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輾警腳風波】警察視角畫面曝光!稱握有「關說錄音檔」 車主5點聲明反擊:沒找議員關說

出版時間: 2021/05/08 14:40
更新時間: 2021/05/08 17:33

桃園警分局交通中隊莊姓警員,2020年6月6日勸導黃姓駕駛違停時,遭對方壓傷左腳,莊姓警員事後提告黃姓駕駛傷害、肇逃。今年3月26日桃園地院判決出爐,黃姓駕駛被依過失傷害,簡易判決拘役10日,黃姓駕駛覺得不公,將部分資料PO網公審莊姓警員,莊姓警員遭網友圍剿後,除發文表示「我全部提告已經截圖」、「我不忍了,大不了不要做了」外,也針對外界疑問逐一回覆,並公布他的視角畫面,《蘋果新聞網》整理莊姓警員回應如下:

Q1:對方行車紀錄器畫面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你認為處理過程都沒錯嗎?

我是看到車流堵住要過去了解,黑紙貼太厚,我只能貼近看,確認車內有沒有人,我敲他的車窗並用手勢請對方搖下車窗,這他都沒講,後來請議員關說讓我被調查他也沒講。

Q2:你當時為什麼逆向騎車?

我有亮警示燈,依據道路安全93條。

Q3:為什麼不先處理對向違停車輛,而要針對禮讓的車主?還把腳放在輪胎前,開車的人根本不可能注意到

去看警職法第8條易生危害交通工具,我是從聖保祿方向行駛過去,我都已經快到路口了,我看他停在那邊不走後方車子一直按喇叭我才過去的,說真的我那時候都已經快下班了,我幹嘛過去惹事,我從頭到尾連一塊錢都沒跟對方要求。

Q4:當時態度為何那麼差?

他把電話的內容分開來講,之後他找我講和解的語氣,你們也都沒聽過,就這樣一直講我是流氓,我沒有問完他的職業之後馬上就掛電話,他講話的語氣我也很不舒服啊。

Q5:看影片是你被壓到後才問的,能證明是你先問才被壓到的嗎?

後方一直按喇叭他都不走,我會不會認為他是違規臨停,你們從他的視角看當然是那樣啊。

Q6:你的視角難道沒看到對向一堆違停嗎?為何不先處理違規車輛?

我是處理完車禍要回去了,看到這件事情我才上去了解,我根本不是處理抓違規的,我只是就現行危害做排除。

Q7:車主解釋原因後,為什麼還堅持提告?

不然我要不依規定處置嗎?之後他跟我講他有車損,這要怎麼說,我原本想說六個月過去就好了,過程中他找不相干人在我上班時打電話給我,打擾我要怎麼說?我是警察,但我也不用被人欺負吧,我也認為我被他施壓啊,事後也有看醫生,我真的有受傷,檢察官有勘驗我的行車記錄器。

Q8:怎麼不公開受傷照片?為何對車主提告肇逃?(肇逃部分桃園地院不起訴處分)

壓傷而且事情已經過一年了。他是開走之後被我攔停,你仔細看他車有晃動,他說不知道,這不是很奇怪嗎?檢察官說他的距離不夠長,因為我馬上攔停他。

Q9:你有撞到車主的車嗎?車損是你弄的還是原來就有?

現場看不到啊,我在派出所要跟他寫和解的時候,他主張自己有車損,硬要說我刮他的車子,他都這麼確定我刮到車子有擦撞,怎麼不會說不知道有事故,這不很矛盾嗎?他是在派出所主張有車損,而且他當我的面說是我用的,我也因帶他回去派出所被同事罵。

Q10:為什麼你堅稱被惡意壓傷腳,卻還能在筆錄時走來走去,甚至還直接離開所內去值勤?

我們指的下班是下事故備勤,我們的勤務一個蘿蔔一個坑,我請假別人要幫我上,不是我不請假。

對於莊姓警員指控「找議員關說」一事,黃姓駕駛也提出5點回應:

1.我並沒有找議員關說。

2.莊姓員警提告前我都沒有接觸過任何政治人物。

3.莊姓員警提告後就再也沒有跟我通過任何電話,所以他不可能有任何提告後與我通話的錄音檔。

4.我有莊姓員警與我通話錄音,錄音內容明顯可見對方為當日脾氣暴躁道歉,我的態度也非常良好願意賠償。

5.我在莊姓員警提告一週後,才在因緣際會下查到蔡永芳議員服務處每週二有免費法律諮詢服務,我便抽空去諮詢,向議員及在場律師諮詢我該如何處理此案,並無任何關說情事。

(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