑人。

洪佳業說,當時他這位小小替代役男氣得直接去找典獄長, 還「狐假虎威」讓事情有了一些轉變;他也說明受刑人「累進處遇」的級別規定與能享有的資源,及縮刑和外役監,不禁感嘆「難怪檢察官好不容易讓權貴入監服刑後,這些權貴搶破頭都要擠進外役監」。

最後,他認為要改變「接見關說」,就是讓陽光照進來、一切公開透明,依法要求監獄公開特別接見清單、或由檢察官每月視察監所時介入監督接見清單。

洪佳業說:「我相信典獄長不但不會反彈,反而會很感謝」,因為典獄長以後就有個很好藉口可以跟立委說「現在檢察官每月都會來看接見簿冊」、「現在特別接見都要按月統計公開」,反而好做人。(法庭中心/綜合報導)

《蘋果新聞網》經洪佳業授權全文刊登這篇文章:

最近黃國昌律師對媒體揭露監獄「增加接見」、「特別接見」受刑人的制度中,隱藏的民代關說、特權問題,這確實是臺灣矯正機關長久以來的積弊。

我在民國102年間,有幸在某個監獄的戒護科擔任替代役,當時就深感監獄中此一陋習(不是針對特定監獄,我相信全臺灣的矯正機關都差不多)。

在102年5月7日下午,某楊姓立委帶同某位受刑人的親友一同去監獄看受刑人,接見過程中,楊委員無視監獄的規定,私下偷塞數包香菸給受刑人。

立委和家屬離開後,受刑人要回舍房而經過檢身門時,被守門的管理員查獲,並扣留受刑人身上攜帶的違規香菸,事情曝光。

結果獄方為了不要給「違法夾帶香菸進監獄」的立委難看,決定不去辦這名受刑人違規,理由是「別人忽然拿來給他,受刑人也不好拒絕」。

當時我在戒護科聽到此消息,氣到直接去找典獄長談。(當時我是小小的替代役男,為什麼典獄長會見我,因為我當時有留職停薪的檢察官身分,且女友也在當地的地檢署擔任檢察官,每3個月就要去監獄視察一次,所以典獄長很給我面子)

(要說我可以見典獄長,這也算我服役時的特權,我也不否認。但這是為了打擊權貴違法、伸張正義而自找麻煩,對我自己完全沒有好處。因此我認為自己不是濫權,反而是種為正義而犧牲的決定。真的要說是種特權,也是把特權行使在伸張正義的正當方向上,有權力的人,該行使時卻不行使權力,反而是鄉愿)

也許當時我一直跟典獄長說「這個月檢察官來視察監獄時,會問起這個事情」,這句狐假虎威的話有效,隔天典獄長的態度就一百八十度反轉,宣布要辦該名受刑人違規了。

故事說到這。

接著來說明什麼是監獄的「增加接見」、「特別接見」?

依照行刑累進處遇條例規定,受刑人會分成4級,一開始的是級別第4級,然後於服刑期間會慢慢累積積分(這個積分叫「責任分數」),累積到一定的責任分數後,會陸續升級至第3級、第2級、最後是第1級。

基本上只要沒有違規被扣分,服刑期間每天都會持續獲得責任分數,慢慢累積,就會升到第1級了。

如果受刑人白天在工場做紙袋的進度很好,當日拿到的分數就會更多;參加比賽得名,就會再加分;順帶一提,監獄裡會辦一堆比賽,例如戒菸比賽、作文比賽、讀書心得比賽。

受刑人升到的級別愈高,能享有的資源愈多。

例如要第3級以上的受刑人,才可以自費購買個人的收音機或掌上型電視,以供晚上在舍房無聊時殺時間使用。

第1級受刑人(法律規定是第3級以上,但考量眷舍有限,我印象中實際要第1級才行),大約每2週1次,能讓眷屬(通常是受刑人的太太)前來,讓受刑人與眷屬同住、過夜幾天。然後,至少要升到第2級,才能開始提報假釋。

另外級別愈高,縮刑日數愈多。

(又講到另一個專有名詞了。什麼是縮刑?例如,依行刑累進處遇條例第28條之1規定,第1級受刑人,每執行1個月,可以縮短刑期6日。也就是說,服刑1個月,也就是服刑30天後,刑期就少了30天嗎?不對,刑期是直接少36天,因為還有另外縮刑6天。所以販毒、貪污、性侵罪犯被判刑5年,真的要服刑5年嗎?不是,首先,服刑過半,就可以提報假釋,然後還要扣掉縮刑日數)

(外役監更誇張,依外役監條例第14條規定,第1級受刑人,在外役監每服刑1個月,可以另外縮刑16天。像依新聞所述,今年2月剛出獄的貪污前立委高志鵬,當初好不容易被法院判刑4年6月確定,但為何才服刑765天,換算才約2年又1個月,就已經假釋出獄了?就是因為假釋、加上外役監誇張的縮刑啊。難怪檢察官好不容易讓權貴入監服刑後,這些權貴搶破頭都要擠進外役監。)

回到正題,受刑人的級別愈高,與親友接見的權利就愈高。

(所謂接見,就是親友來監獄探視受刑人,通常是彼此隔著玻璃,面對面透過話筒與受刑人講話。每次約40分鐘。如果親友住在外縣市,為了便民,也有「遠距接見」的選擇,例如親友可以就近去台北監獄,利用視訊設備,與在金門監獄服刑的受刑人視訊對話,我印象中每次是半小時。這叫「遠距接見」)

依據行刑累進處遇條例第55條、第56規定,

第4級受刑人,只能與親屬接見及發受書信;

