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愁者聯盟1】當孩子面吞藥舉刀「死給你看」 前妻閹了離婚夫探視權

出版時間:2019/04/24 19:11

夫妻離婚後,我的孩子就不是我的孩子了嗎?住在新北市的「蕨類爸爸」(化名)離婚後,孩子跟前妻住,他則擁有探視權,但他已經7年看不到兒子。去年離婚的「布丁爸爸」(化名)原本與前妻談好共同監護,讓他可以在每週五六日接兩兄妹回家,但只持續了兩週,因前妻對孩子說『去啊!你們跟爸爸走啊!』孩子在我車上哭了起來,後來我就再也接不到小孩了。」「輪子爸爸」則是因坐月子跟照顧女兒的瑣事與妻失和,沒想到「那天我在公司發彌月禮盒,她打電話來說明天有颱風,她要回娘家,就沒有再回來。」

「蕨類爸爸」感嘆:「我們是一群看不到孩子的爸爸」,而這7年來,他發現跟他有相同困境的爸爸竟然這麼多!於是他們組成「紅鶴老爸陣線」彼此加油打氣,像是另類的「父愁者聯盟」,在這裡,他們透過講座,讓有相同遭遇的人,有管道傾訴自己對孩子的思念,同時他們倡議友善父母、親職教育與親權審理合理化,期盼能有機會扳平這個對父親不公的天平。
 
本新聞、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新聞媒體、社群網站等,在紙本或網路上,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蕨類爸爸」是高學歷上班族,初為人父時曾經請過育嬰假在家照顧小孩,但是因為夫妻對孩子教養觀念有很大落差,生活摩擦不斷,2011年底前妻無預警把兒子帶走,隨後就展開漫長的離婚與監護權訴訟。

7年見不到孩子 再見面已是陌生人 

「孩子被帶走時才3歲半,之後大半年我還可以間斷的看到他,但在一次關鍵轉折點之後,我的探視成功率就歸零了,每次按照法院裁定方式會面,通常對方都不履行,持續好幾年都完全看不到,孩子今年已經11歲,再見面也是陌生人。
 
「蕨類爸爸」舉例說,跟孩子視訊是當初說好的會面交往的方式之一,但是到了約定時間,10次有9次對方沒有上線,剩下的1次是有上線但鏡頭沒開或朝向天花板,或反覆播放兒歌錄音帶,他只能對著電腦自言自語;或是約定好要去接孩子回來玩,前妻不是提前帶孩子離家,就是在家但怎樣都不應門,或是開門了,但教孩子說他不想跟爸爸出去,「不管是哪一種情況我都很煎熬,我相信兒子也是。」

他認為,從一開始可以正常探視到後來非常困難,關鍵轉折點是訴訟中有一次法院請孩子出庭,法官問他:「『媽媽有沒有教你來這裡要怎麼講話?是不是教你不能跟爸爸講話?』我兒子都回答是,這可能讓我前妻感受到威脅,覺得孩子不受控制,對她的訴訟不利,於是她開始不讓我跟孩子接觸。」
 
問題是,同住方可以罔顧法院裁定,任意阻撓非同住方探視嗎?「蕨類爸爸」苦笑說,實務上對於這類「非善意父母」可以使用的武器有兩種,第一種是由法院將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權判給另一方;另一種則是向法院聲請強制執行。
 
但第一種改判監護權的情況很少發生,因為同住方只要不是做到人神共憤的程度,法院基於「主要照顧者」原則,一般會把親權判給現在與小孩同住的那一方;至於第二種強制執行,法院執行處的作法相對消極,通常先勸告、發文,甚至花個半年、一年的時間調查,最後縱使得到一個准許強制探視的裁定,對方還是可以異議,甚至衍生更多的訴訟,「我這7年來總共聲請過3次強制執行,結果都很悽慘。」

