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嘴母枉死】「我成了酒駕受害家屬」路中央跪拜父血跡 孝子3千字泣訴:好不甘心

更新時間: 2021/05/05 14:45
4月25日凌晨北市和平西路與南海路口,發生一起酒駕機車騎士撞擊行人導致受害者送醫不治。監視器畫面拍下車禍發生過程。警方提供

名嘴黃暐瀚母親今晨遭賓士車高速撞擊拖行致死,賓士男還到超商買酒喝,立委洪孟楷對此在臉書發文質疑「是否要掩飾是酒後駕車?」而上月底北市一名50多歲男子在和平西路口遭酒駕機車騎士撞擊當場不治,其愛子在臉書發文悲嘆「4月25日,我成為了酒駕的受害者家屬」,父親遭酒駕撞死噩耗,讓他世界失序停止運轉,在馬路中央跪拜老父血跡泣訴不甘。

臉書「反酒駕聯盟」粉絲頁轉貼死者家屬陳姓男子臉書所發3千字長文「可不可以不要酒駕」,指4月25日他成了酒駕的受害者家屬,細述當天老父外出餐敘後失去音訊,派出所警員來電說「可能需要你來我們派出所一趟,確認一下,電話裡面不方便講」,一聽到這句話,他的世界停止運轉了一秒。

到派出所看老父傷勢照片被告知搶救無效,接著生平第一次前往台大醫院B3,唯一個一個空間「往生室」指認,讓他哭到涕淚縱橫、四肢跟臉發麻,差點昏倒。辦後事、幫老父花葬後,隔2天回到事故現場,「爸的血跡還在,我可以知道爸的倒下位置」,雙手合十跪拜,哭罵父親的節儉度日、自己好不甘心。

他希望所有的朋友們,看完這篇文,能再次提醒所有身邊的任何人,不要抱著僥倖的心態,喝酒不開車不騎車,不要再有下一個受害者家屬,爸爸回不來了,希望這篇文能為社會盡一點微薄之力。

《蘋果》曾報導《醉男酒後騎共享機車 行人遭撞頭部重創送醫不治》,4月25日凌晨近2時許,曾姓男子(31歲)違規酒後騎乘共享機車,撞擊疑也違規闖紅燈過馬路的男子(年約50多歲),置頭部重創送醫不治,撞人曾男酒測值高達0.56毫克,遭警方依公共危險罪逮捕。(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受害者家屬全文:

可不可以不要酒駕

2021年4月25日我成為了酒駕的受害者家屬。

2021年4月24日中午,岳父岳母才來跟爸媽聚餐,我們吃開飯川食堂,結束後前往才剛裝潢好的新家,我們在新家內談天說地,喝下午茶吃甜點,討論著5/29我與琪琪的婚禮。爸爸非常期待,老早就邀請親戚們一定要空下時間來參加。

四點送爸媽先返回住處,再送岳父岳母回中壢晚餐,返回爸媽家還車已八點,媽媽一人獨自在家,爸爸出門與朋友聚餐。

年紀大了的爸都能準時十點十一點就回家,看得出他因為跟朋友聚餐心情非常好。常常被媽媽笑朋友一揪就要去,對朋友比對自己好。

我們跟媽談了幾句就離開,直到十一點多,媽開始在群組裡喊老爸怎麼還沒回來,姊在媽身邊,馬上拿起手機打給爸,沒想到,手機竟然在客廳。我們想,一定是這臭老頭一方面為了不讓我們打電話打擾他,一方面他覺得會很早十點十一點就回家沒什麼好擔心的,因此故意不帶手機。媽與姊與我都覺得他最近紀錄保持良好,應該沒什麼好擔心的,可能只是今天特別晚吧,我一點就睡了,姊姊還等到半夜兩三點,想說要幫爸開門。

4/25早上,琪因為要去花蓮員旅,特別早起,我想睡到八點半再起床出門看UFC,沒想到,這個早晨特別難睡,從琪六點起床,我就一直無法入眠。各種聲音都會讓我驚醒。八點多我就索性直接起床,發現姊七點多的line説爸還沒回家,而且發現皮夾也在家,所有證件都沒帶。我想說,搞啥,該不會跑去哪混耍白目被人家打?不管了,我回爸媽住處,開車載姐先出門去找,還跟姐開玩笑説,早知道昨天就不要把車開來還了,今早又坐公車來開。

