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款替母辦喪事遭判刑 2孝女沒上訴法官替她們平反判無罪

出版時間:2019/06/12 19:41

宜蘭一戶簡家3姊妹去年處理母親後事時,依母親遺願提領存款用於照顧罹患身障的長孫,事後大姊卻控告2個妹妹盜領母親存款,一審依偽造文書、詐欺等罪判2個妹妹各4月徒刑,可易科罰金,事後大姊不服判決結果,請檢方上訴,高院反指簡大姊出爾反爾提告、檢方未傳訊被告就起訴、一審沒考量簡母生前的交代與授權就判刑,皆有不當,而2個妹妹雖沒上訴,仍不代表認罪,今逆轉改判2人無罪。可上訴。

高院並引用美國已故法學大師德沃金(Ronald Dworkin)所著 《法律帝國》一書,認為法官應在訴訟裡公正判斷誰循規蹈矩、誰貪婪誇大,否則會輕易為被告貼上「不法之徒」的標籤,且錯誤的有罪決定,不僅侵害被告財產或人身自由,更對被告甚且其家人名譽,造成難以抹滅的傷害,「相信司法還以本件被告2人清白,同時也具有道德面向上,社會對於被告2人行為的肯定」。

判決指出,本案簡大姊提告指稱,母親在2018年3月18日過世,2個妹妹隔天就擅自領光母親的郵局存款共134萬元,她事先不知情,直到家人辦理母親的法事時,她聽到一堆人在討論,才曉得此事,妹妹還企圖阻撓她過問。簡大姊宣稱,母親生前沒有交代,家屬也沒協議如何處理母親遺產。

挨告的2個妹妹出庭喊冤,堅稱母親臨終前交代,身後所留存款扣除喪葬等費用後,全用於照顧罹患身障的長孫,母親過世後,她2人與大姊商量,決議按照母親遺願辦理,大姊叫她2人先去領錢,辦完後事所剩約100萬元存款,也交給母親次孫的妻子保管,她2人沒盜領更沒據為己有。

檢方起訴簡家2個妹妹涉犯偽造文書罪嫌,一審認定檢方漏未論及詐欺取財罪嫌,但仍在起訴事實範圍內,可一併審理。一審並指簡家大姊宣稱不知母親遺願以及沒跟姊妹商議母親後事等說詞均不實,但被繼承人遺產應由繼承人公同共有,未經全體繼承人同意,不能擅自處分。

一審指簡母育有4女1男共5名子女,獨子與其中1女早逝,各留下3名子女,基於代位繼承權身分,也都是簡母的繼承人,雖然證據顯示,簡大姊與2位挨告的妹妹確實商議提領母親存款及分配使用,但沒得到其他繼承人同意,即使簡母生前確有授權,也因人死而使委任關係消滅,簡家2個妹妹不應冒用亡母之名填寫取款條。

一審更認定2名挨告妹妹領錢時,沒向郵局表明母親已過世,使郵局受騙而交付存款,就算動機與用途正當,仍構成偽造文書罪與詐欺取財罪,且2個妹妹將其中4萬元用於支付照顧母親的外勞費用,屬於不法所得,據此判處2人各4月徒刑、皆可易科罰金12萬元,並沒收犯罪所得4萬元,同時告發簡大姊涉嫌共犯。

簡家2個妹妹不上訴,原本可能就此定讞,但簡大姊請檢方上訴主張一審告發她的舉動屬於訴外裁判,意外成為轉機。

高院指檢方僅依簡大姊出爾反爾的提告內容與2個妹妹的警詢筆錄,沒再傳訊3人就起訴,已違反《刑事訴訟法》規定「應於被告有利及不利之情形,一律注意」的義務。

高院另指一審沒考量簡母照顧長孫的遺願,性質如同「遺贈」,必須等她死後才能藉由繼承人實現,屬於《民法》第550條但書規定不因當事人一方死亡而消滅的委任事務,這筆錢也應脫離遺產計算範圍,若其他繼承人有意見,可另循民事訴訟主張特留分。至於簡家2個妹妹用遺產支付母親的看護費用,更是簡母生前每月授權女兒處理的例行開銷,怎能視為個人的不法所得。

高院認定簡家2個妹妹忠實履行母親遺願,也沒將母親遺產據為己有,簡大姊雖否認事先知情並參與,但這是她個人主張,不會因此讓2個妹妹的行為變成違法,加上郵局只認開戶存摺與印鑑而付錢,也沒受騙產生損害可言,據此改判簡家2個妹妹均無罪,還可上訴。(黃哲民/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社會》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