蕨類爸:親權訴訟一條佈滿荊棘道路 

「蕨類爸爸」認為,若以性別來區分,親權訴訟對男性來說是一條滿佈荊棘的道路,「一般人的刻板印象,年幼的孩子給媽媽帶比較好,但是在媽媽先帶走孩子又阻止探視的情況下,爸爸該如何展現他的照顧能力及與孩子的親密程度?」
 
他指出,目前法院太依賴「主要照顧者」原則,但主要照顧者的角色是可以創造的,「先動手搶就有了,搶了之後又害怕對方來搶,於是開始阻撓探視,變成惡性循環。」他認為,法院忽略友善父母原則,只重視主要照顧者的結果,只會讓悲劇不斷產生。
 
「我這個禮拜又要去按電鈴了,這是法院准我探視的第5份裁定,但是對方當然不會遵守。以我的角度,我在做無聲的抗議,因為這個遊戲規則太瞎了!這是一個讓你看不到孩子的遊戲規則,鼓勵同住方洗腦孩子的遊戲規則。蕨類爸爸無奈地說。
 
另一位挺身而出的「布丁爸爸」說,去年在網路上看到「蕨類爸爸」分享他的經驗,「我寫信去問他,這些是真的還是假的?因為看完整個起雞皮疙瘩,好像在寫我。」他說,「布丁」是他兒子養的小黑狗,所以他自稱「布丁爸爸」。

布丁爸:前妻情緒勒索 手機定位嚇哭孩子
 

「布丁爸爸」去年透過法院調解離婚,但早在前年初分居時,妻子就先把念幼稚園的兒子女兒帶走。去年離婚調解時,雙方原本談好共同監護,「布丁爸爸」可以在每週五六日接兩兄妹回家,但是只持續了兩週,「第三週孩子本來已經上我車了,她媽媽突然開車過來,對孩子說『去啊!你們跟爸爸走啊!』兩個就在我車上哭起來,不敢跟我回去,後來我就再也接不到小孩了。」
 
「布丁爸爸」跟前妻都是老師,「我比較幸運的是,女兒念的就是我學校的附屬幼稚園,可以在放學前到幼稚園看她,時間很短,但至少看得到;兒子是念隔壁縣市的小學,開車來回要一個小時,如果下午沒有課,我就來回奔波,先去看兒子,等到傍晚再趕回來看女兒。」
 
雖然看得到,也像在打游擊,「平常六點半媽媽要來接,女兒大概5點半開始時就很緊張,越接近媽媽來的時間就越緊張,會編一些理由說她會冷想進教室之類的。有一次不小心被她媽媽看到她跟爸爸碰面,媽媽一個禮拜不跟她講話;還有一次我前妻直接把車開走,我女兒以為媽媽不接她了,嚇得當場大哭。」
 
現在念小二的兒子也差不多,有次他跑去布袋漁港買了兒子最愛的螃蟹煮好趕去學校,兒子在操場吃到一半,手上的定位手錶就響了,媽媽打來質問他怎麼沒去安親班,還罵他「你跟爸爸在學校我都知道」,電話掛斷後兒子把螃蟹丟了,就在操場上嚎啕大哭。講到這裡,「布丁爸爸」也哭了。
 
他說,兩個孩子都知道媽媽不喜歡他們跟爸爸見面,「媽媽告訴他們,你們如果跟爸爸去,我就不去載你們;如果你們跟爸爸走,我就死給你們看,甚至拿刀要自殺,要吞藥,都是在孩子面前,目的是讓小孩受到的驚嚇夠大,才會聽她的話。」
 
他說,因為前妻工時較長,分居前的主要照顧者是他,「以前小孩六點半就要出門,早上我餵他們喝牛奶後一起送去我學校的幼稚園,下班再跟我一起回來,平常我會煮飯炒兩個菜等她回來吃晚餐,晚上給孩子說故事的也是我。」但是現在前妻已經是與小孩同住的一方,未來若要打監護權官司,他也沒把握會贏。「如果我跟她爭監護權,怎樣都會傷到孩子;不爭,不曉得她要搞什麼。官司打下去,怎樣才能不傷到他們兩個,我現在還在想。」
 
