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人物】「雄風飛彈」創台灣之光 王德勝師承韓光渭再創巔峰

出版時間 2019/07/05

海峽兩岸軍事對立的緊張情勢從未稍歇,主政者在國防武力的研發上雖有很大的期待,但是政府遷台之初,我先進武器研發能力也是只有想法,卻無實例。所幸有「雄風飛彈之父」韓光渭帶領著中科院的工程師們一路與雄風相伴,甚至在數度發生無法突破瓶頸、而遭喊停的艱難時刻,在韓光渭及接棒的雄風計畫主持人王德勝的耐煩、耐操、耐勞的毅力下,不僅讓雄風一型彈提高良率及命中率,還進一步研發出雄風二型彈、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及目前還列為極機密的某型飛彈(記者猜測應是雄二E型巡弋飛彈),其中雄三及雄二E更是王德勝從「現況結案」的死亡邊緣救回,現在已成為當前台灣保衛戰中,國軍最重要的防衛及攻擊性武器。
 
雄風飛彈家族是戍守台灣海疆的大將,其中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就是中山科學研究院籌備處的控制組組長韓光渭,他不僅一手建立「雄蜂計畫(最早的計畫名稱,後改為雄風計畫),並在研發飛彈的過程中,訓練了無數人才,累積了豐沛的技術能量。而王德勝正是韓光渭的首期門生。

韓光渭是在1955年自海軍機械學校畢業後,在1958年考取海軍公費留美,並在1962年獲美國海軍研究院電機系博士學位,成為海軍首位獲得美國博士學位返國軍官。返國後的韓光渭即獲聘海軍專科學院副教授同時兼任交通大學與成功大學教授。1965年至美國加州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電機系研究,1966年返國即奉調中科院服務到退休,歷任第三研究所控制組組長、電子研究所副所長、系發中心副主任、雄風計畫主持人等重要職務。

王德勝回憶說,韓光渭在擔任雄風計畫主持人期間,因應國家情勢需求,成功研發雄風一型、雄風二型、雄風二C型等飛彈,為今日雄風飛彈奠下成功的基礎,並享有「雄風飛彈之父」的美譽。王德勝說,韓光渭在1985年晉升少將,1990年在中科院服務期間,當選中央研究院院士,堪為中科院研發人員的表率,但韓光渭今年6月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家中安祥辭世,讓他感到不捨與懷念。
 
時光回到1972年,王德勝在韓光渭的指導下剛完成交通大學控制組碩士學業後,即被韓光渭延攬進入中科院,接手雄一飛彈的導引控制系統設計工作,而雄一在還未取得風洞測試數據之前,其首次飛試的控制系統則是由王德勝所設計,可見其與雄風結緣之早且深,且獲得韓光渭的信賴。

1970年時我國自製飛彈的能力尚處初萌階段,王德勝與其他同仁在1973年因公奉派到以色列驗收裝備,原本只需2個月,但剛好碰到「以阿戰爭」爆發,以色列公司內的許多工程人員被徵召入伍,導致驗收工作不斷拖延。為避免我方人員時間虛耗,當下我方即要求該公司派員為中科院工程師們規劃課程,介紹一些武器系統相關知識與經驗,因此長達7個月的驗收時間,反而對世界各國武器有更多的資訊。

王德勝指出,在以色列停留期間,韓光渭前往探視部屬工作狀況,並與王德勝一起拜訪當時全球古典控制界大師Horowitz教授。韓光渭與Horowitz教授相談甚歡,為加快提升我導引控制系統相關工程技術發展,便主動提出派送一名學生向教授學習及攻讀博士,教授也欣然同意。在此契機下,王德勝回國後因工作績效優異,並經嚴格甄選程序後,順理成章選擇前往以色列跟隨Horowitz教授學習控制系統設計理論,順利取得博士學位。

由於Horowitz教授前曾擔任GD(General Dynamics)公司資深工程師,且同期博士班學生中有位以色列某公司資深工程師,因此王德勝在教授指導以及與同學切磋相處間,吸取當下許多武器系統研發的先進觀念。王德勝說,在以色列的公差及留學的兩個階段,讓他在武器系統研發方面獲益匪淺,這對後來雄風飛彈的發展也產生了莫大助益。