第3級以上的受刑人,則可以與「親屬以外的人」接見、發受書信。

至於接見及寄發書信次數,第4級受刑人每星期只能1次;第3級受刑人每星期1次或2次,第2級受刑人每3日1次,第1級受刑人不限制次數(也就是說,有人要來看你,你就可以去接見;只要你有郵票錢,就可以任意寄信)。

但是典獄長可以核准「增加接見」或「特別接見」,(基本上2個名詞,在結果上不會差太多)反正就是典獄長核准後,就不必受上述接見規定的限制。

只要典獄長准許,受刑人每週要接見幾次、與誰碰面、每次要接見多久都可以。甚至可以在小房間裡面與親友談話,不需要隔著玻璃。這就變成常態的「靠關係」之特權介入管道。

立委常會以「為民服務」之理由,帶著親友申請「特別接見」某位受刑人,典獄長就幾乎就會准。

如果立委親自陪同來也就算了,至少立委也有付出時間、代價。

大部分的情形是只有立委的助理,以立委名義寫個公文給監獄,就申請特別接見,反正出事後立委一律說他不知道,都是辦公室助理的私人行為。辦公室助理也會說這只是選民服務而已,沒考慮這麼多。

當然有些人會說,監獄本來就不該限制受刑人的接見次數。

讓受刑人盡量與親友會面,能穩定囚情,且如果能維持受刑人與監獄外親友的連結關係,也有助受刑人出獄後的再社會化。

這種說法某程度是沒錯,但還是要考量公平性的問題。

如果自己或親友認識立委,這名受刑人就可以無限制的與親友會面,沒有特別身分、特別關係的人,就必須受到上述法律的次數、親屬關係、地點、時間限制,這絕對不會是公平的刑事司法。

用這個方法幫助有特權的受刑人「再社會化」,只會讓其他沒特權的受刑人感到法律不公平、對社會感到忿恨,反而有礙其他絕大多數受刑人的「再社會化」。

再來,接見室必然有限、提帶受刑人去接見的戒護人力,也必然是有限資源,所以法律規定接見的次數限制、以及優先順序,也是有其道理,自不容特權介入而任意破壞規定。

特別接見、增加接見,是在例外情形使用,例如家人過世,要讓親友多接見幾次受刑人以穩定他的情緒,這當然合理。

牽涉離婚或財產官司,要讓親戚或訴訟代理人額外接見受刑人,以向受刑人說明最新訴訟進度、請受刑人決定是否要和解、或說明證據之所在,以進行訴訟使用,這些都是可以准許的正當理由,增加接見次數或擴大接見對象,就有其必要。

但如果不看接見理由、必要性,只看「民代來申請」就可以增加接見次數、或核准特別接見,就是特權、就是關說,絕對是錯誤的陋習。

當然這不能怪典獄長,我相信各監獄的典獄長也不想這樣,但很難不賣立委面子。

我想到的解決方法,是讓陽光照進來,也就是公開透明。

要求監獄按月公布:

這個月准核了哪幾名收容人在法律本來的規定的次數、對象外,「增加接見」或「特別接見」,以及幾次。是哪些立委、其他民代或官員申請的?是誰?

接下來就靠第四權的媒體了。

把這個受刑人過去犯了什麼罪而入獄的故事挖出來(除了少數少年刑案、或國家機密等法律有特別規定的案件以外,刑事判決書都是在網路上公開的,任何人都查得到),然後連結到幫他申請接見的立委的品格,應該能做出不錯的新聞操作。

而公開接見明細的法律依據,也許可以從「請託關說登錄規定」下手。

第2種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檢察官介入監督。

依法律規定,檢察官每個月都要去轄區內的監所視察1次。

這個月被輪到要去視察,就要找一天上班時間,由檢察官帶著書記官,並安排好公務車和司機,去監獄裡面晃晃,

然後麻煩戒護科長放下手邊工作來陪你聊聊天、帶你去指定要去看的地方,其實形式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說到這個,再來往自己臉上貼金一下:我到台中擔任檢察官後,有次收到一個案子,是路過民眾在某監獄的民眾接見區內廁所,撿到1包K他命。

我就去那個監獄視察,順便了解案情。

當時戒護科長跟我保證,這個案件,不會是受刑人的親屬要夾帶毒品進去給受刑人,因為受刑人都會定期採尿,不可能偷吸毒的。

當時我就跟戒護科長說:在我之前服役的監獄,受刑人定期驗尿,只會驗1、2級毒品而已,你們監獄也會幫受刑人的尿液驗第3級毒品K他命嗎?

科長聽了就很尷尬回我說:對我們也只是驗1、2級毒品而已……。他以為我不懂。)

雖然說是形式,但我覺得「特別接見」就是一個檢察官視察時,很好的監督項目。

而且檢察官視察是執行公務,可以看任何簿冊,也不會有公開受刑人隱私權的問題。

就請戒護科拿這個月的特別接見登記簿出來給視察的檢察官看看嘛,是否有異常的特權接見,回去報請檢察長處理,事後要求典獄長說明原因,這樣就可以讓檢察官每個月的「形式」視察變得有意義了。

如果能像上述這樣做(依法要公開特別接見清單、或要由檢察官視察接見清單),我相信典獄長不但不會反彈,反而會很感謝。

因為典獄長以後就有個很好藉口可以跟立委說「現在檢察官每月都會來看接見簿冊」、「現在特別接見都要按月統計公開」,典獄長反而好做人。

監獄內趣事很多,有空再談。

【更多司法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05:00

更新時間:09:34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