因為爸的手機在姊手上,透過爸的line得知與朋友們共四人最後在長春路上的某餐聽,某A先離席,我爸約10:30左右就第二個獨自離席。我們開到這個餐廳,因早上九點左右,非營業時間,也不知該怎麼辦,路上隨便繞了兩圈就決定直奔派出所報案,看看有沒有人發現爸倒在路邊還是被送醫但無法確認身份之類的。到了派出所,員警幫忙打給附近醫院,都沒有消息,警員幫忙通報台北市失蹤協尋後,我們就開始準備從餐廳附近的監視器畫面尋找爸的身影,才坐下不到五分鐘,泉州派出所來電,直接叫我聽電話,報了一些特徵,問跟爸像不像,嗯,聽起來蠻像的,他說,那可能需要你來我們派出所一趟,確認一下,電話裡面不方便講,一聽到這句話,我的世界停止運轉了一秒,送急診就跟我說啊,被人打到躺在醫院也跟我說啊,有什麼事情不方便講的?掛上電話,我帶著姊上車,姊還說,你表情是怎樣,不要嚇我,我只能說,我不知道,聽起來不太對,因為對方說不方便在電話裡講,我跟姊説,我們可能要做好心理準備,我不知道迎接我們的是什麼。

到了泉州派出所,員警給我們看照片,這是不是你爸的隨身物品,裡面有我送他的GARMIN手錶、我小時候不知道幾歲用的布皮夾、家一樓大門的磁扣跟信箱鑰匙。我說沒錯,他又給我們看下一張照片,是我爸躺在醫院的照片,臉有點腫腫的,右眼好像漫畫中被胖虎打了一拳的大雄,腫起來,紫紫的。我還在內心小劇場老爸只是被打了送醫的時候,員警就說,你爸凌晨1:59於和平西路南海路口,過馬路被酒駕騎WeMo的人撞,當下就失去生命跡象,送台大醫院急診搶救,有恢復生命跡象,但在五點又失去生命跡象,搶救無效,走了。但因為看照片,怕角度問題認錯還是需要你們去台大醫院當面確認。

當下的我腦中直接認知失調,照片中的人明顯就是爸,但我又不希望他是爸,可又像的那麼明顯,這邏輯,怎麼想都想不通,我找不到任何證據證明他不是爸,說服不了我自己,我雙腳一軟,蹲著掉淚,難道我們就這麼一次跟爸失聯,就遇上這種事?員警請我們上警車,沿路飆去台大醫院,第一次下台大醫院B3,B3只有一個地方,往生者室。當冰櫃拉出來,布掀開的那一瞬間,我的世界,失序了。這老頭昨天不是好好的在跟我們吃飯聊天,為什麼現在躺在這?為什麼真的是你?這輩子沒有哭得這麼痛苦過,喘不過氣、鼻涕眼淚交錯、四肢跟臉都在發麻,不知道下一秒是不是會昏倒。

員警並沒有給我們太多時間,帶我們去急診室領爸的遺物,沾滿血的白色襯衫、黑色長褲、手錶、全空的布皮夾、磁扣跟信箱鑰匙。琪知道我們在找爸,她才剛到花蓮,我只能對著電話崩潰,琪說馬上趕回來。領完物品又上警車飆回派出所,做筆錄。最讓我們痛苦的,是該怎麼告訴媽。怕媽自己一人在家無法承受,姊打給二阿姨,先說了,再麻煩她去找媽當面告知。做完筆錄後,姊跟我又飆去台大醫院,阿姨說她帶媽已經到了,又回到了B3,一出電梯,就看到拄著拐杖的媽,我跟姊衝上前,抱著媽什麼也說不出來,媽不停的說,這是什麼玩笑嗎?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媽不停地唸阿密陀佛邊走向冰櫃,我不敢想像媽接下來的反應,我不敢,我只能祈禱掀開布我夢就醒了,發現我躺在家裡,迎接一個正常的週日早晨。但沒有,掀開的那一刻,媽的世界,也沒了。

因為是酒駕牽涉到酒駕刑案,檢察官法醫會來驗死因,爸還不能交給我們,原本要繼續冰著,媽求著要幫爸助念,工作人員才給我們一間空房間讓我們陪著爸。

你快樂了,跟朋友出去你開心了,這樣不回家,你要去逍遙了是嗎

我不怪你,你對朋友最好了,我不生氣,我生氣你就兇我

要跟著光走喔,要跟著菩薩,跟著光去西方極樂世界,去逍遙,去享樂

你兒子、女兒、媳婦都很棒,很孝順,不用擔心我,你放心去,不要回頭,不用牽掛

我會難過、捨不得,但我不生氣了,要記得我們開心的回憶就好

你都捨不得麻煩別人,連走都要這麼乾脆嗎,省得讓兒女來醫院照顧你的辛苦是嗎

媽看著爸,不停地唸著、重複著。媽真不虧是媽,那麼的堅強。

我不知道我能怎樣,對於眼前的現況,我能怎樣?