王德勝坦言,自我國決定以自製飛彈為國防自主的第一步開始,即使中科院已經建立起飛彈知識與基礎能量,國際間對於我國研發飛彈並不看好。而在1977年執行「春雷三號」演習,這是雄風一型彈首次在DD「陽字號」艦上發射,沒想到飛彈發射後無法離艦,在艦上不斷噴火,還把甲板都燒融,事後檢討才發現是接錯線路所導致。此事件讓王德勝體認到系統工程、注意細節及按SOP施工的重要性。

研發完成的雄風一型飛彈在1982年開始部署在海軍艦艇上,但隨即發生飛彈發射後並沒有貼海飛行,而是逐漸爬升到一定高度後,就像自由落體的方式墜海,為此海軍甚至要求停止生產。對於當時雄風一型飛彈的問題,王德勝說,由於雄一的飛行狀況是於導控問題,因此,韓光渭在1982年10月要求王德勝將雄一問題找出來,並擔任「雄風計畫的第一次品質改進工作」的負責人。王德勝說,當時大概有一年半的時間對飛彈作測試,但卻一直找不出飛彈為何爬升的問題。他形容說「當下曾經氣到說,乾脆自己爬到飛彈上,看看到底什麼地方出問題。」他說,「那個時候真的是已經沒有辦法,才氣到這個樣子。」

雖然王德勝形容是氣到不行,但他仍從系統設計、安全裕度、結構強度、零件選用、電磁干擾、振動與溫度影響等各環節逐一檢討,等於是幫雄一作了全身健檢。當時不僅是院裡面長官很急,韓光渭更急,最後在王德勝反覆驗證下提出「溫度」影響飛彈飛行問題,還遭還遭某長官譏笑說,「找不出問題就把問題歸咎於溫度,虧你還是個博士!」

王德勝說,過了幾天,中科院顧問、時任新竹工業園區管理局長李卓顯與有「台灣光電之父」的國科會顧問石大成到他辦公室,了解他調查的結論後,兩人即同意建議院方作一次飛行測試,在懷疑的地方加裝感測器,以確認問題所在。王德勝對於此項結論感到相當興奮,在飛彈上加裝了很多的感測器後,在院內進行測試沒有問題後,再運到九鵬。但在九鵬進行飛試前測試時,居然發生彈體的供電系統,無法負荷太多的感測器電力而全部停擺,為此還把過多的感測器移除,只留下必要的感測器。

雄一彈在飛行測試時,也確實量測到彈體的高溫將導引飛彈的排線融化,產生不正常的訊號,導致飛彈在飛行時不斷爬升。此項驗證的成果也讓院裡相當高興,立即指示再射一枚彈後,再度確認缺失後,即重新設計導控排線,並將先前針對雄一彈的檢測進行整體修正後,在1984年4月重新進行試射,即可連續命中靶艦,也讓雄一的可靠度及性能都大為提升。王德勝說,當時韓光渭還畫了一幅「向上的竹子」畫給他,並題「光澤是磨練出來的」,勉勵王德勝繼續奮發向上。
 
雄一經歷過許多困境與失敗,也在無數失敗中,累積了無數經驗。當雄一成功試射後,各國對我國飛彈技術開始刮目相看,也逐漸有所警戒。韓光渭繼續率領研發人員研發雄風二型飛彈時,因有了雄一的經驗與技術,因此研發過程較前順利許多。王德勝說,當雄二進入量產後,原本研發時可順利取得的關鍵零組件及重要裝備,卻被國際諸多阻撓致難以獲得,逼得我們的工程師們必須動手自己設計、製造。王德勝指出,或許就是因為須要改用替代件,或是自己研發製造,而讓中科院因禍得福地培養出深厚的飛彈技術能力,甚至朝雄三超音速反艦飛彈及另外一型還不能說的(記者猜測是雄二E)進行研發。
 
1995年韓光渭屆齡退休,韓光渭力薦王德勝接任雄風計畫主持人一職,並順利執行兩個新一代飛彈計畫的研發工作,但1999年7月因任務需要奉調擔任三所(資訊通信研究所)所長。王德勝說,當時這二型彈在他手上執行的研發都很順利,模式也非常安全,是絕對可以研發成功的飛彈。

