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讀判決|《蘇打綠》吳青峰為什麼不能唱自己的歌?

出版時間: 2021/06/16 00:24
更新時間: 2021/06/16 17:21
■吳青峰與恩師林暐哲師徒決裂,他「唱自己的歌」挨告,一審法院判青峰勝訴。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作者:一起讀判決

昨天(2021年6月15日),台北地院就吳青峰與哈里坤的狂歡有限公司(下面簡稱哈里坤公司)所涉及的刑事案件進行宣判,判決結果自然人及法人都無罪。北院的新聞稿已經上線,以下來談談這個判決。

1. 檢察官起訴的事實

2008年8月開始,吳青峰與林暐哲音樂社有限公司簽訂「詞曲版權授權合約」,合約期限從2008年10月1日到2014年12月31日,這期間內吳青峰創作的詞曲音樂著作,都專屬授權給林暐哲公司。

約定中提到,包含著作財產權的全部權利種類,及所有相關權利與任何其他方式的利用跟行使,如果沒有在合約期限屆滿前3個月前,以書面方式提出反對,合約繼續有效自動延長一年。

檢察官認為吳青峰在2018年10月26日,才以存證信函通知林暐哲公司不續約,超過合約約定的反對時間,也就是要在合約期滿前3個前,以書面方式提出反對。因此,2019年1月1日到2019年12月31日這段時間,合約因為自動延長,仍然具有效力。

既然合約是有效的,吳青峰又專屬授權給林暐哲公司,他自己就不能在未經林暐哲公司同意的情況下,擅自行使著作財產權,包括公開演出、重製、散布、公開播送、公開傳輸等行為。

但吳青峰從2019年4月到9月之間,多次公開演唱「歌頌者」等歌曲,也利用他擔任負責人的哈里坤公司以網路、光碟的方式重製、散布、公開播送及公開傳輸相關歌曲,侵害林暐哲公司的著作產權,經林暐哲公司提告後,檢察官對吳青峰及哈里坤公司提起公訴。

2. 吳青峰的作品,為什麼不能自己用?

雖然「歌頌者」等詞曲著作的著作人是吳青峰,但如果他專屬授權給其他人,比如林暐哲公司。

那麼,依照著作權法第37條第4項規定:「專屬授權之被授權人在被授權範圍內,得以著作財產權人之地位行使權利,並得以自己名義為訴訟上之行為。著作財產權人在專屬授權範圍內,不得行使權利。」

即便是吳青峰自己,也就是著作財產權人,在專屬授權的範圍內,也不能行使權利,這些權利僅能交給被授權人林暐哲公司行使。

也因此,林暐哲公司會以告訴人身分,對著作人吳青峰提起刑事告訴。

問題在於2019年4月到9月之間,雙方還有專屬授權契約存在?也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份合約,是不是還有效力呢?

3. 法院判決無罪的理由:專屬授權合約已經在2018年底終止

法院認為,吳青峰2018年10月22日先傳訊息給林暐哲,也就是林暐哲公司負責人,合約不再續約,也在10月26日寄發存信函給林暐哲公司,做了相同的表示。11月1日,吳青峰又傳了訊息給林暐哲,表示合約不再自動續約,林暐哲收到存證信函之後,只問了後續如何妥善處理,並沒有表達反對的意思。

後來,吳青峰及他委任的A律師、林暐哲及他委任的B律師,分別於2018年12月4日、6日,在A律師事務所會面,就原本簽署的合約,在2018年12月31日屆滿之後,應如何處理一事進行協商。

過程中吳青峰向林暐哲確認合約會在2018年12月31日屆滿不再續約。而且,林暐哲當時也表示要完全終止雙方合作關係,要求吳青峰擬搞對外發表,A、B兩位律師都有到庭作證。

  • 契約由雙方當事人簽訂,基於私法自治及當事人意思自主原則,可以用後約修正或取代前約。即便吳青峰沒有在期限屆滿前3個月內,為不續約的表示。也可以和林暐哲公司合意終止合約。
  • 雙方在12月6日簽署一份合約終止同意書,等同雙方擬定的新合約。原本的合約沒有再續約1年,已經在2018年底終止。

既然原本的專屬授權合約已經終止,相關的音樂著作財產權都是吳青峰所有,並沒有侵害林暐哲公司的著作財產權。

因此法院判決吳青峰跟他的公司都無罪。

※本文由 一起讀判決 授權轉載。

※針對時事想闡述專業法律見解嗎?歡迎來稿《蘋果新聞網》法庭中心。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