爸公務員,省吃儉用一輩子,為了讓我有個舒服的地方住,付錢卻付的很樂意。

才剛弄好新房子新裝潢,剛搬回永和,才正要開始好好孝順兩老,才一個月,爸就走了,爸付出的那麼多,我還沒能對他好,我還想帶他遊山玩水、吃喝拉撒,

我都還沒付出,爸就走了。

我擔心媽,兩個月前才騎腳踏車摔車大腿開刀,最近才助行器換成單手拐杖,這段時間全靠爸的照顧,媽沒了爸,怎麼辦。

安頓在一殯,對面的金寶軒設靈堂,招魂完捧著爸爸的牌位,從來沒有那麼小心翼翼,害怕手中的東西產生碰撞過,細心呵護,好像任何的碰撞都會讓爸痛到一般。

4月26日 昨天大家還在納悶,為什麼鑰匙只有磁扣跟信箱鑰匙,早上媽起床,忽然要姊去樓下看一下信箱,會不會鑰匙就在裡面,結果姊上來哭慘說,真的在裡面,他怕把鑰匙也搞丟,所以都想好了,怕證件掉,所以只拿一個我的破爛皮夾裝了紙鈔就出門,手機也不帶了,想的那麼周到。

開會討論後事的細節,媽好糾結,她了解爸的隨性,但她媽的傳統讓他卻步。我幫不上忙,只能說,有意見不同的就問爸,以爸的意願優先。晚上去了Costco,媽說,竟然買的比爸在的時候還多,是要吃到什麼時候。

4月27日 問了爸確認是否要陽明山花葬,直接不囉唆三個聖杯,好樣的,我們要怎麼跟外婆說,你也不管了是吧。晚上跑去泉州派出所,想要調任何事發前有錄到爸的監視器畫面,因為我想看你最後走之前是不是真的有開心、有心滿意足,員警非常好心願意幫忙,讓我看到四隻攝影機有錄到你的身影,大概你皮夾的現金花完了想走路回家吧,也沒別的可能性。我好欣慰,雖然,才四個畫面,但我看到你了,我至少知道,你當下一定很開心的吧,很心滿意足的吧,被撞倒地也沒什麼痛覺的吧,儘管折騰了了三個小時才離開我們,感受到的痛苦應該已經有減少了對吧,我只能這樣相信了。跟員警討論到一半,一位男子進來派出所,說要找4/25被害者家屬,因為沒有聯絡方式所以直接來問,我看得出員警的尷尬,猶豫了一陣子才決定跟他說,受害者家屬,就是我。

這什麼緣份,我都不知道我想不想見到你了,你就自己闖進我的生命裡,不給我一絲機會喘息,強迫我面對你,面對讓爸回不了家的你,不知該拿什麼來對你,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命令你,請你以自己的經歷,竭盡自己所能的影響身邊的親朋好友,切勿酒駕。不要當一個有錢喝酒,沒錢坐計程車的畜生。我爸也愛喝酒,但從來不酒駕,因為他知道不能給人添麻煩。今天甚至為了省錢,想要走路回家,結果害到的卻是自己。

離開派出所,琪陪我前往那個路口,我走到那個斑馬線上,還好這兩天沒下雨,爸的血跡還在,我可以知道爸的倒下位置,再想像爸走過來之前,那輕快的腳步,只能獨自幻想他的表情,應該帶著一抹微笑吧。趁著人行道綠燈,我在馬路中央跪拜老爸的血跡,再回到人行道邊,邊雙手合十,邊哭邊罵爸,為什麼這天特別晚但是不坐計程車回家,為什麼要走路,你滿腦子為了我們節儉,今天卻害到你自己,我好不甘心,我在路邊跪著好不甘心。

2021年4月25日 是我爸的忌日。

希望我所有的朋友們,看完這篇文,能再次提醒所有身邊的任何人,不要抱著僥倖的心態,喝酒不開車不騎車。不要再有下一個受害者家屬

爸爸回不來了,希望這篇文能為社會盡一點微薄之力。

不孝子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