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生淚控「爸爸要我幫他生小孩」 不敢告訴媽:怕她世界崩潰

更新時間: 2021/06/18 20:26

新北市一名女子從小父母離異,沒有工作的母親帶著她住在高姓男友家,長期靠高男資助母女生活,女子視他為父親並稱呼「爸爸」,不料女子2012年讀大三時,高男竟對她說:「我跟妳媽之間已沒有性行為,妹妹妳幫我生一個。」女子嚇得躲進房間,高男竟跟進去對她又抱又親,當時她不敢告訴母親,因為「怕她的世界崩潰」,事隔7年才決定報案。最高法院今依強制猥褻罪判高男10月徒刑定讞。

這名現年31歲的女子直到2019年才報案的原因,其中有洋蔥,她告訴法官,「我真的把他當父親來看待,他有時會對我比較好、親密,我媽都會說他只是想要有個女兒疼,我一直說服自己這沒有什麼」。

直到被「爸爸」高男猥褻後,她就住外面不想回家,媽媽多次希望她回高男家同住,她才陸續把事情講出來,沒想到媽媽聽了之後,竟繼續與高男同居交往,她灰心之餘,與媽媽漸漸疏遠。

2019年她交了男朋友論及婚嫁,男友關心問她為何與媽媽不親近,她只好把事情說出來,後來在男友堅持下,她才到警局報案。

女子指控,高男在她讀大一時就怪怪的,有次高男去香港出差,帶她一起去玩,為了省錢在旅館住同個房間,她洗完澡,高男突然抱住她,她嚇得掙脫大叫;大三那年,有天媽媽去鄰居家打麻將,她跟高男在客廳看電視、聊天,高男突然說:「我跟妳媽媽之間已經沒有性行為,師傅算命說我還會有一個小孩,還是妹妹妳幫我生一個?」

女子聽到這句話嚇到,強作鎮定問他:「爸爸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然後躲進房間躺在床上,過一會兒,高男進來爬上床把她抱住,「我只記得很大力、我雙手無法掙扎,太驚嚇沒辦法講話,但我當時心裡不願意,把頭撇掉,他把頭埋在我頭跟肩頸,用嘴唇親我左邊臉頰、下巴、脖子跟左邊嘴角,大約3分鐘後他放開我,我一直哭。」

對於女子的指控,高男辯稱在房間裡只有將手放在她蓋的被子上,沒有強制猥褻,且她直到案發後7年才提告,不符常情,「她媽媽聽她說這件事之後,仍繼續與我同住、交往,可見連媽媽也不相信她的話」。

高男還無恥辯稱就算女子指控為真,當時她沒有講任何話、沒拒絕,「我如何知道違反她的意願」,他強調短時間擁抱、親吻後就停止,並非基於滿足性慾,也無法引起她的性慾,不構成強制猥褻,頂多是性騷擾。

高男並向法官求情,請法官憫恤他對母女無私奉獻、照顧多年,一向將女子當作自己女兒,親親抱抱只是「過度疼愛」的表現,雙方認知不同才產生誤會,情節輕微,請法官從輕量處6月以下徒刑,意即可以易科罰金,不用坐牢。

法院依據女子遭高男猥褻後,隨即把過程告訴閨蜜,閨蜜證稱「記得她有哭泣或悲傷」、「明顯感覺她情緒不好、壓力很大」,女子母親則證稱她講這些事的時候「很激動,一直哭」,此外,女子把事情告訴閨蜜後,隔了7年才提告,法官認為不可能是精心設局,多年後才誣告高男。

法官依據上述事證,認定高男對稱呼他「爸爸」的女子強制猥褻,歷審均判他10月徒刑,最高法院今駁回高男上訴定讞,目前已出家修行的高男須坐牢。(丁牧群/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