輪子爸:看小孩是人生最困難的事

三人之中最年輕的「輪子爸爸」是電腦工程師,新婚不到一年就喜迎小千金,但是夫妻為了坐月子跟照顧新生兒的瑣事失和,太太在女兒滿月那天帶小孩離開,「3年前的那天我在公司發彌月禮盒,她打電話來說明天有颱風,她要回娘家,就沒有再回來。」
 
後來兩人打離婚官司,聲請暫時處分,法院先把女兒親權暫時判給媽媽,他跟律師討論之後認為不要打親權官司對孩子傷害比較小,於是跟妻子協議讓他隔週的六日可以帶小孩回家過夜,前幾次女兒都玩得很開心,後來慢慢的變成妻子帶女兒出來讓他見到,但女兒卻說不要跟爸爸回去,我問女兒為什麼,她告訴我「媽媽說她會擔心,會睡不著,所以她不能睡爸爸家。」
 
「輪子爸爸」說,他上次看到女兒是今年3月中旬,「現在就很珍惜每個月兩次看到小孩,雖然孩子現在會說她不要跟我出來,我還是很珍惜,單程至少開車1個多小時,我還是帶著我媽一起去,看個10分鐘接不出來,我們就鼻子摸摸回家。」
 
他說,沒辦法順利接女兒出來已經3個月了,中間他有打電話去113家暴專線跟家防中心等單位求助,但他們都說不管,「你看不到小孩這事情他們不管,他們認為這不是嚴重的家庭問題,叫我去走訴訟,還向我推薦紅鶴老爸陣線,所以我是被113轉介過來的。」
 
「我從來沒想過,看小孩會是我人生最困難的事情!」他希望就算離婚了,孩子仍然有爸爸、媽媽。「在爭取孩子親權時,法院依據的幼子從母原則,根本是性別歧視、歧視男性。跟我前妻比起來,我比較適合當同住方,因為我會鼓勵孩子去找媽媽,但我老婆就不是,充滿負面能量的同住方,對孩子來說真的符合最佳利益嗎?」(王吟芳/台中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10:44
更新時間 19:11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父愁者聯盟2】紅鶴老爸陣線 畫出看不到孩子的苦
【父愁者聯盟3】離婚逼孩子選邊站 等於夫妻聯手毀他一生
【父愁者聯盟4】謊稱小孩被性侵 大人比你想的還醜陋
【父愁者聯盟5】爭監護權母勝率達6成 贏在這一點
【父愁者聯盟6】從大富豪到小市民 都因看不到小孩而崩潰

蕨類爸爸至今已7年看不到小孩,3度聲請強制執行探視權都無效。王吟芳攝
蕨類爸爸至今已7年看不到小孩,3度聲請強制執行探視權都無效。王吟芳攝

布丁爸爸和前妻協議由前妻監護一雙兒女,前妻卻威脅子女不准和他見面。王吟芳攝
布丁爸爸和前妻協議由前妻監護一雙兒女,前妻卻威脅子女不准和他見面。王吟芳攝

輪子爸爸沒想到,想看到小孩竟是人生最困難的事。王吟芳攝
輪子爸爸沒想到,想看到小孩竟是人生最困難的事。王吟芳攝

蕨類爸爸曾在探視時間去接兒子,兒子卻說不要跟爸爸回家。示意圖
蕨類爸爸曾在探視時間去接兒子,兒子卻說不要跟爸爸回家。示意圖

布丁爸爸曾帶螃蟹到學校給兒子吃,兒子卻戴著GPS被前妻掌控行蹤。示意圖
布丁爸爸曾帶螃蟹到學校給兒子吃,兒子卻戴著GPS被前妻掌控行蹤。示意圖

布丁爸曾和女兒在幼稚園門口等前妻,前妻看到兩人卻開走,讓女兒很受傷。示意圖
布丁爸曾和女兒在幼稚園門口等前妻,前妻看到兩人卻開走,讓女兒很受傷。示意圖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