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的紫花椰菜!種植磨心像顧孩子 收益2成捐母校助弱勢

出版時間 2022/04/23

浪子回頭!曾經誤入歧途的許俊信,因案服刑後決定返鄉回到桃園從事農作,眼見一片光禿禿的農地從無到有、像父母親呵護小孩成長茁壯的過程,終於讓他體會什麼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獲」!頗有生意頭腦的他今年承租約7分農地,種植高單價的紫色、黃金花椰菜,經過100多天的辛苦耕耘,菜園結實累累;而畢業於青埔國小的他,為回饋母校,決定捐贈收益的2成給母校的弱勢學生獎學金。

紫花椰菜。張沛森攝
民眾選購。張沛森攝
許俊信浪子回頭,也希望能最對的事情來回饋母校。張沛森攝
許俊信種紫花椰菜回饋母校。張沛森攝
除草。張沛森攝
紫色花椰菜。張沛森攝

今年34歲的許俊信,是土生土長的桃園人,退伍後到台北工作,一時誤入歧途而加入犯罪集團,曾經輕輕鬆鬆就可以月入1、20萬元,年收甚至可以達到數百萬元,生活過得很惬意。然而夜路走多了,總是容易碰到鬼,2012年間該集團遭警方突破瓦解,他也因此被逮捕,2013年判刑7年6月。

許俊信和採買民眾介紹紫花椰菜。張沛森攝

入獄服刑5年多才假釋出獄的許俊信,回到故鄉後,眼見年邁的父親還要照顧家裏的一小塊農地而於心不忍,加上自己也想要擺脫過去荒唐的生活,重新做人,於是買來農機在家耕田,也承租其他農地代耕。

許俊信說,由於去年因停灌補助與地主們起了爭執,讓他有些灰心,今年決定改行種菜,並租下一塊約7分地的農地。為了與市場做區隔,許俊信決定引進在桃園沒有人種植、高經濟的紫色花椰菜;許俊信從採購種苗、整地、施肥、除草幾乎一手包辦,大概投下約70幾萬的資金,看到滿園結實累累的夢幻紫色花椰菜,讓他覺得辛苦有了回報。滿園的夢幻紫色花椰菜也吸引路過民眾的側目,紛紛駐足洽詢價格後選購,也有父母親帶著小朋友們到菜園拔花椰菜,親子一起體驗農夫樂。

許俊信和黃金花椰菜。張沛森攝
小朋友拔花椰菜。張沛森攝

許俊信說,因為農地所在地緊鄰每年舉辦海芋季的大園溪海農場,紫色花椰菜與海芋都是很漂亮的植物,加上桃園幾乎沒有人種過紫色花椰菜,所以才會嘗試栽種;又想到唸小學時經常沒錢繳學費,也都是好心人透過學校贊助,如今自己會賺錢了,有能力了,才希望自己能夠回饋學校,資助與他同樣出身弱勢家庭的學弟妹,才打算把收益的2成捐出來當做獎助學金。目前紫色花椰菜已經開始採收出售了,希望能夠多賣出些好價錢,並提供母校5萬元以上的獎助學金。

許俊信表示,種菜是很磨練耐心的工作!照顧這些菜滿辛苦的,一天沒來看都不行,見到雜草叢生,就要趕緊除草;時間到來,就要忙著施肥…..,就像父母親照顧小孩子一樣,總是擔心它們吃不飽、穿不暖。

許俊信說,其實自己並不笨,腦筋動得很快,也很願意充實新知,就像種紫花椰菜,他原是門外漢,透過南北奔波不斷的向前輩們請益,竟也能在桃園把紫花椰菜栽種成功,也是桃園首度成功栽種夢幻的紫色花椰菜。許俊信說,以前仗著自己的小聰明,總是把時間、腦力花在投機和不正當的領域中,但從事農作後,不僅讓他的聰明和才智得以在正途上有所發揮,也真正體會到什麼是「一分耕耘,才有一分收穫」。

許俊信提到,以前自己貪圖吃喝玩樂,不務正業,每當別人問他在做什麼行業時,自己總是閃閃躲躲,直至犯案被羈押和服刑後,才知道失去自由的可貴,如今回到家鄉務農,才覺得生活踏實許多。現在有人問他在做什麼?他可以挺起胸膛地說「種田的」!回首過去,他說,自己很喜歡交朋友,也很願意分享自己的經驗,尤其是針對迷途中的朋友們,他總是勸他們,「努力不一定有收獲,不努力永遠沒有收獲!」

許俊信說,紫花椰菜內含的「花青素」比一般白色和青色的花椰菜多6倍,向來是高檔餐廳重要的菜色之一;一般是以水煮後沾沙拉醬當飯前菜,還可以用油炸,若是拿來燉排骨湯也不錯。他說,紫色花椰菜水煮後會變成綠色,湯水會變成紫色,這都是正常的,並非添加色素哦!(突發中心張沛森/桃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