不過,2004年7月某天中午,時任中科院院長龔家政來敲他辦公室的門,直接說新研發的雄風三型及另一型不能說的飛彈,在飛試時都非常不順利,為此國防部下令若再一次飛行試射不成功,則將打算終止計畫,以現況結案,也等於是將雄三及雄二E宣布停止研發。因此龔去見韓光渭尋求解決辦法。韓光渭只推薦王德勝,因此龔特別來問王說,「你可不可以出來解決?」王德勝心想說,既然是韓光渭老師推薦,他沒有拒絕的道理,也就一口答應。

因此,王德勝就以三所所長兼雄風計畫總督導的身分,繼續督導雄風三型及另一型還列為機密的二型彈的研發。他首先以二個禮拜的時間進行所有系統、分系統的檢查,並向基層同仁懇談、了解整個團隊工作狀況,然後再次重新建構所有工作,務必遵守系統工程程序與系統倫理,同時採取嚴格管制工作進度與回報,緊盯流程與細節,進行結構、性能、品質、檢測等各方面的加強與提升工作。還親自開車到系統製造中心緊盯零件生產及品保的狀況,終於,在兩個多月後重新組裝一枚雄三飛彈後進行試射,成功命中目標,國防部才同意繼續研發,維繫了新型雄風二型彈計畫的研發命脈,發展成今日的蓬勃成果。
 
對於2度拯救雄風飛彈,王德勝並不居功,他認為這都是韓光渭為雄風飛彈所打下良好的基礎,而且韓所創造的「系統工程」及「系統倫理」的風格,讓雄風家族繼續得以成長茁壯。王德勝解釋說,共同工作時的尊重、包容、互助等心態,在計畫過程中,須秉持系統倫理理念,各單位按武器系統研發應有的程序,每一環節都要認清所處位置與意義,循序漸進施作,才能合作共榮,逐步完成大型系統。
 
雄風飛彈一路走來,從剛開始懵懂摸索到現在可與全球先進國家比肩的地位,團隊成員各個都練就了一身功夫。王德勝如今雖已退休多年,不過對於渡過半生光陰的雄風團隊,感情仍然不減,期盼依然深切,他希望團隊能把研發功夫越練越深,堅持實實在在的做事方法、為人處事與尊重制度的組織精神,為兩岸和平與戰爭嚇阻繼續努力。另外,他也期盼國人對所有默默為國防科技奉獻的團隊同仁,能有更多的肯定與鼓勵,讓國防自主的腳步越走越踏實,因為唯有國防自主,我們才能真正站起來,讓國家得以穩固地站上國際舞台。(王烱華/台北報導)
 
王德勝小檔案
 
年齡:74歲
學歷:交大控制工程系學士,交大電子研究所碩士,以色列懷茲曼科學研究院(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博士。
經歷:中科院第三所(電子研究所)控制組組長、三所副所長、雄風計畫主持人、三所所長、資訊通信研究所所長(兼雄風計畫督導長)、系發中心總主持人、院級生產計畫總督導長。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3子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發稿時間:0005
更新時間:1403(新增王德勝小檔案)

 

韓光渭(圖右)贈送一幅「向上的竹子」畫作給王德勝(圖左),肯定王德勝將雄一飛彈的問題克服。王德勝提供
韓光渭帶領研發團隊在雄風一型測試彈前合影,正式開啟雄風反艦飛彈的研發。中科院提供
王德勝深受恩師韓光渭的影響,將雄三超音速反艦飛彈(後方飛彈)從現況結案中起死回生。方萬民攝
韓光渭(中)與王德勝(圖右)等人討論雄風一型飛彈射擊後的導控狀況。中科院提供
雄風二型反艦飛彈首次在軍艦上進行測試,韓光渭與海軍官員在發射架前留下歷史鏡頭。由於當年我自詡是中國合法政府,所以發射箱上寫「中國海軍」,現今都改為「中華民國海軍」。中科院提供
雄風之父韓光渭在靶船上,與雄風飛彈碎片合影。中科院提供
王德勝回憶與韓光渭相處情形。方萬民攝
雄風飛彈命中靶船,韓光渭與海軍人員在飛彈命中點前合影。中科院提供
王德勝回憶當年跟隨韓光渭研發雄風飛彈的情景。方萬民攝
韓光渭與海軍人員在雄風飛彈命中的靶船合影。中科院提供
韓光渭與研發團隊在雄風二型原型彈前合影。中科院提供
韓光渭陪同長官參觀研發完成的雄風飛彈。中科院提供
韓光渭(圖右)與研發人員在雄風一型飛彈測試載台前合影。中科院提供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